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國師隕落
    李密收到柳金派出的斥候所發出的信息,面色玩味的摸了摸下巴,“一大股騎兵?白宇麾下的騎兵名聲最大的就是關寧鐵騎了。柳金被關寧鐵騎圍困在了山上?”

    李密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有趣,真是有趣,被關寧鐵騎困住了然后再來找我求救?”一旁其他知道真相的高層也都露出笑意,臉上憋著笑,肩膀不停抖動。

    有人干脆別過頭去噗嗤一聲笑出聲來,然后又很無辜的轉過頭來望著眼前這位不明真相的斥候。

    站在李密身前的斥候心底有些憤怒和屈辱,自家戰友被敵軍困住,自己等人向他人求救卻被無情嘲諷。

    不由恨恨的看向站在身前的這名有些儒雅的男子——有著燕國鬼謀之稱的李密,同時內心感到屈辱無比。

    半響,李密才止住笑聲,笑著擺了擺手,眼角帶著笑意,對著斥候說道:“好,我馬上就出發,去‘救’你家國師大人!”說完對著身后大軍一揮手,“全體調轉方向,向北行軍!”

    說完,李密大軍浩浩蕩蕩向北行軍。

    被圍困在孤山上的柳金眺望到遠處有一支大軍正不斷駛來,心底松了一口氣,總算這李密還算比較靠譜,知曉輕重。

    但李密大軍前來后發生的事情讓柳金由心的感到不妙,下方兩支大軍交匯后雖然有一陣喧嘩,但很快就歸于平靜,兩支大軍安詳無比的匯合在一起,就如久逢的老友一般。

    下方袁崇煥和李密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卻如同久別重逢的好友一般,很是和諧的點點頭,“這是自己人,山坡上的才是敵軍。”李密聲音傳遍全軍。

    不遠處山上的柳金自然也聽見了李密的這番話,臉色一沉,果然最不愿看見的結果還是出現了。

    不過柳金還是不敢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李密為何會和白宇勾搭在了一起。

    怎么突然他就和白宇勾搭上了呢?柳金百思不得其解。這在他心中就是天荒夜談的事情!

    同時柳金有一種引狼入室,作繭自縛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極為強烈......讓他郁悶的幾乎吐血!

    在李密的指揮下,下方士兵開始搭建好各種進攻器械,同時構建防御措施。然后李密麾下二十萬大軍步步為營殺上山坡。

    柳金想要沖下來在士兵堆中大肆殺戮,卻被李密迎面擋住。

    準確的說是被李密所召喚出的法相所攔住。

    無頭法相雙拳緊握,道道炙熱泛紅的氣息滾滾如浪,一拳轟向柳金。

    柳金雙眉緊皺,一拳反擊,直接將無頭法相擊退,并且在法相身上轟出道道裂痕,裂痕表面有道道赤紅色的煙霧不斷向外噴吐。

    雖然一拳擊退法相,但柳金的心底還是升起了一陣詫異,因為剛才這個法相的力量在那一瞬間達到了靈神境的程度,雖然僅僅只堪比靈神一重的力量,卻也不容小窺。

    李密臉色平淡,一步踏出,渾身氣勢暴漲,修為駭然已經突破至了靈神一重!

    在從燕璠手中奪取位置時李密的修為就已經達到了神藏境的極限,在成功奪取西南軍的掌控權后李密順理成章的突破至了靈神境,沒有什么瓶頸,完全就是水到渠成。

    右指一點,虛空中另外一個人面法相憑空顯現,人面法相通體如煙霧構成,臉色充滿了貪婪之意,一張大嘴不停一張一合。

    然后又是一指點在虛空之中,另外一道法相緩緩浮現,這道法相身形凝聚之時,虛空之中涌現無窮的恨意,恨!恨!恨!

    恨天恨地,恨萬物!恨天地不公,恨萬物無情!

    慘白如骨的五指對著天空狠狠一握,發出啪啦一聲脆響。一具白骨法相從虛空之中踏出,身上的氣息已經達到了靈神一重的巔峰,隱隱觸碰至靈神二重的門檻。

    恨相!

    “三相合一!”李密面無表情,雙手虛握,然后向中間狠狠一壓。

    半空中三道法相受到無形牽引瞬間融為一體,怒相為軀、貪相為顱、恨相為骨!三相合一,化為一尊宛若魔神般的法相立于天空,身上的氣勢已經達到了靈神二重巔峰,接近靈神三重的程度。

    李密臉上有著遺憾之意,還是修為不足,目前只能召喚出三相合一,如果修為可以更高一些的話,那自己就能召喚四相!甚至五相了!

