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權路風云 > 第1636章 平常的任務
    “你說。”

    “現在有很多人都懷疑孫艷蓉同馬書記……”

    “呵呵,我也聽到了一些傳聞,但是這種事……我和你之間不也是一樣?”

    王云杉一時無話,等過了許久,才突然開口道:“其實我們兩個……應該注意一些,避嫌……”

    “不怕緋聞。”張清揚閉著眼睛回答。

    就在張清揚同王云杉回家的途中,貴西省政法委書記李金鎖正在召集自己的親信,安排著一項既特別又平常的任務。

    李鈺彤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晚餐。當三個人坐在桌前的時候,王云杉不解地問道:“省長,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呵呵,李鈺彤想請你吃飯,自己不好開口,只好我請你嘍!”

    “小李?”王云杉望向李鈺彤,“你怎么想請我吃飯啊?”

    “我……”李鈺彤不好意思地吐吐舌頭,瞄了張清揚一眼,頗為神秘地說:“王主任,咱先吃飯,行不行?”

    “好吧,客隨主便,我就聽你的。還有……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以后叫我王姐。”

    “嗯,王姐。”李鈺彤滿臉的笑意,王云杉的態度很令她滿意。

    王云杉望著李鈺彤精致的五官,窈窕的身材,感慨道:“真不知道小李以后能便宜哪個男人,連我都喜歡上你了!”

    李鈺彤俏臉一紅,癡癡笑著看向張清揚。張清揚怒道:“你看我干嘛,少臭美啊!”

    “省長,您哪點都好,就是對小李太苛刻了!”王云杉幫忙說話:“她哪點不好啊,人又漂亮,又會做事,瞧把您照顧得多好!”

    “哼,不氣我就好了!”張清揚擺擺手,不愿再談這個話題,免得讓王云杉誤會自己和李鈺彤有什么。

    李鈺彤舉起酒杯,說:“王主任,我敬您一杯。”

    “好啊,我就陪你喝一口。”王云杉面帶笑容,輕輕與李鈺彤碰了一下。

    兩個女人對飲,張清揚仿佛成為了多余的人。王云杉眼角一瞥,馬上對李鈺彤使了個眼色。李鈺彤會意,可不敢得罪自己的老板,又笑嘻嘻地說:“省長,我也敬您一杯。”

    “嗯,”張清揚點點頭。

    三人漸漸聊起來,從時政入手,談到了最近的國際形勢,越聊越熱乎,窗外的天已經完全黑了。王云杉回家也是一人獨守空房,所以很愿意有人陪她說話,再說這段時間她身上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她也想和別人聊聊心事。

    在夜幕的掩飾下,貴西省貴寧市正在發生著一件大事。在省公安廳的會議室內,省政法委書記李金鎖面向在坐的干部,滿臉的嚴肅,聲音低低地問了一句:“都準備得怎么樣了?”

    大家都回答說準備完畢,其中還有一位是武警大校軍官。他是省武警總隊參謀長。

    “全城各重點區域都有人盯著嗎?”

    助手回答道:“李書記,我們之前調查過的區域都有人盯著,據探子回報,現在已經開始營業了。”

    “嗯,很好。”李金鎖看向那位武警大校:“陳參謀長,你們不是說缺錢蓋樓嘛,老子現在當眾拍板,如果你們出色完成任務,我出面替你們要一塊地,給你們的干部蓋房子娶老婆!”

    陳格興奮地說:“老大,您說真的?

    “廢話,我老李什么時候放過屁?”李金鎖拍拍桌子,“老陳,讓你的弟兄們都給我賣命干,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嘛,再說此次任務省委蔣書記都同意了,你們可要好好表現啊!”

    “老大,請放心吧,就為了您說的那塊地,弟兄們肯定玩命!”

    “干部有房住,兵蛋子也有好處,我老李向來一視同仁!”

    “那是!”陳格哈哈大笑。別看他是省武警總隊的領導,原本無需看李金鎖的臉色。但是李金鎖為人爽直,自從上任政法委之后,沒事就去武警總隊串門,和武警總隊的幾位主管早就打成了一片,平時以兄弟相稱。就連總隊長都管老李叫李哥。

    李金鎖看了眼手表,望同公安廳的幾位主官,說道:“兄弟們,此項任務我可是向省委打了包票,我要是揪不出大頭,那就拍屁股滾蛋!當然,在我滾蛋之前,老子先讓你們滾蛋!”

    “呵呵……”會議室內響起了笑聲,大家對李書記的性格已經習慣了。

    其實省政法委同其它部門相比,內斗更多,可是李金鎖上任后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豎立了威信,儼然把貴西的公安系統打造成了鐵板一塊,就是地方上的公安局長都是他的心腹。況且李金鎖平時又沒有架子,動不動就隨口和大家開玩笑,下面的干部都很服他的領導。

    “行了,廢話少說,五分鐘之后出發,我跟著陳參謀!你們按原計劃行動,一個小時之后,所有分隊全部收網,無論成功與失敗。抓到人之后,馬上確定身份,統一關押在指定地點!”李金鎖說到最后站了起來,收起臉上的玩笑,很像一位指揮千軍萬馬的將軍。

    “是!”所有人都站了起來,面向李金鎖敬禮。

    五分鐘之后,李金鎖宣布道:“現在我宣布,‘捉雞行動’開始!”

