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四十四章 梅花七節杖(求推薦!)
    關勝選擇的時機很刁鉆,正是鶴發老者與羅士信硬拼一記,舊力用盡新力未生之時。天 籟小

    刀疤青年獰笑,一個天罡境的修士也敢主動來挑釁自己,抬起手中長劍,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紅臉蛋,讓他清楚的知道這個世界的殘酷。

    但笑容還未完全綻放出來,就徹底凝固在了臉上。

    炫目多彩的青簾,毫無阻擋的穿過刀疤青年的身子,仿佛彩虹一般美麗,迷人,如夢似幻,霸氣絕倫的刀意盤旋于上空久久不息。

    鶴發老者怒極長嘯,他根本來不及救援!因為這一刻他被擊退全身上下無處著力。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下屬被殺死,這讓他有種被羞辱的感覺。

    “小賊爾敢!”

    一道紅線從下往上的蔓延,微風吹過,一滴血珠從刀疤青年眉心處擠出,然后迅速向四周蔓延,整個人分為兩截一左一右摔倒在地。

    極度憤怒的同時,內心深處也涌起深深的忌憚,就算劉洪他不過神藏初期的境界,但那也是神藏境的大修士啊!也就自己能說一句不過,換做其他小家族的族長,見到劉洪也要以最高規格禮遇對待。

    而且更讓他忌憚的是,這個紅臉小輩居然領悟了刀意!嫉妒,羨慕,忌憚等情緒紛紛涌上心頭。

    他對上刀意,一不小心就會翻個大跟頭,對于沒有步入靈神境和領悟意的人而言,意就是一大威脅。

    直接傷害靈魂,靈魂上的創傷可比肉體上的傷害嚴重多了。

    輕輕咪上眼睛,房玄齡從懷中掏出一個布包,小心打開布包,里面是一些薄薄的細長的雙刃s弧度暗器,說是鐵片,其實稱呼為殺器更為妥當。

    雙刃兩側開有血槽,而且暗器是用云鐵打造,重量極輕。手中布包輕輕一抖,身體周圍憑空出現一股旋風,卷起暗器,右手五指攤開,指尖晃動之間一道道旋風靈活如手指般肆意轉動。

    攜裹著殺器,手指尖旋風的速度不斷加快,在空氣中發出一道道尖銳的呼嘯聲,若稚鳥啼鳴。

    這是房玄齡自己開發出來的新戰術,不同于只使用各種天地元素戰斗,他敏銳的意識到天地之力中混合一些其它東西或許會提高它的殺傷力。

    這是一種本質上的意識差距,這片世界的人們接觸力量早已習慣它的用法,至少在燕國這片地域里所接觸到的人都是遵循前人的經驗。

    “嗖。”密林中一道黑線詭秘的射出,瞄準的正是白宇。

    有偷襲!“哥哥!”羅士信察覺到這偷襲一箭,大聲怒吼。對面鶴發老者眼中閃過一絲解氣,黑煙他果然沒讓自己失望。

    就是要這樣!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呯。”清脆的碰撞聲,以一種刁鉆角度殺出的這一箭被后發先至的另一箭擊落。

    剛張開的嘴唇徹底凝固,對面居然也有頂尖射手!看樣子想必就是之前那長發冷峻青年。

    對面埋伏的箭手顯然沒想到白宇這方也有箭術毫不弱于他的射手,一時摸不清底細,便沉寂在暗處,靜靜伺候時機。

    兩名頂尖射手都大致察覺到了對方的范圍,現如今,誰能先發現對方的位置,誰就能占據上風,或許沒有下方羅士信等人戰斗的激烈,但其中兇險程度毫不遜色。

    “老賊,拿命來。”羅士信對鶴發老者怒目而視,手中鑌鐵霸王槍勢若驚雷殺出。

    “哼。”冷哼一聲,知道了羅士信天生神力,自己無法與之硬碰,就決定與其游斗,身形左右搖晃不定,梅花七節杖攻勢刁鉆奇詭。

    老者眼底露出一絲傲氣,自步入神藏境以來,他就很少和別人戰斗了,更多都是憑借一身修為碾壓,很少有落入下風的時候。

    但并不代表他就不會武技招式,想當年他江南梅花七節杖的威名可是傳遍大江南北,憑借手中梅花七節杖以及配對同名的武技,殺出赫赫威名,更是得了個名號,江南梅七。

    他的真名別人不得而知,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稱呼他為梅七老人,而梅七這名號就是他年輕時殺出來的!

