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圍殺明甲軍
    一棍翻出,天翻地覆,半空中韓伊躲避不及直接被這勢若驚天的一棍抽飛,四肢扭成一個詭異的角度,臟腑早已碎成一塊塊,臉色青白,雙目禁閉,周身氣息蕩然無存。

    “如此廢物,也敢陣前斗將,你們十萬人,可還有一個能打的?!”

    雄闊海手中長棍揮舞,掀起滿天風云,一人一棍,對峙十萬大軍。

    面對雄闊海的挑釁,十萬大軍禁若寒暄。

    士氣這種東西可以直接影響到軍魂的強弱,眾多士兵士氣萎靡,這種敵將一人獨挑十萬大軍,卻無一人敢于應戰的狀況,看著敵將在身前逞威卻無人敢于應戰,這種感覺十分難受,郁悶。

    眾多楚國士兵咬牙切齒,眼睛里冒出火光,恨不得將雄闊海抽經扒皮。

    “你們好像很憤怒?恨不得殺掉我?我雄闊海今天就站在這里,不管你們來多少人我都一力承擔!”

    “可有人敢來?!”

    一聲爆喝,如平地驚雷,前排的明甲軍紛紛捂住耳朵,大腦一片空白。

    覆海軍頭頂覆海巨蟒仰天咆哮,戰意愈發高昂,狂暴的戰意撕天裂地。

    “將軍神威!”覆海軍見主將雄闊海如此神威,齊聲爆喝。

    反觀明甲軍頭頂的幻彩蜥不斷悲鳴,頭顱不住搖晃,戰意愈發低沉。

    對身下大軍的增幅也削弱了一定程度,雄闊海見狀也不廢話,狠狠揮舞手中長棍,“覆海軍聽令,隨我殺!”

    “殺!”

    大軍嘶吼,廝殺聲響成一片,大軍如山,壓向明甲軍。

    覆海軍踩踏地面,濺起如雷轟鳴之聲。

    兩只大軍如兩股浪潮撞擊在一起,不管是普通凡人還是修煉有成的武者,面對戰爭時都是一樣的廝殺,血肉飛濺。

    冰冷的刀鋒狠狠貫穿血肉之軀,兩支大軍交匯,亂戰之中根本分不清誰是友軍,誰是敵人。

    整片戰場都彌漫在一片慘烈的氛圍之中,戰場中誰也沒有多余的精力去觀察遠處,所有人的視線都被周圍的敵人所吸引。

    一名覆海軍身批藍色鎧甲,手中大刀狠狠砍向眼前的楚國蠻子,一刀下去,鮮血濺出,大半個腦袋直接被砍斷,掛在脖頸上。

    但這一刀斬出也讓他空門大開,一桿長槍趁此機會如陰冷毒蛇兇險刺出,直直的貫穿他的胸膛。

    這名覆海兵抬起頭,怒目圓睜,臉色無比猙獰,“狗娘養的楚國蠻子。”

    不退反進,狠狠向前踩出一步,哪怕槍桿貫穿得更深也毫無懼色,左手狠狠握住穿過自己身體的槍桿,右手大刀高高掄起,呼!

    帶著強烈的風聲這一刀從天而降,空氣都被刀鋒劃破。

    “咔擦。”

    一顆大好的頭顱就這樣從脖子上被摘下。

    一刀斬殺又一名楚國明甲軍后,這名覆海軍士兵才踉蹌的向前走了兩步,晃悠一下,噗通一聲摔倒在地。

    哪怕躺在地上,眼睛也沒閉上,睜得像個銅鈴,眼中沒有絲毫不甘,只有深深的快意。

    戰死沙場,死得其所。

    這只是戰場上的一個小縮影,軍魂對于軍隊的影響是全方位的。

    不止是肉身,還有靈魂。

    軍魂對于士兵的提升還有意志精神方面的加強。

    本來覆海軍單個士兵的實力是要弱于明甲軍的,雖然雄闊海一直在不停操練大軍,提升大軍的能力,但終究還是缺少了時間,十五萬覆海軍的平均實力只有破凡初期,其中一些士兵修為不夠甚至只有通脈境。

    相比于明甲軍實際上覆海軍的硬實力要弱上不少。

    明甲軍畢竟是楚國的頂級軍隊,整體實力平均達到了破凡巔峰的修為,中層軍官全部步入天罡境,校尉偏將等更全是神藏境修為,這等堪稱豪華的配置可遠遠不是以前的燕國能夠想象的。

    以前的燕國一些軍隊的主將都猜神藏境修為,靈神境,只有最頂級的那兩支軍隊才有的配置,其中一個就是青鷹軍,另一個就是赤湘軍。

    只有這兩支軍隊的主將羅鷹和赤天霄是靈神境的修為。

    這也是楚國的士兵一直瞧不起燕國的原因,不說別的,楚國所有的軍隊基本上都是靈神境的將領充當主將,這就是周圍最強大的國家楚國的底氣。

    如果不是有著天雪劍宗鎮壓楚國西側,并且長期與楚國發生不小的摩擦,牽扯了楚國大部分的精力。哪怕燕、魯、陳三國結成聯盟也無法抵擋楚國的碾壓。

    但如今在戰場上,就算在楚國也是極為出名的一支軍隊明甲軍卻被剛在燕國的殘骸上成立的王朝——夏國的一支軍隊正面碾壓!

    覆海軍士氣如虹,所有士兵完全就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每一刀每一槍都是同歸于盡的招式。

    而反觀明甲軍,主將韓伊卻被敵方主將正面兩招棍殺,挾裹著驚天威勢的雄闊海一人獨當萬軍,揮舞著手中一桿長棍沖殺在明甲軍中無人能敵,掀起漫天腥風血雨。

    被雄闊海手中長棍擦中的敵人輕則筋骨寸斷,重則當場斃命。

    這樣一尊堪稱魔神的敵將沖殺在己方陣營之中,完全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阻擋他的腳步。

    只要在戰場上表現得稍微突出的敵方將士全部受到了雄闊海的重點關照,相隔數百丈,大手凝結成一張遮天紫氣大手狠狠拍下,一大片敵方士兵全部被拍成肉泥。

    覆海軍完全封鎖住了明甲軍的唯一出路,后方就是烈焰熊熊燒的山谷,明甲軍完全沒有其他方向可以逃走。

    又是一棍砸下,大地巖石崩裂,十數名明甲軍被砸飛,鮮血狂吐。

    手中長棍狠狠跺在地面,雄闊海雄渾的聲音傳遍整個戰場:“降者不殺!”

    明甲軍聽聞了雄闊海的話語,不少士兵眼底滿是堅毅之色,狠狠一咬牙,也是一副不要命的殺法。

    雄闊海抬起頭,皺眉看了眼天空中翻騰扭轉的幻彩蜥軍魂,不知道何時覆海軍的軍魂覆海巨蟒與幻彩蜥已經廝殺搏斗在了一起,雖然只是靈體,但威勢并不比下方熱火朝天的戰場遜色。

    幻彩蜥的眼神雖然萎靡,但卻含著一股強烈的執著,這股執著,和下方死戰不休的明甲軍士兵眼中發出的神情何其相似。

    。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大宗商品股票指数 007比分直播 天津时时彩几点开奖时间 白山棋牌手机版微信 nba比分多少 天天达人捕鱼街机版 甘肃快三遗漏号码查询 快速赛车下载 30选5 北京赛车刷流水攻略 口碑车赚钱有什么危害 抚州有什么赚钱的公司 怎样卖信息赚钱 世界杯最全即时赔率 456棋牌大456棋牌大厅 325捕鱼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