    一聲令下,所有人穿戴整齊。一場由省政法委領導,省公安廳、武警總隊參與的“捉雞行動”在李金鎖的帶領下正式開始。行動目標為貴西省貴寧市,此次行動完全由李金鎖操作,所有人都聽他一人的指揮,為了這次行動,他已經謀劃了好幾天。而且保密級別為一級,除了參與的高級干部,其它人都不清楚。就連已經整裝待命的武警戰士都不知道迎接的是什么樣的任務。當然,行動之前,李金鎖特意向省委書記蔣國濤打了招呼。要是沒有蔣國濤的允許,借給他一百個膽子也沒權利直接繞過省委調動武警總隊。

    李金鎖跟著陳格走出會議室,上了武警的越野車。車里沒有外人了,陳格這才問道:“老哥,我真的想不通,這次行動為什么沒有通知地方,直接由省廳和總隊參與,難道只為了保密?”

    “難道不是嗎?”李金鎖冷笑道。

    “老大,您跟我還不說實話?”

    “去你娘的蛋,我已經說了實話!”李金鎖翻著眼珠子罵道,別看他生性大大咧咧的,但什么事該說,什么事不該說,他心里可是有數。

    陳格無奈,苦笑道:“你老兄啊……就是個笑面虎,滿肚子陰謀詭計!”

    “你要是再說,別說我不給你要地蓋房子!”李金鎖猙獰地笑道。

    “行行,老大,兄弟怕你了!”陳格舉起雙手。

    李金鎖滿意地點點頭,說:“別開玩笑了,事情要緊,第一分隊的目標是哪兒?”

    “黃梅區黃梅路。”

    “好!”李金鎖緩緩閉上眼睛,用這種方式分散他的緊張,他心中默默地祈禱,但愿自己的努力能給老伙計報仇。

    已經很晚了,王云杉已經有了些許酒意,她瞇著眼睛看向張清揚,說:“省長,我不能再喝了,再喝就不能回家了。”

    “王姐,沒事的,你要不能回家就睡我的房間,好不好?”

    “我到是想,可是省長……不會同意啊……”王云杉嫵媚地看向張清揚,“省長,您敢留我住下嗎?”

    “你要敢住,我就敢留!”張清揚沒當回事地盯著王云杉的眼睛。

    李鈺彤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的提意真是蠢到了極點。這是省長家,可不是李鈺彤的家,如果王云杉今天晚上沒有回家,那么當她留宿省長家的消息傳出去之后,肯定會成為雙林省政壇的政治事件。她低下頭不敢再說話,擔心張清揚罵她。

    王云杉沒理李鈺彤,對張清揚說:“省長,我今天很高興,好久沒這么熱鬧過了。”

    “以后如果有空,就常來走走,我是不怕傳言的。”張清揚按住王云杉的手,“一個離異的女人過日子不容易,你要學會照顧自己,心里有委屈不要憋著,找個人說說,不然會得病的。”

    “謝謝省長。”王云杉含淚點頭,“今后能認識您,是我的幸運。”

    李鈺彤坐在那里聽著兩人相互“表白”,心中傻傻地想,是不是需要自己回避一下啊,怎么有種電燈泡的感覺呢?

    張清揚看了眼時間,已經快九點了,便說:“今天就到這里吧,別太晚了。”

    “你還是害怕?”

    “我不是害怕,我是怕你害怕,”張清揚認真地解釋道:“云杉,你剛剛離異,我怕給你造成壓力。我了解你的為人,看似什么也不在乎,其實你很在乎外界對你的看法。”

    王云杉點點頭,說:“好吧,那我就先走了。”

    “嗯,讓小李送你回去。”

    李鈺彤發現沒自己什么事了,這才想起請王云杉來的真正目的,看了眼張清揚,小聲提醒道:“省長,我是不是……把卡……拿出來?”

    張清揚瞪眼道:“這是你自己的事,還用問我?”

    “哦,”李鈺彤點點頭,看向王云杉說:“王姐,我找你有點事。”

    “說吧,我都忘了是你找我!”王云杉不好意思地說,說實話,整個晚上她和張清揚說的話最多。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平台 云南快乐10分 我赚钱啦赚钱动画 辛运28彩票 开奖结果 宁夏11选5电视走势图 小型贸易公司怎么赚钱 微信公众号里的视频怎么赚钱 娱乐大神棋牌游戏 新疆时时彩开奖视频 好友宝靠什么赚钱的软件 中国竞彩比分 极速11选五网络平台 7星彩开奖结果18134 代理海南飞鱼彩票 吉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