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琉璃圣火
    秦陽靜靜坐在原地,孫思邈打開銀匣,輕輕一拍銀匣,數十根寸長的金針飛上天空,右手閃爍如影,虛空之中只見得無數張手掌殘影,漫天掌影消散,三十六根金針全部穩穩的插入秦陽周身經脈穴位之處。

    一道道盤旋的元氣旋渦在金針表面不斷盤旋飛舞。

    孫思邈看了一眼秦陽,左右雙手攤開,瑩瑩藥香從手掌上向外散發,同時手掌變得晶瑩剔透宛若琉璃。

    轉過身子,從身后藥箱之中取出一些藥物,晶瑩剔透的手掌對準藥物狠狠一按,下一刻所有藥物全部化為粉末,融入琉璃般的雙手之中。

    手掌微微彎曲,掌心向下凹陷,五根手指向外伸直然后微微向內彎曲,看上去就像對著虛空握著一顆透明的圓球。

    “砰。”帶著一絲輕微無比細小的聲音,一團純潔如玉,又如琉璃般幻彩奪目的小火苗從孫思邈掌心升起。

    以掌為爐,煉化萬藥!

    所有的粉末以一種規律的速度與方向不斷被投放入火苗內部,然后融為一灘液體懸浮于宛若琉璃般圣潔的火焰內部。

    琉璃圣火!

    這是孫思邈功法《琉璃藥王天經》中所附帶的一門神通,能夠煉化萬藥,在熔煉藥物的同時使琉璃圣火得到不斷的成長,成長到一定程度的琉璃圣火,它本身就是一個驚天動地的療傷圣藥!

    還是一個源源不斷,可持續性的療傷圣藥。

    如今夏國境內所有能夠找到的靈藥靈植,其中大部分都被送至藥司經過孫思邈的煉化,將這些靈藥靈植煉化之后,從中提取最優秀的那一部分藥性然后將其綜合融于一起。

    這就是琉璃圣火被稱為療傷圣藥的根本原因所在,當然,琉璃圣火也有著一定的弊端,那就是提取這些靈藥之中的藥性并不是一躍而就的事情,準確的說并不是只提取一株靈藥就能夠徹底解析這株靈藥的所有藥性。

    提取的效率比也和孫思邈自身對于藥道的領悟和修為有關,不過就算如此,這也是一個極為逆天的能力。

    因為這是一個可成長性的神通,隨著大夏王朝領土的不斷擴大,國力的增強,能夠獲得的靈藥也就更多、更高級。

    這樣琉璃圣火也就會更強,治療效果更佳變態。

    當然,如果在琉璃圣火的基礎上加上靈藥對目標進行治療的話也會助長治療效果。

    雙手的琉璃色光芒不斷變化,最后穩定成璀璨奪目的琉璃黃,琉璃黃泛著無比強烈的金光,就像一顆溫暖的太陽被孫思邈握在手心。

    “當初對你造成傷害的功法是木系功法,這么多年來木毒早已根深蒂固侵入你的五臟六腑,五行毒素之中,水、木兩種毒素最為陰柔,也最為頑固難纏。”

    “當初你逃跑敵人的攻擊從你身后襲來,你用后背右方接住敵人的攻擊,這一道攻擊應該是掌吧。”孫思邈眼光毒辣,一語中矢。

    秦陽頓時大為震驚,“孫兄如何知道敵人是用的掌!孫兄的醫道修為居然恐怖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了嗎?!這道傷勢過了十幾年,連敵人的攻擊方式都推斷出!”

    秦陽頓時大為嘆服,幾乎佩服得五體投地。

    “不,只是你后背有一個青色的掌印而已。”孫思邈淡淡說道。

    秦陽,“......”

    孫思邈不為所動,右手狠狠一掌拍在秦陽后背上的青色掌印之上,“滋滋!”

    “嗯!”秦陽眼角抽搐,這一掌下去,就仿佛一塊燒紅的烙鐵印在他的背脊之上,隨著這一掌,秦陽背后的青色掌印不斷變化,顏色驟然變深,變成青黑色。

    “不要緊張,也不要妄動,你現在體內的毒素正在被我激發,畢竟一灘死水的毒素可沒有活躍的毒素好清理。”

    后背不斷傳來劇痛和酥麻的癢痛感,這種感覺他十分熟悉,就是每到陰天或者下雨天時就會觸發。

    不過今天的天氣很好,外面陽光明媚。

    隨著孫思邈掌力的刺激,秦陽體內的毒素被不斷激活,并且開始向外匯聚。

    如果能夠看清秦陽的臟腑,就可以看見秦陽體內的五臟六腑之中有大量深青色的污穢、毒素仿佛受到了某種刺激,順著秦陽的血管、經脈逆流而上,開始在秦陽的后背大量匯聚。

    秦陽的脊背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一片深青色,遠遠看上去就像在后背套上了一層青色的衣服。

