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天壺關淪陷
    城門伴隨著吱啞的響聲,緩緩打開。

    伴隨著城門外漫山遍野的歡呼聲,城門轟隆一聲巨響,最終徹底打開。

    對于城內的楚國士兵們而言,就像通往地獄的大門被打開,但對于城外的夏國士兵們而言,就像餓狼窺伺的肥肉露出腥味,吸引得他們眼睛發光,發綠。

    雄闊海手中覆海分水棍向前一指,豪邁的大聲說道:“兒郎們,建功立業就在今朝!所有將士隨我一起沖!”

    “殺!”身穿深藍色鎧甲,手持長槍的覆海槍兵位于最前方,手中長矛堆積成一道道鋼鐵叢林,森嚴的長矛如同最猙獰的戰爭殺器。

    覆海槍兵之后,是虎背熊腰,身軀魁梧的覆海大刀兵。

    覆海大刀兵皆是雄闊海從覆海軍中挑選的體格強壯魁梧的精銳,力大無比,配合手中厚實的寬背大刀,是最猙獰的大殺器。

    雄闊海身騎黑色角馬,手中一桿覆海分水棍舞得虎虎生威,沿途所有敵軍被其一棍砸中立刻五臟俱碎,吐血不止,沒有一合之敵。

    “我乃大夏覆海將軍雄闊海,何人敢與我一戰!”雄闊海沉喝道,口中挑釁之聲響遍全城。

    有一員偏將看見雄闊海一馬當先,但是身上的氣勢并不是如何霸道,不由覺得這是一個繡花枕頭,虛張聲勢之徒。

    臉色猙獰一笑,“你這紫臉蠻廝,吃我鄧飛龍一矛!”

    鄧飛龍臉色猙獰,手中長矛寒光閃爍,一矛狠狠刺出,庚金之氣纏繞于矛尖,襯托得長矛更加鋒利。

    雄闊海臉上不屑一笑,滿是不羈的笑容,“廢物!”一話言畢,手中覆海分水棍狠狠向下一砸,空氣都被這一棍打得向下擠壓,發出沉悶的呼嘯聲。

    鄧飛龍手中長矛直接被這一棍砸彎,恐怖的巨力從矛尖的那一頭向鄧飛龍的右手蔓延,巨力直接撕裂右手虎口,再握不住手中長矛,鄧飛龍悶哼一聲,右手松開,長矛掉落在地面發出叮當的響聲。

    “不好,快逃!”鄧飛龍心底大呼不妙,此人實力絕非他所能力敵之猛將。

    連忙調轉馬頭準備逃離此地,雄闊海虎目怒睜,豪邁大笑,聲如洪鐘。

    鄧飛龍胯下勁馬剛跑出兩步,就聽得耳邊傳來一聲巨響,耳蝸直接被這一聲震破,鮮血從耳中流出。“痛煞我也!”鄧飛龍咬緊牙關,眼中寒光閃爍。

    身后一棍已經如怒龍出水狠狠擊中他的后心。

    心臟瞬間破碎,慘叫都沒能發出鄧飛龍就直接雙手一攤摔倒在地,眼看是沒了氣息。

    雄闊海卻是連人頭都懶得去撿,這種廢物貨色的戰功他都是懶得彎腰去撿的。

    廝殺聲越發慘烈,攻打關卡,除了攻破關卡城門之外還有另外一步比之攻破城門還要兇險的戰斗,那就是巷戰!

