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合體雙修 > 正文 第566章 冥羅傀儡
    這是句芒國一個邊緣小城,城中最高修為的修士不過是一名元巔大修士而已。

    寧凡獨坐酒肆之中,靠著窗,窗外長滿了扶桑樹。

    此樹狀似木槿,開滿火紅的花朵,微風吹拂,滿城都是草木清香。

    寧凡淺飲杯酒,側耳傾聽著酒肆之中的閑談之聲。

    幾桌酒客在談論火界新上任的火皇,另幾桌酒客談論著山界、地仙界的爭戰。

    有一桌酒客在談論第三界門——湯谷界門的事情,也有一桌酒客,竟在談論雨界丹皇,看來丹皇突破七轉煉丹術的事情已傳出雨界。

    自然,眾人談論最多的,還是整個北樹海都在通緝的魔頭,一個連藤皇弟子都敢殺的狠人。

    “聽說殺藤皇弟子之人,名為陸北,如今藤皇對其下了賞紅,誰可擊殺此人,便可獲得百億仙玉,十瓶六轉丹藥...嘖嘖嘖,一百億仙玉吶,有這么多錢,都夠買下一整個上級修真國了吧?”

    “據說那陸北有三個頭,六只手,八只腳,是鬼樹一族的幸存者,因為家族覆滅,故而怨恨藤皇...”

    “什么!陸北竟然是鬼樹一族之人!我怎么聽說他是石楠一族的少族長...”

    “嘖嘖嘖,你們修為太低,都沒有見過陸北的通緝令。老夫半個月前才剛剛離開盧周國,進入句芒國。句芒國是竹皇勢力,故而沒人通緝陸北,但那盧周國乃是藤皇的勢力,整個國家所有修城之內,都貼滿了陸北的通緝令...我從通緝令上看到過陸北的容貌,此人并非傳聞中三頭六臂的模樣,長得并不兇惡,看起來就似一個文弱書生...嗯?我瞅瞅,對了。就和對面那桌那個后生長得很像...”

    此人話音一落,不少酒客的目光都瞟向寧凡。

    先是一怔,而后皆是大笑。

    “孫老弟莫要與我等開玩笑,那陸北大魔頭怎會長得如此文弱,哈哈,哈哈...”

    酒肆之中一片喧鬧,寧凡漸漸置若罔聞。

    飲罷水酒,豁然站起,在酒桌上留下十枚仙玉,飄然而去。

    寧凡已決定進入東樹海。購買大量樹神果提升雨意。

    界門三年一開,距離下次開啟還有兩年。隔絕四大樹海的破界之光太過厲害,仙人之下一觸破界之光,便會灰飛煙滅。

    寧凡修為尚低,不足以憑神通強闖破界之光。他想穿越界門,又不愿意空等兩年,自然需要前往句芒國都,完成句芒國主一項任務了。

    寧凡離開酒肆,化作遁虹。一路向東疾馳。

    半日之后,句芒國王城已遙遙可見。

    嵎夷城,句芒國的王城,是一座占地萬里的巨大樹城。

    據說數千萬年前此地尚無嵎夷城。乃是一片大荒,大荒的中心生有一棵參天之高的扶桑巨樹。

    此樹孕育了無數扶桑樹妖,諸扶桑樹妖在此地建都,建立了扶桑國。

    嵎夷城之外。千百道修士遁光來來往往。

    寧凡收住遁光,飄然降落在嵎夷城之外,隨人潮步入嵎夷城。

    方一入城。立刻散出神念,在嵎夷城中隱約感知出十二三道煉虛氣息。

    寧凡沒有細細探查這些人來歷,僅僅是想了解城中高階修士的數量,宮殿的方位。

    認準了王城宮殿的方位,寧凡徐徐前行,偶爾挪移百十里。

    一路經過不少修真店鋪,此地毗鄰東樹海,出售有不少樹神果。

    寧凡在城中逛了半個時辰,花費20多億仙玉,買了400余顆樹神果。

    如今寧凡的雨意已是四品,按照他的估算,想要突破三品雨意,起碼需要吞噬5000顆樹神果。

    四品晉升三品的難度,遠比五品升四品要大得多。

    越到后面,需要的樹神果數量越是龐大,想要晉升一品雨意,卻不知需要花費多少樹神果了。

    除了樹神果之外,寧凡還購買了不少靈材,用于修復傀儡。

    半個時辰后,寧凡出現在王城宮殿之外。

    這是一座巨樹掏空后建成的宮殿,宮門外有十二隊修士巡守,每一隊修士的統領都是化神修為。

    宮殿一般不允許低階修士靠近,唯有一些想要穿越界門的煉虛老怪,才會來宮殿尋國主,接取竹皇的任務。

    當寧凡含笑而來之時,立刻便有一隊修士迎了過來。

    為首的化神統領是一名妖修,他散出神念,朝寧凡一掃,卻無法感知寧凡一絲一毫的氣息。

    寧凡笑容之下隱而不發的煞氣,好似一個不可觸碰的魔淵,令這位化神統領丹田中的妖魂劇烈顫抖...

