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發酵
    一路上趙三殷勤的向韓古玉介紹澄縣的風土人情,不過顯然韓古玉的心思不在這里,臉上不耐煩之色越發濃厚。

    趙三很識趣的沒有再多說,知道這位爺此刻的心思不在這里,趕緊在前面帶路,對于此時此刻的趙三而言,哄好這位爺才是最重要的。

    經過一系列接觸,趙三大致看出了這位韓公子的性格。

    “韓公子,就是這里了。”趙三點頭哈腰,指向其中一棟房屋。

    韓古玉瞇著眼睛打量周圍環境,都是一些普通小院,居住在這里的人想必身份也不是什么富貴人家,韓古玉安下了心,他雖然紈绔卻并不是白癡,知道如果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以他在韓家的地位雖然不會被推出去當替罪羊,但苦頭肯定是少不了的。

    既然住在這種平民區里,想必也就沒什么背景。

    韓古玉身后兩名豪仆準備沖上前砸門,被韓古玉伸手阻止,搖了搖頭,“不要這么粗暴無禮。”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走上前輕輕敲了三下房門。

    約莫過了半響,門內有人喊道:“是誰?”聲音清脆悅耳,如黃鶯鳴叫,撓在韓古玉的心底,韓古玉很有風度的說道:“這位姑娘,在下乃韓家韓古玉,今日一睹姑娘芳容韓某為之傾倒,特意前來拜望,邀請姑娘一同游船。”

    門內頓時安靜,隨后語氣有些寒冷的說道:“抱歉這位公子,我并不喜歡游船,也不喜歡和陌生人一起出去。”

    韓古玉眼中寒光一閃,但還是強捺住內心的怒火,“這位姑娘,不知可否能給韓某一次機會呢?”

    “神經病......”小院里傳出小姑娘的嘟啷聲,就不再理會韓古玉。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區區木門如何能擋住破凡巔峰修為的韓古玉,韓古玉一拳轟出,屋門直接破碎,里面傳出一道驚叫聲。

    小院里一名黛眉素顏,體格嬌小玲瓏的小姑娘看見房門被直接轟開,不由驚呼出聲。

    韓古玉走進來后隨意的打量院子里的環境,墻壁上還掛著風干的肉類,“我記得還有一個老頭子呢?”韓古玉隨意問道,也就僅僅只是隨便問問而已,一個糟老頭子而已,有什么好在意的。

    黛眉素顏的小丫頭正是秦樂,也是當初在水面上打撈起白宇的小姑娘。

    看見家中突然闖入外人,秦樂趕緊跑回小屋里,將房門反鎖。

    韓古玉不以為意,一個區區木門而已,不過是多費一拳的功夫,不知道為什么,這種調戲良家小姑娘的感覺讓他感到十分興奮。

    身后幾名狗腿子也想跟進來,卻被韓古玉制止,他不喜歡在做某些事的時候有人來打攪。

    澄縣,市場上,正在兜售鮮魚的秦老爺子突然臉色微微一變,直接起身,正在詢問價格的買客見這個老漁夫起身離開,趕緊攔住老漁夫,“誒,你還沒說你這魚怎么買呢。”

    手還沒碰到秦老的身體,這名買客就從內心深處感到一種恐懼感,仿佛自己摸的不是一名普通的漁夫,而是一頭洪荒猛獸。買客心底駭然,打了個哆嗦,趕緊悄悄轉身離開。

    韓古玉讓門外三人守好院子大門,不允許任何人進出。深吸一口氣,看著有些破舊的房屋,韓古玉一對桃花眼泛出興奮的光芒。

    離房屋越來越近,“鏘!”一道雪白的刀光從天而降。

    所幸韓古玉一直并未放松警惕,一個狼狽的驢打滾堪堪躲過這一刀。之前韓古玉所站著的地方留下一道深深的刀痕。躲過這一刀的韓古玉看了眼深深的刀痕,如果自己剛才沒有躲過這一刀的話,恐怕自己就直接被切為兩半了。

    劫后余生的慶幸感充斥于韓古玉心底,不由暴怒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韓家的人!澄縣覆海軍雄闊海是我姐夫!在澄縣里對我動手,你找死不成!”

    話一說出口韓古玉就感到后悔,對方既然對自己動了手,自己還表明身份,對方一定會下死手滅口。

    從懷中趕緊掏出一個銀珠,捏碎銀珠一圈淡淡的銀色光罩籠罩韓古玉周身,這是一顆防御性陣禁珠,可以抵抗天罡境強度的攻擊持續半個時辰的時間,神藏境的攻擊也能防御一盞茶的時間。

    在市場上這已經是最頂級的陣禁珠了,只有專精于陣法的術士才能制作出陣禁珠,而陣禁珠的威力也取決于制作陣禁珠的術士的修為和對陣法的精通度。這顆陣禁珠還是由韓家族中一名通冥境的術士長老所煉制出。

    通冥境的術士按照等級修為來說,等同于神藏境的武者。

    韓古玉狼狽的轉身向外逃跑,此時他只希望能在防護罩破碎前逃回覆海將軍府,不,哪怕只要逃到人多的大街上就行!

    從剛才那刀的威力來看,其主人的修為不過天罡境的修為而已。

    韓古玉心底惡毒的想到,等我出去后一定要讓雄闊海關閉城門,然后全城搜查出此人,然后抽筋扒皮,要讓他品嘗到最殘酷的刑法。

    還未等韓古玉跑出院子大門,一道恢宏的劍光從門外射進,將韓古玉逼回院中。

    破碎的房門掛在墻壁上,透過房門的裂口處可以看見趙三幾人全部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一名身穿黑袍,袖口處有紅色云紋的面具人提劍走進。

    韓古玉慌忙回頭看向后面,也是一名一模一樣裝扮的面具人從屋頂上跳下,不同的是這名面具人手持的是長刀。

    “轟!”宛若一道驚雷炸響,一道罡勁無匹的掌印從外而降,直接將手持長刀的面具人拍飛。“鬼鬼祟祟的賊子!早就察覺到你們最近一直徘徊在附近,沒想到今天終于暴露出了你們的狼子野心!是不是秦家派你們來的?!”

    一道迅疾無比的人影直接從天而降,正是秦老,只是此時此刻的秦老哪里還有絲毫老態龍鐘的模樣,渾身氣勢向外張揚,灰白色的眉毛此時變得雪白,雙目中涌現出強烈的怒火。

    不屑皺眉的看了眼在場站著的兩人,和倒下的一人,秦老眼底閃過不屑,“不對,你們不是秦家的人,秦家絕對不會派你們這么弱的人前來。”似乎察覺到了這是一個烏龍,不過看著破碎的小院大門,秦老心底的怒火越發高漲。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哪种热带鱼容易赚钱 七星彩 GTA5车队赚钱 新贝彩票首页 109级10开怎么赚钱吗 陕西快乐10分选号技巧 7m篮球比分 模拟人生如何赚钱最快 九阴真经开赚钱 广东好彩1 北京快3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收啤酒瓶子赚钱吗 3D 江西多乐彩彩彩乐 极速快3彩票 炸金花赢钱提现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