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二十八章 刀意(推薦票加更!)
    既然力量比拼不過,那我就讓你嘗嘗我的槍術。天 籟小李天縱暗自思酌。

    七星鬼泣槍,是李天縱所在宗門宗門的一門秘傳槍術,既有槍法,也有伴隨武器的打造方法。當有門中后輩需要修煉這門槍法時,就會有專門修煉這門槍法的門中長輩教導。

    這一代中,年輕一輩里。七星鬼泣槍這門槍術最為杰出的代表就是李天縱。

    七星鬼泣槍有兩絕,七星、鬼泣。

    鬼泣指的是,七星鬼泣槍有特殊的打造手法,加上特定的招式,能夠發出如同鬼泣般的聲音,影響敵人的心神,而槍法的施展者,長年累月的修煉,早已免疫這種聲音。

    而七星,就是槍法套路。槍勢如七星點芒,講究以點破面,也是這門槍術的精華所在。

    手腕一抖,手中的長槍輕松的舞出了幾朵槍花。李天縱不由有些激動,這一刻臺上臺下數百上千人都在觀看他的戰斗,特別是還有他一直心儀的師姐白長歌。

    這一瞬間,李天縱斗志昂揚。

    李天縱從來沒有感覺自己狀態這么好過,以前在門派里,最多就是幾個師兄弟一起切磋,頂齊天有一二十師兄弟在旁邊觀看,哪在這么多人面前比試過。

    雖然剛才硬碰一招,在力量上他稍微落了下風,但是沒有關系,他的優勢不是以力量見長,而是槍法。只要能在這么多人面前戰勝了這個紅臉長胡子,或許白師姐就會對他另眼相看吧!越想李天縱越激動,手中的槍勢更快,更連綿不絕了。

    單純招式上,關勝確實不是李天縱的對手,因為前世里關勝所學的招式只適用于前世,這一世的世界里,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上都遠超前世,加上還有元力,罡氣等超現實的力量,很多招式都不適用,也不再實用。

    以前面對普通的敵人,憑借實力的碾壓,還有天賦異稟,完全可以做到碾壓,而現在對上一個真正的對手,這點不足就暴露出來了。

    在李天縱的槍勢迫壓之下,關勝抵擋得越來越艱難,險象環生。

    一道銀色的槍影從關勝耳邊劃過,切斷了發鬢的幾縷發絲。

    羅士信緊張的看著關勝在臺上逐漸不支,“主公,關將軍好像不行了,換我上場吧,我有信心砸扁那個娘娘腔。”

    聽見羅士信的話,白玥有些吃驚,對于羅士信,她自然也是早就注意到了,畢竟這么高大的個子,她還是第一見到。這么高大的身軀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但現在在李天縱展露了自己實力的情況下,還有信心擊敗他,這就不得不讓她吃驚了。小宇到底是怎么收復他身邊這群天才的。

    對,就是天才。看外貌,年齡都不大,肯定都是天才,因為整個白府都找不出幾個有這種實力的同輩。

    白宇搖搖頭,“不用,要相信關勝。我相信他能夠戰勝他的敵人。他們真實實力相差不大,只是關勝沒能真正發揮出自己的實力,這種對手才能恰到好處的壓迫他做出突破。”

    關勝被李天縱的槍逼迫得越來越狼狽,打得很是憋屈。這種有力無處釋放的感覺讓他感到難受無比,仿佛一拳狠狠揮出,卻砸在一團棉花上。

    他自信,自己的真實實力完整拿出的話,再怎么樣,也不會弱于對方。不說能擊敗對手,至少也能維持一個勢均力敵。

    大不了一死而已,又有何懼!一刀蕩開長槍,不退反進,順勢一步邁上前,刀勢如龍,從下往上殺出。

    李天縱自然不愿意和關勝同歸于盡,冷哼一聲。槍勢一收,回槍格擋。

    這一步,正遂關勝下懷。趁勝追擊,刀光連綿不絕,砍得李天縱狼狽無比,練練格擋。這一瞬間,場上局勢瞬間翻轉。

    看著場上這場精彩的戰斗,臺下驚呼聲連綿不絕。

    但關勝所謂的上風,在明眼人的眼中,只是趁著這股氣勢,趁勝追擊而已。氣勢一消退,恐怕關勝就危矣。

    高臺上二長老白逐鷹眼中精光一閃,“這場戰斗決勝的關鍵點就在于臺下那個綠袍青年能否在氣勢衰退前擊敗對手,或者...做出突破!”