    化神統領目光一肅,只一瞬便明白過來,眼前微微含笑的白衣青年,乃是堂堂煉虛老怪,且還是一個殺人無數的魔頭。

    是不是魔頭不關他的事,化神統領只明白一點,對方既然來到王宮,自然是要尋國主接任務的。

    “扶桑衛統領湯臣,拜見前輩,不知前輩可是來尋國主接任務、過界門?”

    這化神統領語氣恭敬之極,卻半點不識寧凡的容貌,并不知寧凡便是藤皇通緝之人。

    “不錯,本尊想過湯谷界門,不愿空等兩年,故而前來尋找句芒國主。”寧凡笑容不減,一眾守衛卻無人敢與他對視。

    “既如此,前輩且雖我來。”

    那化神統領令其他守衛繼續巡守,他本人則領著寧凡進入王宮。

    一路上,這位統領頗為熱情地講解了界門任務的概況。

    自北樹海進入東樹海,共有六個界門,句芒國這一座界門是第三界門,毗鄰湯谷,稱作湯谷界門。

    東、西、南三大樹海被樹皇割據,不易進入。

    但若是從東樹海進入北樹海,則十分容易,只因北樹海是無主之地。

    歷年來,不少煉虛老怪不愿等待界門開啟。便會前來尋句芒國主接取任務。

    這些任務都是竹皇所發布,任務有難有易。

    句芒國主手中的任務,按難易度劃分,共分作五個星級。

    窺虛任務一星,問虛任務二星,沖虛任務三星,太虛任務四星,碎虛任務五星。

    完成任意星級的任務,都可獲得通過界門的機會,并可獲得不同星級的任務獎勵。

    寧凡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若只為通行界門,他自然選擇最簡單的一星任務完成。

    但若是高難度任務給予豐厚回報,他也會考慮完成高難度任務。

    不多時,寧凡穿越一間間宮殿,抵達正殿。

    化神統領恭敬告退,在那正殿之中,正含笑立著一個身材頎長的禿頭老者。

    老者高約九尺,骨瘦如柴,穿著袖袍寬大的青袍。太陽穴高高鼓起,皮膚干枯好似樹皮。

    他周身流露著太虛境界的氣息,面無表情凝視著寧凡,忽然開口道。

    “你就是陸北么?令藤皇全天下緝拿的魔修?膽子不小,明明整個北樹海都在通緝你,你還敢光明正大來我句芒國,不怕老夫將你拿下、交給藤皇領賞么!”

    “哦?陸某倒是不知道。竹皇的屬下會聽從藤皇的命令,助藤皇拿人。”

    寧凡似有若無地一笑,神情從容不迫。絲毫不擔心眼前的老者捉拿他,亦不驚訝老者能認出他的身份。

    如今西、北樹海都在緝拿他,低階修士或許不認識他的容貌,高階修士恐怕人手一份寧凡的通緝令了。

    寧凡既不認為老者會捉拿自己,亦不認為老者能捉自己。

    那老者見寧凡表情淡定從容,沒有一絲一毫的色變,顯然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苦修之士,目光露出贊許之色,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老夫句芒國主,湯雄!之前緝拿之語,不過是和陸道友開個玩笑罷了。老夫是竹皇的屬下,自然不會幫藤皇拿人。陸道友處變不驚,雖只是問虛修為,但這膽魄卻比一些沖虛老怪都大得多啊,老夫佩服!”

    湯雄對寧凡抱拳一禮,寧凡亦淡淡一笑,回之一禮。

    “陸某見過句芒國主,此次來句芒國,是為了接取一項任務,穿越界門進入東樹海。”

    “接取任務么...”

    湯雄略略打量了寧凡幾眼,忽然開口問道,“敢問陸道友進入東樹海,所為何事?”

    湯雄替竹皇把守界門,自然要問清寧凡來意。

    寧凡在北樹海兇名不小,連藤皇之徒都敢殺,是個膽大包天之輩。若他進東樹海是要去殺人越貨,湯雄雖不會阻止他進入東樹海,卻會暗中通知竹皇,派人暗中監視他。

    若寧凡進入東樹海,僅僅是為了躲避藤皇的仇殺,是無路可走的行為,湯雄則會趁機向竹皇舉薦此人,加以拉攏、收服。

    若寧凡真被藤皇逼得無路可走,一路逃到東樹海,十有**是愿意投靠竹皇的。

    湯雄細細端詳寧凡,心思飛轉。

    寧凡似看破了湯雄心思,搖頭失笑,“句芒國主放心,陸某進入東樹海,并非為了尋釁滋事,若人不犯我,我自不會殺人。而我之所以進入東樹海,亦不是為了逃難,只是聽說東樹海出產樹神果,需要此果而已。”

    “樹神果?”

