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十二章 摩云山(求收藏)
    白愁長相儒雅,身姿挺拔,面如冠玉,從其容貌中也能依稀看出其年輕時絕對是一個玉樹凌風的美男子。』⒉3

    給人映象最為深刻的就是白愁的眼睛,眼睛不大,但是一對漆黑的眼睛里仿佛包含著無數的情感,這是一個憂愁的男子,一個有故事的人。

    按照族里的成人禮儀式,現在應由儀式者的父親上前親自為其束冠,表明他已經滿了十八歲,正式及冠。

    也是從這一天起,他正式成為了這片世界一名成年男性。

    略微沉吟,白愁詢問白宇,“你現在成年了,決定選擇哪一條路?”

    在白府中,無論男女成年后都可以選擇自己的路,其中選擇人數最多的就是留在族里為族里效力,然后打磨自己實力,當進入神藏境后,就可以成為族里的一名長老。

    值得一提的是,白府中除了族長外,就屬三大長老權勢最大。稱呼也很簡單,就是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這三大長老的稱呼是固定的,更多的是像一種職位。

    除了這三大長老外,其他的長老則以其名為稱呼。比如白宇成為長老后對外的稱呼就是宇長老。

    白家目前具體有多少位長老,白宇不得而知,因為這個消息不對外公布的,族中的子弟都不知道,恐怕只有族長和三大長老才知曉族里長老數量。

    還有一種選擇就是外出,外出歷練,去大陸之中歷練,這也是家族留下的一股隱藏的力量。因為這片大陸浩瀚無邊,去外出歷練的族中子弟,也許就會在某地定居下來。

    這樣當金云白家發生了意外后,不至于血脈斷絕,在外面還有火種存下。

    而且也不是所有外出歷練的人都會在外定居,有的族人在外獲得了奇遇后,實力暴漲,回到族中為族效力也不是不無可能。

    “我選擇開辟新定居點。”

    此話一出,殿中族人們一片嘩然。饒是以白愁的穩重,也眼神銳利的盯著白宇,“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白宇毫不避諱的看著白愁,“我當然知道。”

    如今人類雖然自稱是這片大陸的主角,但也僅僅只是自稱而已,這片浩瀚無邊的大陸到底隱藏了多少秘密,人類并不不得而知。

    在荒涼的野外,存在著山精鬼魅,蠻荒異獸,詭異毒物。如果選擇在外開辟定居點的話,也等于是從這些生物的手中搶奪資源、地盤。

    這不是一件輕松的事。

    白宇淡淡一笑,“我當然知道在外開辟定居點的困難,所以我不會選擇太荒僻和遙遠的地方,我準備選擇離金云縣百里外的摩云山。”

    摩云山?白愁皺緊了眉,“那里雖然離金云縣不是太遠,但是從這里到摩云山一路上路途險峻,很難運物資。而且摩云山上還有一批盜賊,你能解決么,如果你選擇摩云山的話,族里頂多給你配發一批奴役還有生活物資。想要解決那群盜賊只能靠你自己。”

    “一群小蟊賊而已。”白宇很淡然。

    白愁神色復雜的看著眼前變得有些陌生和有些自信的白宇,“既然是你自己的選擇,那我也沒法阻止。”

    白宇準備選擇開辟新定居點的事情如一片燎原大火傳遍了整個白府,甚至連府外的金云縣人都有所耳聞。

    人族從誕生在這片大陸開始,就是與萬物爭奪廝殺的一本古史。時間一切都是平衡的,你得到了多少,別人就會失去多少,每一個地盤,城池的建造過程都鋪滿了死亡與尸體。

    對于白宇開辟定居點這件事,很多人在確定了事情的真偽性后,都是持以不樂觀的態度,只有極少數人對其持以贊賞。

    也不知為何,白宇要去開辟定居點的事情傳出了白府,很快就傳遍了整座金云縣。

    “只是一個白府庶子而已,又有何能力去開辟定居點,只是嘩眾取寵罷了。”酒樓里有人高聲談論。

    “對,我看到時候用不了幾天那個叫白宇的人就會灰溜溜的跑回來,哈哈。”

    白府里在外開辟了定居點的人雖然非常稀少,但是也不是沒有,比如家族二長老白逐鷹,在外面就擁有自己的藩地。

    白逐鷹就是極少數對白宇持以贊賞態度的人,當聽見白宇準備自己開辟新定居點后,眼睛一亮,小院里傳出他的大笑聲,“白府這年輕一代里,也就這個白宇才算個男人!”

    白逐鷹是族中鷹派首領,一直主張對外擴張,從他能夠擁有藩地就可以看出來,他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不甘于凡俗,野心勃勃的人物。

    在外開辟定居點其實就是開辟屬于自己的藩地。在藩地里的礦物還有靈藥的收入需要上繳家族三成,其余的動物毛皮血肉,還有產業等的收入則全歸藩地主人所有。

    因為動物毛皮血肉是由藩地主人自己獵殺的,家族也不會手伸得太長,還有產業等收入也是藩地主人自己運營的,也和家族沒有關系,不得不說,家族在某些方面還是很人性化的。

    至于礦物和靈藥的收入,三成并不算多。因為在外開辟新的地盤,對于很多勢力而言這都是一塊大肥肉,如果沒有白府的震懾,不知道多少牛鬼蛇神會冒出來。

    而有著白府在身后站著,等閑勢力根本不敢伸手,至于那些有實力和白府扳手腕的勢力也不會看上這點產業,除非藩地里出現了價值驚人的寶物。

    在外開辟定居地,白府是基本不會出手援助的,因此只能依靠開辟者自己的實力還有他追隨者的實力。

    家族子弟又有幾個在成人禮上就有這份實力和勢力?這都是在成人禮上選擇的,只有這一次機會。

    在外面不像在家族里,很容易出現各種意外,還有不可知的危險,一不小心就會丟掉性命,哪有族里安全。

    因此雖然有這個選擇,但歷年來走這條路的族人寥寥無幾。

    白宇回到自己小院不久,白玥就急匆匆的趕過來,看見白宇就是一頓訓斥“你是腦袋進水了嘛,怎么會想到自己開辟定居點。你、你…”

    白宇端起一杯茶,遞給白玥,“別著急,先喝杯茶,再慢慢說。”

    白玥秀眉一挑,看見白宇這幅淡定的模樣更是氣打不出一處來,“快點跟我去找族長,就說你早上是自己一時糊涂,亂說的。我也去找我父親幫你說說好話。”

    拉起白玥的手臂,將茶杯塞進她手心中,“相信我,既然我敢這么說,那么我就有把握!”

    看著白宇溫和又堅定的眼神,白玥心底一軟,“好吧,只希望你自己明白。”

    送走白玥后,白宇將房玄齡喚入房間。“房先生,這次行動就看先生的謀劃了。”

    房玄齡神色一正,整理好衣物,作揖嚴肅道:“玄齡必不負君主期望!”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预测一定牛 亿客隆彩票 赚客吧手机赚钱app 大乐透 大乐透复式资金计算 湖北十一选5开奖结果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 大发娱乐游戏 水电站太赚钱 扎金花必胜口诀 幻儿园旁边生意什么最赚钱 黑龙江p62 单机捕鱼千炮版破解 865棋牌安卓官方版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 浙江省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