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權路風云 > 第1807章 讓人敬佩
    張清揚擺擺手,一旁的李正明微笑道:“嚴部長,也許您不知道,底下的干部給張書記起了一個‘地圖書記’的外號,張書記無論走到哪,手里都拿著一張地圖!”

    “哈哈,真是讓人敬佩啊!”嚴長寬大笑。

    張清揚說:“嚴部長,可以說,我們雙方現在在發展琿水鐵路這個項目上觀念是一至的,我現在所擔心的就是成本問題。最近幾年……詳情您比我清楚,如果直接上高鐵,會不會……”

    “張書記,我明白你在擔心什么。其實部里也不會那么容易就立項,這還需要一個時機。至于說到高鐵的發展……也要詳細的研究。”

    張清揚點點頭,看來嚴長寬確實是一位謹慎的領導。他微笑道:“您所說的時機,是不是在等琿水轄區的擴大和升格?”

    “嗯,如果要修建一座國際級別的現代化火車站,琿水這個小小的縣城是不夠格啊!但如果琿水可以升格為市,同時擴大轄區,那么這座正在發展中的現代化城市無疑會成為新興都市,也是未來鐵路發展的必經城市。更何況它地處邊境,一但修通了鐵路,意義重大!”

    張清揚點點頭,說:“嚴部長,我對鐵路的專業知識有限,我想知道高鐵的修建要求,是在于鐵軌還是列車?”

    “列車已經不是難點了,我們現在生產的動車組完全可以勝任高鐵的速度,我明白你問這話的意思,其實通俗一點來說,就是高鐵的鐵軌要求更高。”

    “那么我就明白了……”張清揚眼前一亮,“那么,我注意到現在國內的動車、高鐵的速度與票價也不相同,是否速度與票價成正比,高鐵的速度也可以進行調控?”

    嚴長寬滿臉的驚訝,深深地被張清揚所問問題的專業性感染了,解釋道:“你說得沒錯,比如我們設計每小時四百公里,但現在并沒有那么快,二百多,三百多……速度快影響能耗,也就影響票價。”

    “那我懂了!”張清揚看了眼李正明,說道:“這樣一來,我就沒什么好擔心的了!”

    “張書記,您什么意思?”

    張清揚說:“來見您之前,我同正明研究過。我們有這樣一個想法,可不可以按照最高標準來建設,但是在前期運行中采取快道跑慢車的形式,適時提速,讓老百姓有一個適應的過程,票價也一點點的調高,必竟雙林省同南方發達城市無法相比,老百姓的錢還是少啊!”

    嚴長寬豎起大拇指,微笑道:“這個想法是可行的,但需要具體的研究,真是一個好想法啊,張書記……我要敬你一杯,看來……我真的需要去琿水看看了!”

    “呵呵……我們隨時恭候大會!”

    嚴長寬把整杯酒全干了,感慨道:“不瞞你說啊,過去同其它省市研究高鐵項目,其它領導都是想法設法地問我是否建成全國最快的鐵路,而你到好,卻要往慢了建!這個‘第一鐵路’的頭銜,張書記就不感興趣?”

    “我感興趣有什么用啊,雙林省的情況在那擺著呢!當然,我們國人有一個很不好的習慣,凡事都講究一個最字,死要面子活受罪!在我看來,里子比面子更重要!”

    “嗯,說得好啊!張書記,今日一見,還真有種相見恨晚之感啊,哈哈……”

    “我也是!”張清揚點點頭。

    嚴長寬話峰一轉,說:“不過……我需要給張書記提個醒,未來的鐵路建設,投資不能單靠我們鐵道部了,會采用多種形式,需要地方配合啊!”

    “這個好說。”張清揚微微一笑。

    今晚的談話很愉快,雖然常務副省長李正明在席間并沒有說上幾句話,但是他明白張書記的用意。可以看出來,張書記想培養他,這就足夠了。

    張清揚同李正明分手后,讓彭翔帶他去小玉的家里。這次兩會開了這么久,還沒有和她單獨見過一面,小玉姐姐不生氣才怪。曾經,張清揚背著陳雅同其它情人見面,心里還有些自責,但是現在習以為常,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已經感覺不到半分自責了。或許,男人的毛病這是這樣慢慢養成的。不過,張書記是天之驕子,多幾個紅顏知己又如何?

    張清揚為了送給小玉一個驚喜,去之前并沒有通知她。當他站在門外的時候,懷著激動的心情敲響了房門。

    過了很久,房門才輕輕打開。張素玉穿著睡衣,披散著頭發,雙手抱在前胸,歪著頭盯著他,一副懶洋洋的神態:“你怎么來了?”

    張清揚見她態度冷淡,就知道她在生自己的氣,趕緊陪笑道:“我想你了,剛陪嚴長寬吃完飯,就跑過來了!”

