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七百二十章 就是咱家那又如何?
    武都西城,這是城中貴人居住區域,在高大厚重的城墻里有著一層額外的內城墻,將武都切割為一個個小型的區域。

    北軍節度使將軍府,雖然在權貴如雨的武都里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但手握實質兵權的北軍節度使也是軍方里一方重臣。

    “天干物燥、小心火燭......”長吟聲回蕩在西城大街小巷之間。

    街上漸漸傳來了密集的腳步聲,腳步聲越來越密集,最后化為一股整齊的洪流,洪流越發密集,轟隆隆!

    大街上傳出一陣密集宛若鞭炮般的聲音,聲音越發響亮。

    “讓!快點讓!”一個跋扈囂張的聲音響起,空曠的街道上傳出聲音,雖然此刻的街道上行人稀稀落落,幾乎沒有多少行人。

    行人慌忙避開,避在道路兩側的行人只感覺到烈烈的風聲傳出,下一刻一行身騎高頭大馬的騎兵迅速從大街上穿過。

    “滾遠點,賤民!”一個躲避不及的武者被一鞭子狠狠抽中臉頰,雖然臉頰被抽得皮開肉綻,但卻是避開了疾沖而來的烈馬。

    “你不要命了,那可是東廠的人。”被抽中的那人眼底露出怒火,被身旁的同伴拉扯回來。

    就仿佛一盆涼水從頭澆到底,臉上如嬰孩嘴唇裂開的傷痕向下不斷汩汩留著鮮血,但臉上的表情卻是徹底僵住。

    東廠!

    這兩個字就像一座大山一般壓在他的頭上。

    也徹底打消了他心底不該有的一些念頭。

    “不過東廠的人居然趕路如此匆忙,顯然不知道哪里又有大事要發生了。”臉頰上有傷的那名武者摸了摸自己臉頰的傷口,火辣的傷口所帶來的疼痛不斷提醒著他,但是卻也讓他保持著理智,忍不住幸災樂禍的說道。

    人在倒霉的時候就總是希望能夠看見更倒霉的事物,以期望從更倒霉的事物之中獲取一種滿足感。

    趙覃從校場中被驚動出來時東廠已經徹底包圍了整個北軍節度使將軍府,看著屋檐上、墻壁上、院墻外、陰影中或是蹲伏或是站直的東廠廠衛們,趙覃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張公公,你這是什么意思?”趙覃面色無比陰沉,眼底深處有著一絲壓制不住的憤怒。

    好歹他也是在整個武都都算得上有頭有臉的人物,被人任意欺凌到了自己頭上,這算什么回事!

    張讓臉上帶著一絲輕笑,嘴角向上勾起,淡淡說道:“咱家也只是聽命行事而已,可不是咱家故意針對趙指揮使,這一點趙指揮使要曉得。”

    趙覃皮笑肉不笑,“聽命行事,陛下可會故意針對我這樣一個小人物?張公公,如果沒有某些人暗中中傷......”

    “哈哈哈,趙指揮使,你莫非以為這件事是咱家在暗中使壞不成?”張讓的笑容有些尖銳,神色傲然無比,“恐怕趙指揮使可是找錯了報復的對象,人在做天在看,你做了某些對不起陛下的事,就不要以為能夠逃過陛下的眼睛。”

    張讓說著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話,趙覃臉色微變,瞇起眼睛狐疑的盯著張讓,心底疑惑不已。

    張讓微微一笑,臉上的笑容陰寒無比,頭顱向前探出,嘴唇貼在趙覃的耳畔輕聲說道:“沒錯,這件事就是咱家在暗中使壞,但那又如何,你能奈咱家如何?呵呵。”

    趙覃的眼眶瞬間充血變得通紅,張讓輕笑著身形暴退拉扯出一條長長的殘影及時避開了趙覃的攻擊。

    “北軍指揮使趙覃襲擊陛下使者,通敵賣國,勾結外敵,按照天武律令——叛國者夷滅三族!”

    張讓的聲音回蕩在北軍指揮使將軍府上空,就像開啟了某種信號,下一刻漫天箭矢飛舞。

    從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傳來無數蝗蟲般的箭矢,箭矢遮天蔽日,同時一道金光陣法浮現于府邸四個角落升起形成一道金色屏障。

    趙覃揚天怒嘯:“張讓,奸賊禍國,你肆意殘殺誣陷我等忠臣,我等忠臣決不與你善罷甘休。”

    隨著趙覃怒吼,府邸內部升起一道道氣勢,這都是趙覃這么多年來積累的底蘊。

    但氣勢只升到一半就突然停下,緊接著一道道如鬼魅般的身影在府邸之間穿梭,慘叫聲在府邸里此起彼伏。

    趙覃還未曾動彈,一只纖細白皙的手掌就穿透重重空間降臨按在他的額頭,輕輕向下一按。

    嘭!!!

    地仙修為的北軍指揮使趙覃連句話都未能說出就領了便當。

    看著眼前的無頭尸體,張讓神色淡然,雙手背負于身后,冷冷說道:“殺,一個不留!”

    ......

    “陛下,相國求見。”武曜的寢宮外傳來侍衛小心翼翼的詢問。

    武曜沒有回答,寢宮里傳出的只有顛龍倒鳳的迷亂之聲。

    相國趙原海就像一根木頭一般杵在宮殿外,靜靜聽著陛下寢宮里傳出來的扉糜之音,枯瘦的臉頰上溝壑縱橫,無悲無喜。

    侍衛通報了整整十次,趙原海也在寢宮外恭敬的站了這么久。

    但是寢宮里傳出的聲音沒有絲毫削弱的意思,反而愈演愈烈。

    趙原海黃褐色的眸子里一抹莫名的神色流淌,默默點了點頭什么話也沒說就轉身離開。

    此番前來他就是為了向陛下詢問,趙覃是他的親弟弟,自己的親弟弟莫名其妙就被一個莫須有的叛國罪誅滅府邸全族,自己的那些侄兒侄女沒有一個人能夠逃脫這一劫。

    可是陛下不愿意見他,趙原海能夠感受到,緩緩合上眼睛,然后默默的轉過了頭。

    雖然和自己那弟弟的感情不是很深,但終究是自己的弟弟,不是什么阿貓阿狗,既然死了那自己身為兄長的自然就需要一個結果,這也是給天下人看的面子,否則天下人如何看待他趙原海。

    況且自己這弟弟好歹也是一個北軍指揮使,多少算是軍方里的一號人物,能夠在不少方面給他還有趙家幫助。

    可惜陛下似乎就連這最后一層面子也不打算給他。

    “東廠......”悠悠的聲音回蕩在皇宮的城門邊緣。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江苏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极速11选5 滴滴怎样才能赚钱 千炮捕鱼有什么技巧 中国竞彩即时比分直播 上海时时乐杀号定胆 山西泳坛夺金最近5oo期 网球比分查询 捕鱼达人3下载地址 hi彩分分彩稳赚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 幸运飞艇是官方开奖吗 金丰彩票苹果 腾讯分分彩下载安装 街机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