    “接下來可能比較痛苦,忍一下。”孫思邈提醒道。

    秦陽深吸一口氣,牙關緊咬,點了點頭。

    “砰!”狠狠一掌拍在秦陽的背心,刺目的金光就像一顆引爆的小型太陽,炙熱奪目,秦陽背脊上大量附著的青色毒素就仿佛煮沸的熱油,滾燙沸騰。

    孫思邈手心用力,更恐怖用力的金光傾灑,這些青色的毒素發出滋滋的響聲。

    “噼里啪啦。”仿佛爆炒的豆子,秦陽的背脊發出一連串爆響,不時有青色毒素爆炸,向外濺散,還冒出大量青煙,刺鼻難聞的青煙蘊含劇烈的毒素,一只不知從何處飛來的小蚊蟲盤旋在上方,有一縷青煙擦掛了一下蚊蟲,不消一息時間,蚊蟲就直挺挺的摔落在地面。

    徹底沒有了生息。

    秦陽牙關緊咬,甚至有血絲滲出,臉上青筋暴起,看上去極為猙獰。

    金色與青色形成了兩股對峙的龐大勢力,一開始青色憑借龐大的數量占據了上風,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青色毒素不斷被驅逐,金色的光芒持續不斷從孫思邈手中涌出。

    漸漸秦陽背脊上的青色范圍不斷縮小,向內收縮。

    不過隨著收縮的范圍越來越小,青色的顏色也越來越深,最后竟變成近似黑色的一小塊。

    任憑金光如何驅逐,這一小塊黑色都沒有絲毫變化。

    孫思邈似乎早有預料,神色不變,左手以迅雷不及耳之勢拿起放置在一旁的鋒利小刀向前一刺、一切、一掏,一大塊帶著腥臭的肉塊就被直接挑出。

    秦陽的身軀猛然挺直,背脊挺得筆直,就像一把鋼槍。

    良久、

    秦陽就像泄掉了所有力量向下一灘,被切割出大塊血肉的傷口處流出的鮮血一開始泛著烏黑,到了后面漸漸變成腥紅色。

    “你體內的毒素已經被驅逐了幾乎所有,不過還是有些許殘余留在體內,你需要好好調養一段時間,將體內這些殘毒徹底清除干凈!”

    將消毒和止血的藥膏敷在秦陽的傷口處,孫思邈開口說道。

    “這些殘余的毒素不用擔心,留在你體內臟腑深處的毒素幾乎被清除干凈,剩下的一些殘余都是留在血液和經脈之中。”

    秦陽松了一口氣,正準備起身,就被孫思邈按下身子。

    “治療還沒完呢,先別著急,只是把你體內的毒素清理干凈了而已。”

    下一刻,孫思邈掌心按在秦陽的丹田處,掐著印訣,一股磅礴的力量瞬間侵入秦陽的丹田之中。

    一道道仿佛裂縫的恐怖傷勢匯聚在秦陽的丹田上空。

    一縷琉璃圣火順著孫思邈的元力進入丹田,這一次琉璃圣火化為圣潔的乳白色。

    然后琉璃圣火就仿佛被人牽動的小動物一般,從秦陽丹田之中的裂口表面飄過,被琉璃圣火飄過的裂口就如同被一張無形大手拂過,裂縫逐漸愈合,最終消匿得無影無蹤。

    “你這丹田的傷口看似恐怖,不過卻并不算太難。”孫思邈一邊操縱著琉璃圣火不斷治療秦陽的傷勢一邊開口說道。

    半刻鐘過去,孫思邈才長吁一口氣,將自己的手掌從秦陽丹田處移開。

    可以看見孫思邈的額頭處也有汗水滲出,可見傷勢的治療過程并不似孫思邈說的那般輕松。

    秦陽感受著自己仿佛卸掉了一層厚厚盔甲的身軀,渾身充滿了力量。

    眼中不禁有淚水浸出,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雙手抱拳,“孫兄大恩大德,秦陽無以為報!”

    只有失去過力量,才會更加珍惜。

    “不用,救治你是主公的命令,如果你要感謝,就感謝主公吧。”孫思邈拒絕秦陽的謝意,同時送客,表示自己累了。

    秦陽再一次狠狠抱拳,沒有說什么,有些事,記在心底就行。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遗漏值 58同城金融怎么赚钱 89级梦幻西游手游赚钱攻略 91y哪里可以上下分 申城四人斗地主棋牌 锘?#26032;浪竞彩比分直播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位走势图 辛运28 我国最赚钱的水力发电 山西11选5任选五技巧 恒彩安卓 分分彩 2017网上卖水果赚钱吗 可以赚钱的红包农场 文学作品授权赚钱么 今日陕西十一选五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