    刀槍相擊,發出金屬碰撞聲,劇烈的火星四射。雖然李天縱處于下風,被壓制住了,但并沒有失去防守穩度。

    此時此刻,關勝手中大刀揮舞的越來越順暢,行云流水。這種暢快的感覺讓他越來越興奮,眉宇間殺氣更盛。

    李天縱還在苦苦堅持,看著眼前威風八面的關勝,心底冷笑,“就讓你暫時先逞一會威風,待你氣勢消退,看我怎么收拾你。”

    但時間流逝,關勝還是看不見絲毫疲態,反而有越戰越勇的模樣。

    李天縱額頭有冷汗滲出,“看來這家伙還有點逞強,呵呵,就看你再堅持一會。”

    前世關勝可是沙場猛將,能征戰沙場的將領,哪一個沒有過人的耐力,被白宇召喚出世的猛將其天賦基本都有兩個共同點,勇力過人,耐力超常。

    同為梁山五虎將,在力量上,關勝或許弱于秦明,但耐力卻是優于秦明的。

    又是一刀斬下,蕩開李天縱的槍尖,順勢又是一刀接上。逼得李天縱狼狽無比的匆忙后退。

    我明白了!

    關勝心底一喜,他終于明白了他刀法的路,勢!攜自身一往無前,斬破一切的意志融于自己的刀法之中。

    又是一刀,這一刀相比上一刀蘊含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直面這一刀的李天縱感受最深,本是尋常無比的一刀,但卻蘊含著斬破一切的意境于其中,森寒無比的鋒芒從刀鋒上透出,直射進他的心底。

    “刀意!”他不由驚呼出聲。

    怎么可能,這個土包子居然會領悟到刀意。強烈的不甘,還有一陣驚慌從心底冒出。

    就算在宗門里,領悟了意的人也不過寥寥數人。其中就有他的師傅——上一代七星鬼泣槍的掌槍人。

    所以對于意的威力他深有領會,領悟意的難度他也深有感觸。

    但沒有給他多思考的時間,這所向披靡的一刀已經徹底斬下。狠狠一咬牙,揮舞手中長槍點在刀鋒上。

    臉色猛然一白,這種刀意,只有同樣的意才能抵擋,或者突破到了靈神境,憑借強大的靈魂來抵抗。但無論是哪一種離他都是很遠,意境這么多年都沒能領悟,又豈能是現在說領悟就領悟的,畢竟他又不是關勝這種頂級天驕。

    至于突破到靈神境那就更遙遠了,靈神境比神藏境高了一個大境界,神藏境又是他現在天罡境之上的一個境界。就算有人給他灌頂也突破不了這么快啊!

    刀招他是擋住了,但刀意卻是無視肉體,直接攻擊人的靈魂。

    剛才那一瞬間,頭腦深處仿佛被針狠狠扎了一下,氣血一陣翻滾。惡狠狠的盯著關勝,連忙道:“等等,我認輸。”

    再打下去,就算他獲勝,靈魂也會受到不可逆轉的創傷,這就太虧了。

    畢竟他上臺只是為了吸引白長歌的注意力而已,并不是真的愿意為了這個族比客卿首席之位而拼命。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体彩p3 二分彩 网赌一把10万中了 3d排列三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 别克君越滴滴赚钱吗 赌博 押大小单双技巧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黑龙江22选5开奖查询结果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表 没有钱了带电脑怎么能赚钱 广东快乐10分一定牛 手机棋牌游戏天天棋牌 版主6肖6码 义乌福利彩票网站 老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