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六十四章 讓他再也看不見我
    本來宗門準備第一個接觸的目標就是鄭家,可惜鄭家那些人都不屑于和自己這種世外宗門接觸,所以才次而選擇陳家,而這個陳望志大才疏,卻還兼任著南平縣尉的職位,正是理想的接觸目標。Ww』W

    一口飲掉杯中烈酒,赤袍青年眼神灼熱的看向窗外,看向這座繁華的城池。

    門外隱約傳來聲音,“官爺,陳大人就在里面。”

    “咚、咚、咚。”

    臆想被打斷,華服公子不耐煩的喊道:“進來。”

    門被推開,一名身穿黑底紅紋的官差恭敬的走入,“陳大人,白縣令下旨讓您前往縣府。”

    “白縣令,哪個白縣令?”陳望皺眉。

    “就是被朝廷任命的新任縣令。”官差小心翼翼的說道。

    陳望眼睛一瞪,想起來這個白縣令的身份了,借著酒勁猛地一拍桌子,破口大罵,“不過一個白家庶子而已,算什么東西,還真把自己當個貨色了,也想要我去拜見他,告訴他,老子不去!”

    官差面露難色,上面通知下來的命令可是一定要讓陳縣尉回到縣府。

    看見官差還磨磨蹭蹭的不肯離開,陳望抓起桌上的酒杯就砸在官差頭上,酒水緩緩從額頭上流下來。“馬上給我滾,再敢待在這里老子就拔了你身上這層皮。”

    身軀一頓,官差低下頭顱,眼底閃過一絲屈辱,但終究不敢說什么,彎下腰默默道了聲是就離開了房間。

    不屑的看了眼離開房間的官差,陳望得意的向對桌的赤袍青年吹噓道:“這種貨色就要對他兇狠一點。”

    赤袍青年也不接話,哈哈大笑兩聲,“來,陳兄,不要管這些糟心事,我們繼續喝酒。”

    ......

    白宇面無表情的看向這位官差,額頭的頭發濕漉漉的,還散發著一股濃烈的酒味,不難想象之前曾發生了什么。

    “陳縣尉說他不來?”

    眼前的白縣令雖然沒有表現出憤怒的神色,臉上表情很是平靜,但越是這樣底下這位官差越感到恐懼,白縣令淡定的的表情下仿佛隱藏著洶涌的暗流,擇人的殺機。

    壓抑的氣氛使得大廳中的所有人不敢出聲,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官差身軀顫抖,“白,白縣令,我真的盡力了......”

    白宇雙手負于身后,背向眾人,平淡的話語從口中傳出,不帶絲毫感情,但所有聽見的人都渾身一顫。

    “王伯當,你去走一趟,既然陳縣尉不喜歡來見我,那就讓他再也看不見我。”

    “臣領命。”

    大街上人來人往,王伯當面無表情望向眼前高樓,那個陳縣尉就在里面么,罡氣籠罩雙眼,望向樓頂靠欄處,隱約可見兩個模糊的身影,嘴角不禁露出冷笑。

    查看一番周圍環境地勢,除了聽風樓以外就屬聽風樓正對面的煙雨閣最為高大,略微遲疑一番,王伯當背負包裹走進煙雨閣。

    “這位公子,歡迎光臨。”剛走進去就聽見老鴇熱情的歡迎聲,看見走進來的王伯當老鴇眼神一亮,好一個俊俏冷酷的小哥,如果自己年輕十幾年,說不得也要與其一親芳澤,只是自己如今人老珠黃,怕是入不得人家的眼。

    前世今生都是第一次走進這種風月場所,王伯當有些尷尬,沉默寡言的性格使得他的臉上的表情越發冷酷。

    “我要上頂層。”王伯當直截了當的說道。

    老鴇眼波流轉,捂嘴輕笑,“這位公子,頂層的姑娘可和其她姑娘不一樣,光是錢財可不能入得她們的幕,還須得她們親自同意才能......”

    “這些我不管,我只要上頂層。”這種環境使得王伯當越發不自在,只想趕緊完事然后離開這里。從懷中掏出一把元銖,扔進老鴇的懷里,老鴇看見渾身散發著元力波動的元銖,眼底閃過貪婪的神色,“好好好,我馬上給公子您安排姑娘,不過能否與姑娘一親芳澤就要......”

    “行了,我知道,快點安排。”王伯當不愿意多廢話。

    很快就有小廝前來給王伯當帶路,有些擔心目標飲完酒離開了聽風樓頂層,王伯當不停催促小廝快點帶路,小廝不敢得罪客人,只好加緊步伐,只是心底不停低估,“看上去一副冷酷翩翩公子模樣,沒想到卻是這么色急的人,真是人不可貌相。”

    走到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前,小廝輕輕敲了兩下門,里面傳出銀鈴般清脆的聲音,“進來。”

    小廝輕輕推開屋門,向王伯當行了個禮,“公子,青禾姑娘就在里面了。”

    王伯當點頭,邁步走進其中,一席白色紗簾遮住了身后的俏影,透過光線,隱隱約約可以看見簾后的輪廓。

    關上房門,王伯當直接取出放置于包裹中弓箭,除此之外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也不知是何緣故,白色紗簾后的身影也靜靜坐在原地,沒有出聲分毫。

    王伯當滿意的點點頭,不說話就好,也免得和自己說話浪費自己的時間。

    推開窗戶,王伯當瞇起雙眼查看對樓的情景,很好,目標還在。

    彎弓搭箭,屏氣凝神,追魂九箭,箭出追魂。

    三支箭矢被搭在弓上,無形的氣機從箭支上牽引而出,鎖定在陳望的身上。良久,在陳望又一次將杯中烈酒一飲而盡的瞬間,王伯當的右手松開。

    “嗖!”箭支同時飛出,卻一前一后一中尾隨而至!眼看箭支就要命中陳望,坐于陳望對坐的赤袍青年突然動了,揚眉長喝道:“居然敢偷襲!”一拍身后,拔出長劍,斬出一道劍光。

    劍光閃耀,直接將位于最前面的那支箭斬為兩截,還沒等他松一口氣,另外兩支箭矢一前一后襲向陳望。被赤袍青年這么一劍刺激,陳望也反應過來有人要殺他。

    是誰?是誰!陳望來不及多想,一個驢打滾就鉆下桌子,還未等他送一口氣,耳邊傳來呼嘯聲,兩支從頭上飛過的箭矢仿佛長了眼睛一樣,在空中打了個旋就飛回來繼續射向他。

    這箭居然會轉彎!陳望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但他也不是孬種,都被逼到這地步上了,不由暴喝一聲,渾身罡氣爆發,頂起頭上的桌子,“啪啦!”

    腰間佩刀唰啦一聲就拔出,刀罡迸發,斬在箭矢上,震得他手臂發麻,“怎么會有這么重的箭!”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新十一选五爱彩乐 325游戏中心官方下载 生肖时时彩 pk10大小单双稳赚技巧集锦 新加坡按摩师赚钱吗 福建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彩票北单比分 玩百家樂龙虎 今天nba比分战况 三张牌游戏单机版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 开烤包子点能赚钱吗 50可提现支付宝的棋牌 江苏快三网址链接 股票分析方法 主播的星币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