    關卡之內,城池里大街小巷密布,而且因為這座關卡是由楚國士兵們主場,所以對于城池內部的大街小巷這些楚國士兵都熟絡無比。

    在不少大街小巷之中,還建造著不少的陷阱機關,借助這些地利,楚國士兵們給覆海軍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雄闊海見狀連忙呵令全軍,命令不要著急攻占城池。如今城門已破,這座城池就已經是他們的囊中之物。

    著急進攻的話容易造成很大的損傷,步步為營緩緩推進才是正途。

    得到了雄闊海的命令,覆海軍進攻的速度稍緩,所有士兵不再著急,緩緩壓進,一時間楚國士兵能夠給覆海軍造成的傷亡大為減緩。

    此時,后方中軍已經到達天壺關下。

    白宇望著烽煙滾滾,城門大開,殺喊聲震天的天壺關。眼中露出一抹精光。

    “宇文將軍,還請你前往協助雄闊海薛葵迅速平定天壺關。”

    宇文城都面露難色,“主公,如果我離開的話又宵小偷襲主公......”

    白宇搖了搖頭,“不必擔心,一般靈神境無法對我造成任何威脅。”

    想到主公隨身攜帶著一個小型天道,宇文城都心底稍安,立即領命,“是!”說完宇文城都點齊十萬驍果衛殺入天壺關,宇文城都并未將所有驍果衛帶入關中,留下了兩萬驍果衛守衛白宇身旁。

    有了宇文城都的加入,已經完全落入下風的天壺關守軍徹底崩潰,戰局徹底落入崩盤。

    在天壺關內的守軍發現除了那個紫臉大漢、形似侏儒但力大無窮的兩名殺神以外,敵軍又有一員更加恐怖的猛將前來支援。

    身穿暗金色戰甲的宇文城都宛如戰神再世,無人能擋。

    進入天壺關后,宇文城都一馬當先,直接殺入天壺關后門,將天壺關通往楚國方向的城門奪取攻占,這一下關內的楚國士兵徹底成為了甕中之鱉。

    “降者不殺!”

    宇文城都暴喝一聲,聲音響徹整個天壺關。

    身后十萬金甲驍果衛齊聲喝道:“降者不殺!”

    此時剩余的楚國士兵已經被徹底包圍在了天壺關城中心,四周全部都是團團圍住的大夏士兵。

    一道道降者不殺的呵斥聲傳遍整座關卡。

    這種被敵軍包圍,己方又陷入弱勢的窘迫感讓被包圍的楚國士兵極為恐懼不安。

    因為這是戰場,戰火紛飛、死亡與殺戮遍布的戰場,不是游戲!

    這里的死亡不是一個數字也不是一句話就能夠概括。

    而是真真切切的死亡!

    或許死亡說起來很簡單,一刀劈下去,一槍刺出去。

    在身體中留下一個窟窿,在頭顱上破開一道傷口。

    在戰場上的這些士兵見慣了死亡,不少次也與死亡擦肩而過,所以他們比誰都更清楚死亡的殘酷,也更知曉死亡的可怕。

    正因為熟知死亡,所以他們才害怕死亡!

    噗通一聲,一名士兵跪倒在地,眼中流出淚水,既有恐懼的淚水也有背叛戰友的痛苦感。“抱...抱歉...我家中的老母親還在等我回家,我...我三個哥哥都戰死了,我是家里最后的獨丁......”說著,這名士兵跪倒在地,不斷磕頭祈求著戰友們的原諒。

    周圍其他人一片肅穆,一片沉默。

    看著昔日的袍澤跪下來向低頭投降,說不難受這是假的,但是同樣身為戰友的他們都知道,這位戰友說的話沒有假,而且這位戰友的哥哥他們有的人還認識。

    “哎......”長嘆一聲,迫于各種原因,不斷有人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我等愿降!還請夏國的將軍饒命!”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彩赛车违法吗 彩票复式胆拖注数计算公式 淘宝代销产品复制怎么赚钱 大神棋牌最新版本 nba比分网188 广西11选5选号软件 在兴义摆地摊擦皮鞋能赚钱 黑龙江11选5任五遗漏 球探体育比分手机版 打捕鱼来了有什么技巧 捕鱼达人游戏平台 球球大作战主播如何赚钱 会赚钱的人看什么书 扬州新浪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GTA5地堡买来怎么赚钱 盈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