    貪怒恨相融為一體,當空狠狠一拳砸向柳金,柳金面色一沉,這是什么鬼東西。一劍斬在這古怪法相身上,卻像切膠體一般,斬出的傷口向著兩旁翻裂,就像張開的嘴唇一般,傷口處光滑無比,泛著淡淡的光澤。

    但融合法相卻沒有絲毫痛覺和畏懼敢,硬接柳金一劍,手中拳頭卻是砸在柳金胸口上,發出沉悶的響聲。柳金悶哼一聲向后暴退,和融合法相拉開距離,想要轉而攻擊李密。

    這種法相雖然悍不畏死十分難纏,但是弱點也十分明顯,那就是只要殺死這些召喚物的主人就能輕松解決掉這些召喚物了。

    李密淡淡一笑,面對柳金的襲擊也不硬抗,身形搖晃之間就向后暴退,然后融合法相怒喝一聲就追上柳金。融合法相的速度完全不弱于柳金的速度,甚至隱隱有所超出。

    柳金轉身一劍斬向法相,面對法相以命搏命,以傷博傷的打法,柳金顯得有些捉肘見襟。

    雖然他的實力要高于這法相一個層次,卻一時之間無法奈何這法相,完全被糾纏住。

    柳金自然不愿意和法相以命搏命,他并不怕死,但是也要看死亡的價值,和這種消耗力量就能無限凝聚的法相進行同歸于盡......柳金自然不愿!

    最高武力柳金被糾纏住,然后下方士兵們血肉硬碰,雖然雪京城士兵占據地利優勢,但是數量上卻是落于下方。加上一旁關寧鐵騎時不時拋射箭矢,很快孤山上的雪京城士兵們就落入下風。

    前方,戰局已經穩定,白宇命人將燕璠帶下去關押,然后得知后方李密袁崇煥在圍剿柳金后,將秦陽派去支援。

    關寧鐵騎十萬人加上李密二十萬大軍,對付柳金十萬人都不到的軍隊,在數量上完全能起到碾壓的作用,更何況關寧鐵騎擁有軍魂存在,遠非尋常軍隊可以比擬。

    手下其余武將如今還未曾有進入靈神境的,對于柳金這種步入靈神三重的武者之間的戰斗很難摻和進去,若是貿然進入反而會起到反作用。

    白宇之前曾答應不讓他圍剿柳金,自然不好違背承諾,況且赤天霄也活捉了五行劍王正豪,也算是盡了義務。

    羅武如今糾纏住韓無敵,自然也無法前去,而張三豐則是需要保護自己......因為難保不成韓無敵拼死反擊,死前非要拉著自己墊背......若是沒有張三豐在一旁,以韓無敵靈神三重的修為恐怕周圍眾人無法百分百的保護自己。

    手下眾將心中,白宇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柳金和韓無敵不過是砧板上的肉,隨時都可以宰割。

    因此思前想后,白宇最后決定還是麻煩一下秦老,于是請秦老秦陽出手,秦陽很是爽快的應允,化為一道流光殺向柳金等人的方向。

    孤山上空,融合法相以及白首神鷹軍魂與柳金劇烈的廝殺著,泛起道道驚人的余波,遠處一道流光迅速疾馳殺來,正是秦陽。

    柳金臉色一變,本來面對融合法相和白首神鷹兩者的聯合他就只能對持一個平手,如今又增加一位靈神境戰力,自己必敗無疑。

    想到這里柳金就準備逃離,卻被融合法相一拳逼回,天空中,四位靈神級別的戰力發出的余波絞動風云,就連天上的云朵都被紛紛攪碎吹散。

    下方眾多的士兵也漸漸停止了戰爭,全部觀望上方戰爭的結果。那些雪京城的士兵們臉上一片茫然,李密趁機喊道:“大家先住手,等待天空戰局結束我們再定分論,大家都是燕國子民,何必非要分出一個你死我活。”

    隨著李密的發言,一道無形力量從他體內向外散發,被這股力量所覆蓋的所有敵軍眼中都是出現片刻的遲疑與迷茫,隨后身上的敵意稍稍下降。

    天空中的戰斗越發激烈,雖然秦陽目前只能發揮出靈神一重巔峰的修為,但是戰斗經驗卻是存在,總能敏銳的察覺到戰斗中柳金露出的弱點與破綻。

    若是單打獨斗或許作用不太明顯,但在這種混戰之中,就這一會兒,柳金身上就被秦陽刺出好幾道傷口。

    融合法相突然拳風一變,身體速度暴增,然后死死抱住柳金,任由柳金手中長劍不斷斬出也不為所動。

    白首神鷹眼中冒出一道強烈的精光,然后轟入柳金的腦海,柳金整個人為之一僵,抓住這片刻的機會,秦陽渾身氣勢暴漲,一劍斬出,披靡的劍氣在空中撕裂出一道長虹狠狠命中柳金的心口。

    劍氣撕裂心臟,從身后洞穿。連帶著后面的法相也被洞穿,可以看見稀薄的陽光從傷口處穿過。

    柳金臉色慘白,身軀一震搖晃,從天空中摔落......

    “國師敗了......”

    有士兵喃喃自語,天空中掉落下來的那道身影就如同他們信奉的神靈隕落人間,仿佛心中某種信仰崩塌。在他們心中所向無敵的國師居然敗了!

    噗通。

    跪倒的聲音此起彼伏,山坡上士兵們跪倒在地,放下兵器......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齐鲁福彩开奖数字 qq分分彩开奖号码 韩国快乐8官网现场开奖结果 2013亚洲杯足球直播 卖卫浴灯饰赚钱吗 做什么事可以赚钱快 靠节省来度日不如多赚钱 3d试机号 26选5中奖一等奖几钱 官方千炮全民捕鱼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 足球直播间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 好多乐彩票 黑龙江快乐10分开奖结果 信誉良好的棋牌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