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三十九章 戰俘(千收加更!)
    白宇站出來,望著下方數百人,這種掌控數百帶甲之士的快感使他著迷。天『』籟

    不同于修為,這是權力帶給他的力量。

    “為我效命,修為固然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忠心!”白宇語氣嚴厲,一字一頓的說道。

    “因為修為差,可以修煉,資質不行,我可以給你天材地寶!但這一切都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忠于我!忠于我的所有命令!”

    此時白宇體內將帝經運轉至極限,一股磅礴的霸道威嚴氣勢從他身上散出。

    臺下眾軍士只感覺一震戰栗,高臺上的主人在這一瞬間變得威嚴無比。

    這些軍士雖然現在是白宇的士兵,但是都是私軍,而且很多都是奴役隨從身份,因此對于白宇的稱呼都是主人。

    冷酷如冰的臉龐露出一絲微笑,“只要你們忠于我,那么我也不會虧待你們。”

    說完打開前方幾個箱子,晶瑩剔透,磅礴的元力所凝結成條絲狀乳白色固狀的元石整整齊齊的堆放在一起。

    “這些就是我送給你們的獎賞。”白宇眼神銳利,慷慨激昂的說道。

    聽見此言,下方士卒們一陣喧嘩,不敢置信。

    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價值昂貴的元石他們都聽說過。沒想到主人居然就這樣大方的賞賜給他們這么多的元石。

    呼吸聲越發的厚重,粗喘聲此起彼伏。

    對于臺下士卒們的表現白宇很是滿意。“所有人排列好隊伍,一個個上前領取元石。”

    臺下士卒每個人都分配到了足足十塊元石,散發著濃烈元力波動的元石被握在手心,許多人都抓得緊緊的,仿佛擔心下一刻就失去它。

    每人分配十塊元石,還剩余將近一千數量的元石,恰好在書籍中看了不少關于陣法的知識,正好用來實驗一番。

    當然,這都交給了房玄齡來操辦。

    ......

    軍營中心大帳里,一塊塊元石按照特定的規律與形狀布置擺放。

    將最后一塊元石放在固定的位置上,房玄齡體內散發出一股意念波動,溝通外界的天地元力。

    仿佛一道無形的線圈連通地面上所有的元石,這一瞬間,地面上零散擺放的元石仿佛變成了一塊整體。

    渾然一體的元力化為一塊整體。大帳內仿若蘇醒了一只貪婪巨獸,瘋狂的汲取周圍天地里的天地元力。

    如鯨吸水,天地元力源源不斷的被吸進大帳里。

    隱約能看見大帳中央,布置陣法的上方,有著一股細微的元力旋渦。

    大帳里元力的濃度以一種能清晰察覺的程度變濃厚,隨著時間流逝,濃度上漲的速度逐漸變緩。最后趨于平緩。

    此時大帳內的元力濃度已經是外界的三倍有余,越靠近中心陣法處,濃度越高。

    房玄齡輕舒一口氣,“主公,榮幸之至,聚元陣布置成功,不過局限于材料,只能達到平均三倍元力濃度,中心處能接近外界四倍濃度。這個陣法應該能持續三天三夜左右的時間。”

    經過這段時間磨練,白宇天罡境的修為已經徹底鞏固,能再精進一番。

    閉上眼睛,盤膝坐下,略微感受適應一番,不由感慨這種奢華的修煉方式雖然令人心痛,但是確實還是很有效的。

    遠超外界的元力濃度下修煉,提升的不止是修煉速度,還有一種全身心放松的感覺,仿佛被浸泡在溫泉之中,整個人都更加放松,修煉也更加舒適。

    這種程度元力濃度下的修煉,讓修煉變成了一種享受。

    三日后,當有人經過這座軍營時,驚訝的發現這座軍營不知何時變得空無一人,整座軍營空蕩蕩的。

    ......

    前線,戰爭徹底爆發,沒有絲毫留情,曾經同為一國的軍隊徹底倒戈相向。

    有時候,沒有退路。

    沉默中的爆發,讓戰爭變得更加殘酷,血腥。連續數日無休止的廝殺,徹夜不停的輪番攻擊前線縣城,有攻破淪陷,也有被反擊奪回。

    鮮血徹底染紅了前線的城池的城墻,城墻上布滿了來不及清理的血跡,還有鮮血干涸后留下的黑紅色斑痕。

    赤湘軍負責的是東部戰場,這條戰線是三條戰線中最具優勢的一條。這數日中,已經攻破了鎮海王方的前線城池,宛城。

    如今正被阻攔于灰石關外,灰石關地勢險峻,曾在燕國開國戰爭中阻擋了不少軍隊,地勢險要,極難攻破,特別是鎮海王派遣了重兵守衛,一時間,根本無法攻破,因此這路戰爭陷入了泥沼之中。

    西路距離最遠,不知道目前戰況如何。因為進入戰爭狀態后,信使很難傳遞訊息。

    而中路是廝殺最為慘烈的一路。中路進攻的地區沒有多少關卡,也少有縣城村落,但也不得不防,如果讓中路大軍長驅直入的話,就能直接配合東西兩路大軍一一蠶食剿滅鎮海王勢力。

    因此中路也是駐守軍隊最多的一路。加上城池稀少,所以每一戰幾乎都是慘烈無比的野外廝殺戰。

    據得到的消息,中路雙方已經戰死了二十多萬的軍隊,可以說已經殺紅了眼。

    涼城,坐擁燕國西南地區最大的平原,因此成為了西南地區的糧倉重地。進入戰爭時刻后,糧倉被派兵守衛。

    昨日,一支隊伍秘密進駐涼城。

    有著李密作為“內奸”,在敵后的行動無比順利。一連數日都沒有被敵軍察覺到白宇這支隊伍的異常。

    相比其他深入敵后的軍隊,白宇可謂是舒服無比,說是度假都不為過。

    上面有人給他通風報信,緊急時刻還可以開后門...哪里有軍力分布,哪里有軍事禁區,哪里有小道。

    誰能有身為鎮海王身邊頭號軍師,定制戰爭的心腹軍師李密更了解鎮海王的軍力分布?

    李密和房玄齡之間有著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感,兩人并沒有書信交流,但是卻仿佛心有靈犀般有著默契感。

    說實話,這場戰爭,白宇并不希望哪一方獲得大勝,因為這并不符合他的利益。

    亂世才有諸多梟雄趁勢崛起,才能從中殺出真龍。

    如果是和平的環境,什么都靠使者出使交流接談,那有白宇的什么事?回家洗洗睡吧。

    只有兩敗俱傷,最好是兩方都殺得元氣大傷,這是最好不過的結果了,不過這并不容易,因為誰也不是傻子,不會白白的便宜別人。

    但機會都是創造的,他們當然不會主動殺得兩敗俱傷了,但是,我們可以幫他們啊!白宇此刻臉上的笑容很是燦爛。

    秘密進駐涼城的這支隊伍是西部戰場押解的戰俘,其中甚至包括西部戰場的最高軍官——燕國征南將軍黃鰈。

    西部戰場的戰況已經被李密通過密線交給白宇。

    西部軍慘敗!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中国好声音雪缘园 云南十一选五 开理发店不赚钱怎么办 热购彩票群 急速赛车迅雷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福建时时彩推测 杰克棋牌最新版 江苏7位数 蘑菇街拍照赚钱 支付宝答题赚钱在哪里 贵州十一选五 街机金蟾捕鱼直装破解版 期货短线赚钱难 百家欧赔足球指数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