    湯雄倒未料到,寧凡進入東樹海只是為了收購樹神果。

    回想城中暗衛傳來的情報,寧凡在進入嵎夷城之后的確購買了大量樹神果...

    故而對寧凡進入東樹海的動機,倒是信了三分。

    聽到寧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自白,湯雄微微點頭,他看得出寧凡說出這句話之時,目光平靜,不似謊言。

    修真路上充斥著無數爭斗、殺戮,誰也無法保證進入東樹海不會殺人。只要能做到不濫殺,便足夠進入東樹海了。

    聽說寧凡進入東樹海并非為了躲避藤皇,湯雄對寧凡的膽魄不由又敬了幾分。

    普通修士若得罪藤皇,怕早已嚇死,寧凡卻仍是淡定從容的表情。

    這種從容發自內心,因為有恃,所以無恐。

    湯雄無法想象,一個問虛小輩為何有如此大的信心,絲毫不懼藤皇追殺。

    他暗暗猜測,寧凡或許不似表面這般簡單,或許不能將他當做一個問虛修士看待...

    湯雄呵呵一笑,一拍儲物袋,揮手取出數百枚玉簡,分作五堆,放在青玉案上,對寧凡解釋道。

    “陸道友想入東樹海采購樹神果,自然沒有任何問題。只不過距離下一次界門開啟,還有整整兩年時間。道友若想提前穿越界門,按照規矩是要完成一項任務的。這些都是界門任務,從易至難,共分五個星級,道友可選擇一個任務完成。以道友問虛修為,若只接取一星任務,只需數日便可完成...”

    “數日么...”

    寧凡散出神念,掃過青玉案上的五堆玉簡。

    自左而右,任務難度從低到高,第一堆玉簡記載的皆是一星任務,諸如進入湯谷斬殺一百頭化神樹魔,又如煉制一顆六轉下品丹藥...

    對寧凡而言,一星任務極易完成,若無意外,他準備接取一個獵殺樹魔的任務,以他的神通,獵殺一百頭化神樹魔輕而易舉,不會浪費太多時間。

    他目光掃過二星、三星任務,這些任務同樣沒有多難。

    就算是四星任務,他也有把握完成,譬如其中一個四星任務,要求為整個句芒國加固護國大陣,陣法級別凡虛巔峰...

    以寧凡的陣道修為,完成這個任務并不難,只不過會花費的不少時間。

    寧凡目光掃過五星任務的玉簡,五星任務一共才三個。

    第一個五星任務,是擊殺某個北樹海的碎虛一重天的散修,任務獎勵500億仙玉...

    北樹海之中有七八個碎虛,玉簡中并未詳述所殺目標是誰,只解釋說此人早年的罪過竹皇。

    目光掃過這個任務,寧凡搖搖頭,擊殺碎虛風險太大,他才不會隨便接這種任務。

    第二個五星任務,是煉制一顆七轉丹藥。

    寧凡又是搖頭,他可沒有七轉丹術完成這種任務。

    第三個五星任務,是最新發布的任務,需要進入句芒國的湯谷,滅殺湯谷之中樹魔之中新誕生的兩名樹王。

    這個任務倒是比前兩個任務簡單一些,所需擊殺的兩名樹王皆只是歸元太虛而已。

    而此任務并不限制人數,玉簡之上有標注,已有九人接取了這一任務,正等待第十名煉虛接取任務后,共同前往湯谷獵殺樹王。

    若寧凡接取,便是第十人...

    寧凡輕輕搖頭,他實力全開,可戰歸元太虛,卻并無擊殺歸元太虛的把握。

    與兩名樹王交戰,多少還是有一些風險的,寧凡輕易不愿涉險。

    照他的個性,直接接一個一星任務完成便好,沒必要多惹麻煩。

    只是當他的目光落在任務獎勵上后,忽然目光一凜。

    任務獎勵:一具冥羅族人尸身所煉傀儡,級別,窺虛傀儡...另獎勵二十億仙玉。

    “敢問國主,冥羅族人的尸身傀儡...是什么!”寧凡目光開始籠上寒意。(未完待續。。)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国际金沙棋牌游戏 新港彩票群 学生赚钱儿 中国体育彩票网 郑州洗车店赚钱吗 波克捕鱼千炮版作弊器 快乐十分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重庆百变王牌 百易科技全民街机捕鱼 爱波网足球指数 万能看牌器 手机上分享文章赚钱 北京赛车pk10 宁夏11选5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