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燕王駕崩
    自楚王醒來之后,性情大變,喜怒無常。

    王宮里的太監和宮女們小心翼翼,微言謹慎,因為稍有不慎就會為自己招來殺生之禍。

    昨日乾陽宮一名侍女就因為抬頭看了一眼燕海,就被暴怒的燕海一腳踢飛,活生生打死。

    今日,燕海宴請雪京所有世家以及朝廷所有大臣前來參加他舉辦的盛宴。

    盛宴舉辦的地點就在王宮之中,奢華華貴的紅毯從宴會舉辦的宮殿一直鋪到王宮大門。雕鏤玉鍥,金碧輝煌,不得不說燕海的宮殿打造得奢華無比,各種華貴的樹木、靈植種植在宮殿后院。

    宴會過程很拘謹,所有人都知道最近燕海的心情不太好,唯恐得罪了這個喜怒無常的家伙。

    國師今日沒有前來參加宴會,柳金的性格比較恬然,對于這種鬧騰的環境很是不喜,加上他就在皇宮之中閉關,而且赤湘營的元帥赤天霄也在雪京城中,兩名靈神大能坐鎮,相信也不會有其他靈神強者前來冒犯。

    至于神藏境在這宴會之中完全沒可能傷害到燕海。

    宴會在場的神藏強者至少也有數十名。

    韓家家主名韓棒,在朝廷擔任禮部侍郎,加上韓家也是一個小家族,放在外面還算是一個不小的世家,但在這高官遍地的雪京,也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家族而已。

    這次韓棒不止是他一人前來,還有族中最近新招攬的一名的武者,武力不俗,這次也有著順帶炫耀一番實力的想法,在朝廷中韓家也有幾個小對頭,互相看不順眼,這是祖輩傳下的矛盾。

    但有燕王鎮壓,因此這些矛盾都被控制在一定范圍之內,但平日里一些小摩擦也是少不了的。

    “韓棒子,喲,這次燕王的宴會你還敢帶你家奴仆前來?”剛到宴會現場,韓棒就聽見一個老對頭嘲諷自己,韓棒滿臉不爽的轉過頭,冷笑一聲,“周大耳,我這新招攬的供奉能打得你滿地找牙信不信?”

    因為韓棒體型消瘦,身材又很高,看上去就如同一根棒子一般,所以被稱為韓棒子,而周大耳人如其名,雙耳垂肩,特征明顯,被韓棒一直諷刺為周大耳。

    只是周卜顯然很不喜歡這個外號,對準韓棒怒目而視。

    “可敢斗武一番?!”周卜側陰陰的說道。

    斗武是此世界武者之間的一種傳統,每當在比較盛大或者正式的場合里兩名武者之間發生了不可調和的矛盾,就會通過斗武來進行解決。

    斗武往往都是一方認輸或者戰死而結束,因為此世界武道昌盛、人人好戰,所以斗武之風尤為盛行,在戰場上,斗武也會演變成斗將,斗將的勝負也會極大的刺激和影響兩軍士氣。

    這名新來的供奉在加入韓家時展現過自己實力,因此韓棒十分自信,但這種事畢竟還是要詢問供奉自己的意愿,韓棒轉頭眼中帶著期待和探詢之意。

    站在韓棒身旁的就是韓棒新招攬的供奉,姓李,名曹,體格健碩,孔武有力,一身修為衍至神藏中期,當時就連韓棒自己都隱隱不是對手,韓棒能夠清晰的察覺到李曹留守了,否則當日不會是平局收尾,當然,當時在韓府中除了他們兩人以外其他人都看不出這一點,這也讓韓棒極為滿意。

    說實話,對于李曹這樣一位高手加入自己韓家,韓棒是有些疑惑的,但轉念一想,自己韓家不過是一個小家族,沒有什么值得他人所圖,思來想去,在接觸一段時日后,韓棒終于大致明白了李曹的想法,也讓他暗自松了一口氣。

    從平日的接觸中,他能夠感受到李曹的功利心很強。

    有所圖那就好,有所圖也就代表著有目的,最怕的就是這種沒有目的的前來。

    他禮部侍郎的身份雖然不算太高,但多少在朝中也是有一定的身份,有他在其中穿針引線,相信給李曹謀個一官半職并不難,加上如今正是國危之時,對于李曹這種有一定實力的武者一定會給予重用的,要是李曹到時能立下什么功勞,說不得到時候他還要仰望李曹。

    這次燕王宴會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也是韓棒的一點小心機,如果能夠在燕王宴會上博取到燕王的眼球,這自然是一件極好的,當然,在博取燕王注意的同時還能順帶打擊一下老對頭那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因此兩人一拍即合,也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出現。

    當今燕王喜好奇珍異獸、斗武斗獸,聽見在場宴會有兩名神藏武者斗武,吸引了燕龍的眼球,最近一段時日燕龍心情莫名的暴躁不安,這是對即將到來的未知結局感到的恐慌,兩名神藏武者斗武還是比較少見的,以往都是天罡武者斗武居多。

    神藏境放在任何一方勢力都是長老級的人物,這種級別人物的斗武很是稀少。

    很快中間就清出了一大片場地留給斗武的雙方。

    李曹昂首挺胸走下場地,不凡的氣質讓燕龍眼睛一亮,如今的燕龍可謂求賢若渴,看見這名武者氣度如此不凡,立即向身旁其他人打聽這名武者的身份。

    很快消息就被傳上來,這是禮部侍郎韓棒家中新招攬的供奉,有意出仕。

    周家那名供奉也緊跟著下場,不過在氣質上卻是輸了這名為李曹的武者不止一籌,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戰斗的結果也不出乎眾人所料,同為神藏中期,僅僅十余招,周家供奉就被李曹打成重傷退至場地邊緣認輸求饒。留在場地中央的李曹并未趁勝追擊,負手立于場地中央,儼然一副不屑于追擊的模樣。

    “好,好,好!”燕龍站立起身,撫掌大贊道。

    看見燕王起身夸贊這名武者,其余人也都是懷著各種心思跟著拍掌稱贊。

    至于內心是何想法那就只有他們自己知曉了。

    “這位壯士可有意入仕?我愿以將軍一職相贈!”燕龍有些迫不可耐的詢問道。

    李曹雙手抱拳,單膝跪地沉喝道:“多謝燕王!我愿加入朝廷!”

    燕龍不禁大喜,連忙走下高臺,要親自將李曹扶起來。

    一直靜靜單膝跪在地面的李曹眼中突然冒出強烈的精光,整個人氣息完全屏住,收斂成一點,然后轟然引爆!一道炫目多彩的光芒從李曹身上綻放,燦爛如星光墜落。

    星辰有痕,命斷魂隕!

    在場眾人只看見一個極度美麗的星光如流星般劃過,一閃即逝。

    等眾人清醒過來,場地中央跪著的李曹已經不見蹤影,只下倒在血泊里的燕海,身上已經沒有了任何生命氣息......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快手直播伴侣怎么赚钱 嫁了一个不会赚钱的老公 重庆快乐10分 大乐透开奖号码期 足球即时赔率即时比分即时指数 网球比分直播 参与调查能赚钱 河北十一选五中奖金额 五分快三精准计划软件 极速11选5是否正规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邦尼彩票游戏 好运彩3 吉林时时彩 36选7 皇冠即时赔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