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二十九章 突破天罡(求推薦票!)
    李天英狼狽的走下擂臺,不復初上臺時的風度翩翩。E『小 ┡』

    留下手駐長刀,威風凜凜的關勝站在擂臺上。迎風而動,卷起黝黑長須,那一抹青綠的長袍,隨風舞動。

    竟是領悟了刀意的天才,這等年紀就能領悟刀意,恐怕天驕也能算得上了吧。白愁突然發現自己有些看不懂站在臺下的白宇了。

    這個以往在府邸中不時能見到的庶子,在這一刻,仿佛包裹在一團濃濃的迷霧之中。這種變化他不知道是好是壞。白愁神色復雜的看向白宇。

    觸景思人,此時此刻,他又想起了那個她。

    經歷了這場巔峰之戰,后面剩下的兩名追隨者的戰斗就有些索然無味。無論是招式的精妙還是氣勢方面,都無法與之前這場戰斗相提并論。

    最后一場決賽,當對方面對關勝挾裹著滔天氣勢的刀鋒時,很是干脆的選擇了認輸。畢竟明顯是必輸的戰斗,沒有必要浪費時間,特別是關勝還領悟了刀意,這刀意可不是鬧著玩的,一不小心就會對靈魂造成不可挽回的創傷。

    真要是傷及了靈魂,誰來給他報銷?指望白府?這不是扯淡么,能恢復靈魂創傷的靈藥多么珍貴,白府又豈會浪費給一個普普通通的追隨者。

    最終,追隨者比試的頭籌被關勝拔得。

    這是一匹震驚了整個白府的黑馬,在此之前默默無聞的關勝,這一瞬間名聲響遍了整座白府,相信用不了多久,整個金云縣以及周邊的縣城都會傳遍關勝的名聲,一個三十歲不到就領悟了刀意的頂級天才。

    伴隨著關勝聲名鵲起,白宇的名聲也隨之水漲船高,因為,他是關勝的君上,關勝是他的家臣!

    追隨者比試最后一場結束時,天色已暗。白府族中子弟比試被安排在明天,當夜白府舉辦了一場熱鬧非凡的宴會。

    白宇沒有參加宴會,并不是不屑參加,如果有多余時間的話,他并不介意去見識見識,但可惜白日里觀看關勝的戰斗,頗有感觸,感覺自己似乎觸摸到了那個瓶頸,可以嘗試一下突破到天罡境。

    橘黃的獸油燈掛在墻壁上,照映著整個地下室。

    白府每棟別院都有專屬的地下室,地下室門外站著關勝羅士信二人守衛。

    白宇能夠清晰感受到自己體內幾乎所有穴位還有經脈都被打通,唯一沒有打通的,就是位于頭頂正中心處的百會穴。

    打通穴位沒有特定要求的順序,有先打通全身大穴再打通周身**的。也有按照軀體部位完全打通后,再打通下一段穴位區域的。

    白宇就是后一種。

    雖然知道,不會有太多的危險,但還是有點緊張。

    深深吸兩口氣,盤坐在石床上,先平息體內略微翻滾的氣血。然后靜心凝神,運轉藏匿于周身穴位還有經脈里的元力,使它們按照特定的方向運轉。

    一點一點,百會穴上仿佛有著一層看不見摸不著的薄膜阻擋著元氣的進入。

    隨著元力運轉速度的加大,沖擊的力量也不斷增強。

    在外白宇盤坐的身軀上,能看見蒸騰的白煙從其體表涌出。這是他身體上的氣血運轉到一定程度后,炙熱陽剛的氣血蒸發掉身體周圍的水分所散發出的白煙。

    氣血運轉速度越來越快,元力也不斷加大著沖刺的速度。能夠清晰的聽見白宇體內傳出如同水渠內溪流流動的聲音。

    “啵。”

    密室內,這道聲音無形,又若有聲。

    但白宇腦海中,這道聲音清晰無比,仿佛天籟之音。

    百會穴打通的一瞬間,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頭頂上一陣涼爽,宛若源源不斷的靈泉從頭頂上灌下。

    周身穴位大開,源源不斷的吞吐天地間的元力。這一刻,體內再無穴位阻擋,體內元力運轉生生不息。

    一呼一吸之間,能聽見強健有力的胸膛處所發出的心臟跳動聲。

    “轟隆。”密室的門被打開,身穿玄色長袍的白宇從中走出,臉色平淡,獨留眉宇間帶著一絲唯我獨尊的桀驁。

    “吩咐下去,準備大量靈藥血食。”

    紫黑色香杉木打造的餐桌上,堆滿了各種香味撲鼻的肉食和大補的靈藥。

    但此時此刻白宇沒有過多的心思去慢慢品嘗美味,完全就是狼吞虎咽。

    很快一桌的大補靈藥肉食就被消滅干凈,白宇端坐在主席上,接過一旁侍女遞過來的絲絹,輕輕擦了擦嘴角。

    剛突破境界,需要大量肉食來鞏固氣血,武者的臟腑堅韌強勁無比,消化能力很強,天罡境武者的腸胃,就算是泥土吃下去也能消化干凈。

    深吸一口氣,體內血液就如同水汞般發出泊泊的流動聲,胸膛如同牛皮般堅韌,高高鼓起。長吐一口氣,白霧如劍,凝空近丈,久久不散。這就是天罡境么!

    所以不用再繼續閉關,白宇輕笑道:“房先生,我們來對弈一會棋局如何?”

    房玄齡恭敬一作揖,微笑道:“敢不從命爾。”

    白宇的棋技完全就是一個臭棋簍子,偏偏還好這一口。

    與白宇所對弈的房玄齡眉頭緊皺,猶豫不決的看著棋盤上的棋局,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走下。

    因為白宇所走的每一步棋都是必死之棋,而房玄齡就是要在白宇察覺不到的情況下,將白宇的棋局下活......

    “呼。”輕舒一口氣,房玄齡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嘆道:“主公的棋藝又進步了啊。”

    白宇滿意的點了點頭,“玄齡不要灰心,雖然這次你只略輸我一籌,但是你的實力還是讓我很感到壓力的。”

    “砰砰。”傳來敲門聲。

    “進來。”

    關勝大步流星的走進來,“君上,院外有人請見。”

    門外傳來一個嬌蠻的嚷嚷聲:“喂喂,我說白宇,你架子怎么越來越大了啊。找你見個面還要打報告。”

    一聽這熟悉的聲音,白宇就知道是誰了,不由苦笑搖搖頭,“讓她進來吧。”

    “喂,小宇,大家都在會客殿里吃酒交流,你怎么一聲不吭的就回來了。”

    看著白玥那嬌蠻可愛的的模樣,與腦海中的一個人影重合,白宇眼神有些恍惚,剎那間仿佛又回到了地球,又想起了曾經的她...

    不知道今生今世是否還能回去,恐怕等我回去的那一天,早已物是人非,滄海桑田了吧......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酿酒赚钱app 招标代理机构怎么赚钱 江苏7位数 欢乐捕鱼季官方版本 云南十一选五最佳组合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体彩11选5遗漏号 点广告包赚钱 天天棋牌怎么老输钱 什么游戏项目赚钱快 宝马2系旅行版和奔驰b级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天天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足球指数捷报 快速赛车e赢彩 极速十一选五微信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