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群才來投
    黑風山脈是夏國境內最為龐大的一處山脈,連綿不絕的山脈森林密布,黑風山脈之中充滿了莫大的危險,但也擁有莫大的機遇。

    黑風山脈一處陡峭的懸崖上,坐落著一處由樹木構建而成的小院。

    小院里有淡淡的吟文聲傳出,小院大門被推開,一名身高八尺,體格魁梧強壯的青年大步踏入,可以看見青年的肩膀上扛著一頭死去的異獸。

    淡黃色的斑點花紋點綴毛皮之上,從猙獰嘴角邊緣滴落的血液表明這頭異獸是內臟受到嚴重創傷。體格壯碩的青年隨意的將這頭異獸摔在院子中。

    有些類似于獵豹,但是體積要比獵豹大上一整圈的異獸散發著恐怖的威勢,哪怕已經死去,也依舊有余威震懾四周的鳥獸。

    “哥!”魁梧壯漢隆聲說道:“這科舉鬧出這么大的動靜,肯定逃不出哥你的耳朵,我覺得這夏王不錯!我們也去參加科舉如何!”

    小院一個茅草亭里,一名身材高挑清瘦和這魁梧壯漢容貌有七八分相似的青年沉吟片刻,良久,笑道:“好,我們兄弟二人學得一身本事,總不能就在這荒野山林之中埋沒了,就憑夏王敢頒布科舉這份勇氣,我洪云就欽佩他!正好去看看這傳說中的夏王。”

    “太好了!”魁梧壯漢面色一喜,沖進屋子里提出一桿長槍,然后拉著洪云就準備下山。

    “誒誒誒,別著急,我書還沒拿!”洪云被弟弟洪夜拉扯,但身為術士的他根本無法抵擋武者那一身蠻力,直接被拖著下山。

    拍了拍自己有些凌亂的衣袍,洪云惱怒的看了眼一旁傻笑的弟弟,有些責罵卻又突然舍不得。

    最后只好無奈的搖搖頭,誰讓這是自己在世上僅存的親人,相依為命幾十年的弟弟呢,自己又如何舍得責罵于他。

    ......

    第一輪會試如期舉辦,這場囊括周圍數國的龐大會試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不止是寒門子弟,許多世家子也收到族中長輩的命令前來參加會試。

    畢竟對于這些世家而言想要保持自己如今的地位,就必須保證自己在朝廷之中的地位與話語權,從夏王白宇的種種作風來看,這是一名只看重能力,不計較出身的霸主,只要能夠展現出自己的實力和潛力,他是根本不會計較你究竟是世家還是寒門。

    世家族人也有著自己的那份驕傲,自認為天賦絕倫的他們占據著龐大的資源,又豈是這些寒門子弟能夠比擬的。

    但會試的結果卻并不如世家一開始所想......

    其中一大分會試場地,場地中央站著一名衣著華麗,面容俊朗的青年。

    僅憑這身昂貴無比的衣服就能直接分辨其身份,肯定是世家豪門子弟無疑。

    對于寒門子弟而言,每一分錢都會精打細算的使用在最恰當的地方,全力增強自己的實力,根本不會把錢財浪費在這些裝飾性大于實用性的華麗衣袍之上。

    “還有人嗎?”華服青年已經連勝兩局,按照規則只需再勝一局或者十分鐘之內沒有下一名挑戰者他就將晉級下一輪選拔。

    微微抬起的頭顱上滿是傲氣,神情對周圍這些平民充滿了不屑。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快就將達到十分鐘。

    “我來!”人群之中,一道清冷的聲音傳出。

    人群向兩側分開,只見一名黑衣長袍,神情冰冷,俠客打扮的男子帶著斗笠走進場中。

    場地中央的華服男子微不可查的皺眉,他雖然驕傲但并不傻,眼前這人身上的氣勢森寒無比,而且帶著一股淡淡的殺氣,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對象。

    俠客打扮的黑衣男子冷冷說道:“給了你將近十分鐘的時間恢復,相信憑借你之前吞服的丹藥你應該恢復了八九層實力。”

    華服青年一愣,隨后氣急而笑,好一個猖狂的人!

    黑衣俠客大步走上擂臺,腰間挎著一柄通體黝黑的長劍,長劍完全隱藏在劍鞘之中。

    微微顰眉,華服青年提神運氣,將自己精氣神提至巔峰狀態,醞釀著恐怖一擊。

    一直隱忍不發的黑衣俠客就像一名頂級刺客一般,含而不發,周身氣勢越來越淡、越來越低沉,并不是變弱,而是對于力量的掌控更加精確,所有力量都被積蓄于一點。

    華服青年臉色一變,不敢繼續醞釀,紫色長劍斬出,仿佛一道迅疾的閃電,在場眾人只見得一道紫色的劍光殺向黑衣俠客。

    黑衣俠客突然動了。

    身形晃動,眾人只見得一道模糊的虛影,黑衣俠客整個人化為層層幻影疊加移動,這是速度快到了一定程度才會出現的異像!

    右手一直緊緊握在劍柄之上,沒有拔出。

    “鏘!”

    一道森寒而又血紅的劍光暴起,炙熱的火焰浮現長劍兩邊,紫色劍光完全被淹沒于狂暴的紅光之中。

    “噗!”血紅劍光斬碎紫色劍光,毫不留情的斬在華服青年的胸膛上,華服青年拼盡全力想要躲開這一劍,卻只能避開要害,血紅劍光從胳膊處直接穿透。

    只見得一條握著長劍的胳膊沖天而起。

    “啊!”

    華服青年慘叫,胳膊處傳來的劇痛讓他神色猙獰,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滴落。

    “我認輸!”在性命面前,尊嚴什么的都被拋之于腦后,華服青年直接認輸,此時此刻保住性命才是要緊。

    狼狽的跑下擂臺,華服青年恨恨的看著擂臺上的黑衣俠客,“你可有膽說出你的名字?”

    黑衣俠客冷冷掃了他一眼,嘴里吐出兩個字,“莫羽!”

    “追魂劍莫羽!”場下有聽說過這個名字的人倒吸一口冷氣,顯然這莫羽在江湖上有著不小的名聲。

    “你是追魂劍莫羽?!”華服青年面色難堪,這個人他聽說過,但是一直沒有親眼見過,沒想到第一次見面卻是在這樣一個場合。

    追魂劍莫羽,一名前燕國縱行的俠客,好打抱不平,但為人低調神秘,行事隱秘,少有人知曉其真實面貌。而且據說此人曾經斬殺過一名大勢力子弟,得罪了那方勢力然后被朝廷通緝,后成為了一名流竄于江湖之中逃犯。

    “你這個逃犯居然敢當眾出現?”華服青年猙獰冷笑。

    莫羽眼皮微抬,“參加會試既往不咎。”

    華服青年話語一頓,突然想到夏王頒布的這道命令,不敢當眾說出抵擋夏王命令話語的他恨恨看了眼莫羽,就狼狽的轉身離開。

    站在擂臺之上的莫羽靜靜站在原地,一直持續整整兩刻鐘都沒有人上場,最后直接晉級!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骑马与砍杀赚钱吗 天天途游德州扑克 海南彩票 澳门足球指数网 彩票开奖6十1福彩 哈尔滨麻将免费的 如龙0赚钱除了勒索男 北京pk10 线上棒球比分 113彩票平台客服号码 湖北30选5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快三 天天捕鱼电玩版怎么刷弹头 零点棋牌案件 用电脑可以怎样赚钱吗 湖南快乐10分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