    “喲,你還能想我?”張素玉的美目閃了閃,表情仍然平靜地說:“今天晚了,你回去吧,女兒都睡了。”

    “哦,”張清揚傻傻地答應一聲,說:“那就不打擾,再見啊!”說完轉身就要走。

    張素玉一看就急了,撲上來,恨道:“混蛋,你個混蛋!”

    “怎么了?”張清揚回頭看,滿臉的笑容:“想我是吧?”

    “大壞蛋!”張素玉的眼淚都流出來了,松開雙手說:“你走吧,你要走了……永遠別回來!”

    張清揚回頭笑道:“那你是想讓我走還是不想讓我走啊?”

    “王八蛋,你滾……快滾,老娘不想看到你,看到你就惹人家生氣!”張素玉真的哭了,也不知道是高興的還是委屈的。

    “瞧你……哭什么嘛!”張清揚心軟了,拉著她的手進門,“乖,我這不來了嘛,這些天……你也知道,不是我不想來。”

    “我就是知道,所以才……才不高興!”張素玉坐在他懷中,“死人,你就不能發個短信,打個電話解釋一下?”

    張清揚暗叫慚愧,不好意思地說:“我以為你知道我和小雅在一起,所以就……”

    “我知不知道那是我的事,而你向不向我解釋就是態度問題了!你要發個短信,我……我就不生氣了!”

    “是我錯了,以后改……好不好?”張清揚撫摸著她的小臉,“小玉,你生氣時的樣子好迷人!”

    “哼,你還開玩笑,我恨你!”

    張清揚把她扛在肩上……

    很久以前,張清揚覺得李鈺彤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把她安排在身邊當保姆,是出于對她的一種憐憫。可是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他發現自己的生活已經離不開這個單純得有些傻乎乎的愣頭青了。從京城回到江平,看到她的第一眼,張清揚感覺心里很親切、溫暖,好像缺少的一塊東西被添補上了。

    李鈺彤半個月未見到主人了,看到他回來,也是歡心雀躍,好像迎來了久違的親人。從他進門的那刻起,表現得關切淋漓盡致,沒有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吃過晚飯,就開始收拾張清揚帶回來的行李,準備去洗臟衣服。

    張清揚突然拉住她的手,說:“不急,休息一會兒吧,明天再洗。”

    “我不累。”李鈺彤受寵若驚地說。

    “今天晚了,陪我坐坐。”張清揚很溫柔地說道。

    “哦,”李鈺彤乖乖坐在他身邊,張清揚很少對她這樣。

    “最近怎么樣?”張清揚向對待下屬那樣問道。

    “哦,還好。”李鈺彤點點頭。

    “又賺到錢了?”

    “賺了不少呢!”李鈺彤嘿嘿笑道,“現在冰冰準備研究一個新路子,就是在代理一些大品牌產品的同時,爭取研發自主品牌的東西,這樣從生產到銷售就是一條龍,必竟美容用品的價格很高,但其制作成本很低。”

    張清揚微笑道:“以你們現在的資金,還有些早吧?”

    “嗯,我們的錢是不多,所以冰冰把現金都拿去投資了。”

    “投什么?”

    李鈺彤不好意思地笑笑,說:“省政府旁邊的門面房,經過維修向外出租,我們租了兩大間上下樓的,想開個餐館。”

    “你們租的?”張清揚不敢相信地問道,那種黃金地段的攤位可不是有錢就能弄到手的。

    “你……你放心啊,我可沒有打你的幌子,就是……通過我們美容院的一個客戶。”

    “什么客戶這么厲害?”張清揚的眉頭皺了起來,“你們沒干違法的勾當吧?”

    “沒……絕對沒有,那個客戶是省政府的一個小領導,她對我們的服務很滿意,冰冰知道她在政府里工作,就試著和她說了這件事,沒想到她真幫忙辦了。”

    “那你們給她好處了?”張清揚的臉還是陰沉著。

    “沒有,就是給了她一張會員卡,沒有任何的金額,就是到我們那里服務有折扣。”

    張清揚嘴角露出了笑容,他已經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還真沒想到這兩個女人挺有經營頭腦。他說:“打幾折啊?”

    “八折……”李鈺彤的聲音很小。

    “八折?”張清揚懷疑地望向李鈺彤。

    “七折……是七折。”

    “七折?”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辽宁十一选五最高遗漏 幻想三国练书能赚钱吗 金牛棋牌appapp免费下载 有努力赚钱的本事李宗盛 在越南赚钱怎么带回国内 广东26选5 pk10冠军号的技巧解说 骑马与砍杀抗日怎么赚钱 快赢彩票游戏 体育彩票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慧冠世纪怎么赚钱 金誉彩票苹果 中国伊朗足球直播 广东36选7 汽车保险超市怎么赚钱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