    梅花七節杖,詭秘無影藏。梅花七節杖就是以攻勢詭秘著稱,頭一次與這等強者戰斗,而且還不是攻勢大開大合類型的,面對這種攻勢詭秘的對手羅士信對戰的無比憋倔。

    以往面對這種對手他就是依靠以力壓人,憑借自己一身神力碾壓對方,無論你使用什么招式,我自一力破之。

    但梅七老人的修為遠超他,所以在力量上羅士信也只是略占上風而已,遠遠達不到力量碾壓的地步。而梅七也根本不和他硬碰硬,正面猛擊的招式全部憑借靈活的腳步躲避開來,手中梅花七節杖不時擊打在長槍側面,然后伺機突進襲殺

    。

    攜著一刀斬殺刀疤青年的威勢,粉衣娘娘腔根本不敢與關勝戰斗,至于原因很簡單,因為他雖然娘炮,但并不是傻子,他的實力和刀疤青年相比也就是在伯仲之間而已。

    不管那個綠袍銅甲的大胡子是不是用了什么絕招,他都不敢與之戰斗了。

    看著羅士信漸漸落入下風,白宇心底有些憂慮,“關勝,你去幫一下羅士信。”

    關勝沉聲道:“主公,那個妖人還在一旁伺候。如果......”

    聽見關勝喊自己妖人,粉衣娘娘腔氣急,但也只能原地跺跺腳,不敢上前。

    聞言白宇自信道:“不用擔心,房軍師就在一旁,那個妖人不敢前來。”

    關勝略微猶豫,但隨即想到這個世界不同之前,房軍師也不同于前世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而是同樣能掌控戰局的存在,不止是依靠智慧,還能憑借一己之力挽救整個戰局的存在。

    但主公的安危還是被他放在第一位,關勝面露難色,看向房軍師,想讓房軍師勸勸主公,白宇面露不虞,斬釘截鐵的命令關勝:“這是軍令!”

    關勝渾身一抖,低頭沉喝:“是!”

    一旁粉衣娘娘腔雖然詫異于白宇在這群人中的地位,但聽見白宇把那個紅臉綠袍青年派走,還是露出一抹嘲諷。一旁那個軍師雖然氣血比常人看上去要旺盛一些,但顯然不是武者。

    一個身體薄弱的術士離自己這么近,完全就是任自己宰割啊。

    關勝果然隨后就離開白宇身旁,提刀前往相助羅士信,隨著關勝的加入,兩人協同合作之下戰況瞬間逆轉。

    關勝不同于羅士信,他的刀法精妙得多,而且還領悟了刀意,每一刀對梅七的威脅都更大,隨著氣血衰敗,這種能直接殺傷靈魂的刀意對于他都是致命的。

    兩人的招式他都不敢硬接,一時間他只能艱難的躲閃。

    雖然處于下風,但梅七還是苦苦堅持,只要讓申嬌他干掉那兩個人就能前來幫助自己。申嬌雖然娘炮了一點,實力卻并不弱,好歹也是神藏初期的修為。再來一個人,自己就能騰出手來,慢慢解決掉這幾個人。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湖南快乐10分 机械加工什么最赚钱 工商执照过户赚钱 足球让球即时指数 麦小兜靠什么赚钱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网站 浙江6+1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四遗漏 消汇邦为什么那么赚钱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031821 qq网球比分直播 捕鱼来了大全 6加1开奖结果查询规则 168大富豪棋牌娱乐官网 彩客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百赢棋牌最新苹果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