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李白與王翦的交易
    “王翦將軍放心,有某家太白在,我軍一定會最先攻破鴻京的!”穿著青色長袍的李白拍著自己的長劍自信說道。

    只是站在李白身側的王翦卻是深感懷疑,當日朝會結束后王翦本來準備前去邀請呂布加入他所在大軍,結果卻被婉拒,呂布表示他已跟隨陳慶之將軍征戰已久,深感抱歉。

    王翦也非小肚雞腸之輩,既然被拒絕那也就無所謂。

    但是身旁一名穿著青色長袍的青年卻是鬼鬼祟祟的湊了上來,一上來就拉扯著王翦的衣服將他帶至一側的小巷之中。

    王翦不由緊了緊身上的衣袍,警惕無比的看著眼前這人。

    此人...此人莫非是有龍陽之好不成。

    大庭廣眾,堂堂朝堂座下,這,這,現在莫非都猖狂到這般地步了不成?!

    此人倒是好生俊朗,怕是不遜色于那潘安吧。

    “王將軍!”李白緊緊握住王翦的雙手,“久仰!久仰!”

    “某家李白,字太白,號青蓮居士,最擅劍法。”李白毫不客氣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吾猜王將軍需要一名頂尖高手身先士卒對吧,某自認為一身劍法在大夏能入前三之甲。”

    王翦懷疑的看了一眼李白,這廝氣度倒是不凡,只是卻無絲毫猛將風度,看上去倒是過于陰柔了一些。

    最后也不知道李白和王翦達成了什么PY(朋友)交易,王翦最終同意讓李白擔任所在軍團先鋒。

    后來下來之后王翦深入了解一番,卻是才知曉李白的身份,不由哭笑不得。

    那蜀道難、將進酒等詩詞王翦也很是喜歡,可你是詩仙啊!王翦有些無力,戰場不同于江湖廝殺,這青蓮居士劍法是不俗,但在戰場上能發揮多少威力卻就是難說了。

    不過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已經答應了李白那就讓李白隨軍吧,好歹也是一名天仙境大能,大不了本將軍自己親自上陣殺敵破陣就是!想到這里王翦將右手搭在了腰間的銅刀刀柄上。

    本將軍可不是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統帥!

    李白站在王翦身側,雖然努力讓自己面色平靜下來,但嘴角忍不住勾起的笑容卻是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哼,其他將軍都不要自己隨軍,那只是他們沒有認識到本居士的厲害而已。

    文臣武將自古以來就有著不小的矛盾,特別是李白這種生活在盛唐的大文人更是不被武將所看重,雖然在文士之中李白的聲望贊譽很高,可在武將心中李白的地位反而不如郭嘉、房玄齡這等亂世謀臣。

    至于李白的青蓮劍法更是被這些戰場上殺出來的武將們當做漂亮的劍術而已,這是自古以來根深蒂固的認知,非一時半會兒能改變的心態。

    但山人自有妙計,你們不讓本居士隨軍,本居士就不能自己找嗎?

    自王翦衛青馬超幾人出世后,李白就一直在暗中默默觀察幾人,特別是王翦衛青二人,這兩人都是猛人啊!跟著他們肯定有軍功吃。

    只是衛青有馬援在,而且因為馬援的緣故馬超也跟隨隨軍,所以衛青軍團也就不缺猛將。

    正巧王翦在呂布那里碰了一鼻子灰,李白就趁機抓住機會,趁虛而入......

    “王翦將軍放心,本居士一定身先士卒!”李白一席青袍立于風中,瀟灑無比的說道。

    “在戰場上叫我將軍!”王翦眼神冰冷,不茍言笑。

    李白噎了一下,上了戰場后這王翦臉色變得飛快,迅速進入狀態,冷冰冰的如同另外一個人一般。

    “是,將軍。”李白抱拳回應。

    遠處天空一頭金雕傳來一聲啼鳴,響亮的聲音回蕩在戰場上。

    “上!”王翦狠狠一揮手中軍令旗,騎在黃金龍獅背上當先沖出,“全軍聽令,隨我進攻!”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邊境地界上一支支軍團同時接收到命令頓時大軍開拔,煙塵滾滾,灰塵漫天。

    大地上卷起的煙塵如無數土龍席卷漫天,沖天而起,浩浩蕩蕩的沖向大鴻皇朝。

    “將軍,我們打哪里?”李白大聲喊道。

    王翦沒有回答,只是帶領大軍不斷向西前進,良久,風中傳來王翦冰冷的聲音,“鴻京。”

    此戰白宇并未限制麾下軍團攻打哪里,就像白宇說的這樣,這算是短期內大夏最后一戰,所有人都攻打同一個地方也不現實,所以條件很松,所有人自由選擇自己的進攻路線。

    “稟報陛下,東面夏國已經派遣大軍全面進攻。”一名士兵沖進皇宮雙手抱拳大聲說道。

    鴻皇李建國眼底露出一絲冷色,點頭表示知曉。

    待到這名士兵退下之后李建國轉過頭對著一旁陰影角落說道:“你們的條件孤答應了,但是你們也必須立即行動,夏國軍團盡數出動,如今炎京空虛,只要你們能提白宇小兒的人頭來見孤,孤就分別割讓五府之地讓于你們黑輪教與金蛇門,同時你們宗門弟子可以在孤大鴻皇朝入朝為官。”

    “鴻皇陛下,那只是我們之前的條件。”陰影中走出一名身穿金色長袍,長袍表面繡著大量金色長蛇的中年男子。

    “金蛇上人......你們這是何意?莫非你們要反悔不成?這是你自己的意思還是你們兩宗的意思?”鴻皇面色一冷。

    金蛇上人嘿嘿一笑,伸出一條暗金色的舌頭舔了舔嘴唇,抑郁道:“這不是我的意思,也不是我們兩宗的意思,而是我們背后大人的意思。大人的原話是,既然能夠趁火打劫那自然要多打劫一些啊,否則那就不是人啊!”

    鴻皇面色如常,但心底卻是警惕無比,同時感到無比震驚,金蛇門和黑輪教還有千蛛萬毒門并稱為大鴻皇朝三大方外宗門,這三家宗門的宗主都是地仙名宿,可是卻沒有想到這三家勢力背后居然站著一位神秘的大人。

    “孤倒是第一次聽說你們身后還有一個大人。”鴻皇冷笑道,“也不知道你們從哪里編排出來的一個靠山,莫非以為孤好糊弄不成!”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东方6+1 黑龙江十一选五 同花顺最赚钱的选股条件 今天必发足球指数 app下载任务能赚钱是真的吗 看视频能赚钱是哪一个 三分彩 西安美团外卖送餐员赚钱吗 赚钱宝跑分支付宝 河北快三 新11选5走势图 淮南麻将技巧 金牛棋牌游戏苹果下载 3d彩票软件官方下载 36棋牌神兽游戏外挂 泰皇彩票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