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干了這杯恒河水!
    “趙姑姑。”有侍女對身旁經過的趙蘿請安。

    趙蘿徑直從身旁走過去,神色淡然,無悲無喜。

    回到自己房間,趙忠合上門,站在自己柜鏡前看著自己的身體,神色有些恍惚,前世他本為農戶出身,因家中生活敗落無奈之下凈身入宮,后來于宮中得貴人看重扶搖直上,最后更是位居十常侍。

    沒人知道趙忠一直渴望身為女兒身,這是一個沒人知道的秘密,如果生在后世或許趙忠的愿望或許能夠完成,但是在當時那東漢的背景下他連這個想法提都不敢提出,甚至都不敢對任何人提及。

    沒人知道趙忠得知自己成為了太上心魔后有多么開心,終于得償所愿了呢......

    趙忠或許現在可以稱之為趙蘿輕輕撫摸著自己這具女兒身,眼神迷離,突然迷離的眼神向下一緊,變得鋒利如刀,向旁冷冷一瞥,放在桌上的瓷杯啪啦一聲整齊斷為兩截。“誰在窺伺?!”

    鋒利的無形之力斬斷木窗,窗戶索索作響。

    木窗啪啦一聲被無形之力推開,窗外只有漆黑的夜還有空洞的月,空無一人。

    趙忠慢慢轉過頭望向正門,那里一道漆黑的人影被月光投影在地上。

    “咚咚咚。”很有節奏的敲門聲傳進來。

    趙忠眼睛向下瞇起,身體不自覺的繃緊,語氣盡量放緩,“進來。”

    房門咯吱一聲被推開,門外站著一個身高七尺,身穿褐色皮甲的青年,長發用綠色束帶束縛住,臉上帶著明媚陽光的笑容,“在下荊軻,很高興認識姑娘。”

    趙忠略微思索,就想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疑惑的看著眼前這人,荊軻又用華夏語重復了一遍。

    趙忠這才點點頭,只是面露不虞之色,“有事直接找我便是,這般鬼鬼祟祟做什么。”

    荊軻尷尬咳嗽兩聲,“職業習慣...職業習慣......”

    “對了,我這次前來是有東西是由陛下讓我交給趙姑娘你的。”荊軻趕緊說道,說完從懷中取出一個比巴掌大上一圈的黑色墨盒,小心翼翼在周圍布上隔絕禁制才打開黑色墨盒,同時從懷中取出一枚令牌,令牌上有屬于白宇的氣息。

    盒子里有十個精致的小酒杯,其中九個酒杯都是空著的,只有最后一個酒杯里才有東西,通體如汪洋的璀璨碧藍,里面有著大量銀色光斑浮沉。

    “趙姑娘,請干了這杯恒河水!”荊軻認真看著趙忠說道。

    趙忠眉頭好看的一顰,疑惑的看著這杯恒河水,知道為什么他/她總有一種不妙的預感。

    “趙姑娘不用擔心,另外九杯空著都是已經被另外九位公公喝了......另外九位公公......”荊軻眼神有些迷茫,記得陛下當時是怎么說的,讓他將恒河水交給張讓等十名公公。

    不過一路行來,另外八人都不是公公,都是一副紈绔公子哥的模樣,倒是那個叫張讓的公公是貨真價實的太監。

    這一刻荊軻總感覺有哪里不對勁的樣子,疑惑的擾了擾自己腦袋,十名公公?

    趙忠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荊軻,然后低下頭極為果斷的取出最后一杯恒河水毫不猶豫的一口干盡。

    “果真巾幗不讓須眉啊!”荊軻忍不住贊嘆。

    趙忠緊閉雙眼,吞飲下恒河水的一瞬間她就感覺自己體內仿佛吞下了一頭龍,這條龍在她的身軀內部不斷亂竄,磅礴的力量侵入她五臟六腑,趙忠輕哼一聲,信手一揮一片黑色的霧氣籠罩全身將其完全遮擋。

    良久,黑色霧氣漸漸消散,身穿淡紫色牡丹蘿衫的趙忠傲然立于里面,樣貌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但是身上的氣息卻是變得更加陰毒狠辣。

    或許如今的趙忠可以稱之為太上恒河心魔。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體外那陰狠毒辣的氣息就盡數收斂至體內,趙忠眼波流轉,淡紫色的嘴唇充滿的誘惑,仿佛致命的毒藥,向上輕輕一勾,對荊軻笑道:“多謝荊軻義士。”

    荊軻愣愣看著眼前的趙忠,突然想了到什么打了個哆嗦,連回應都來不及,慌忙而逃。

    看著離去的荊軻背影,趙忠淡淡一笑,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隨后合上房門直接就寢。

    ......

    翌日,趙儀天在御花園賞花,趙忠寸步不離的跟隨左右,除了趙忠以外最近的一名侍女都在十步開外。

    后面的侍女都用羨慕嫉妒的眼神望向趙忠,能夠被太后命令隨行左右,這可是莫大的榮幸。是太后心腹的標志。

    “趙蘿,你說這東廠越來越做大,就連我下面不少不中用的東西也忍不住暗中投奔了東廠,本宮是不是也可以成立一個西廠來。”趙儀天淡淡說道。

    這番話也只有趙蘿是趙儀天的貼身親信侍女才會如此說,趙忠適當的表示了對于張讓等東廠鷹犬的痛恨,“娘娘自然可以成立西廠,以娘娘的威望,這西廠絕對能夠超過東廠。”

    說話間,趙忠身上散發出無形無味的心魔之力入侵趙儀天體內,之前一直都被趙儀天隔絕在體外的心魔之力這一次卻是盤旋了一會兒后緩緩滲入趙儀天體內,雖然只有一小部分,但是卻有著卓越的成效。

    趙儀天眼神不知何時變得有些恍惚,順著小徑一直走到池塘邊才停下腳步。

    望著池塘默然不語,良久有些疲倦的開口說道:“本宮有些倦了,回宮吧。”

    ......

    三日后,宮中傳出消息,太后趙儀天修煉時走火入魔,為了養傷閉關休宮。

    失去了掌權者太后,一時間東宮的勢力被徹底壓制了下去,作為太后親兄長的相國趙原海也偃旗息鼓,變得低調起來。

    同一時間,宮中一紙調令傳出,北軍副指揮使李自成升遷北軍總指揮使。

    當然,這只是一個小波瀾,不過只是一個看上去沒有多大問題的升調命令而已,沒有多少人關注。

    更震驚天下的大事就是相國趙原海被刺客于家中,當場隕落,據相國府流傳出的消息,當時整個刺殺過程不超過十息就結束。

    等到侍衛們沖進房間后只看見倒在血泊之中的相國......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500 足球指数 大神娱乐完整版 开元棋牌坑人的 万人千炮捕鱼百度版 福建十一选五 做人防门赚钱吗 那么多人开贝店赚钱ma 怎样租房赚钱 火龙果时时彩 在线棋牌 山东11选5开奖助手app 捕鱼世界游戏平台 宁夏十一选五 有玩时时彩赢的吗 赚钱的音序 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