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七百三十四章 破山弩
    “這是什么東西,這難道是機關獸?”易峰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城樓下十萬具緩緩駛來的機關獸,關于機關獸參與作戰不是沒人想過,而是實在是太難了!

    先不說機關獸制作難度問題,就說一個機關師能夠操縱的機關獸數量也有限,而且想要制作戰力強大的機關獸需要消耗的時間太多了,每一頭機關獸都是機關師耗盡心血制作出來的寶貝,哪里舍得就這般直接投入戰場上。

    也只有財大氣粗的夏國,同時擁有了魯班這種擁有機關神域的大能才能批量制作機關獸,而且夏國制造機關獸不是散批制作,而是分工明確,直接流水線作業。

    大部分機關獸的體積都遠超常人,因此當戰場上十萬具機關獸向自己走來時所帶來的視覺沖擊力是遠超十萬名士兵所帶來的沖擊力的。

    十萬具機關獸仿佛龐大而又扭曲的怪獸,有小巨人般的人形,還有蜈蚣形,還有形似各種猙獰的巨獸。

    在機關獸后方是無數青銅皇朝的士兵,或許是皇朝名字的原因,青銅皇朝崇尚青色,所有戰甲武器都以青色為貴。

    漫山遍野的青色戰甲接踵而至,高舉的長矛密密麻麻,堆積在一起。

    機關獸都是沉默的,沉默不語,十萬頭龐大的機關獸仿佛怪物一般行走在大地之上。

    反而越是這種安靜越讓人心驚不安。

    易峰眼睛瞇起,上前一步,隨后機關獸上戰場的場景他是第一次看見也是第一次聽說嗎,但是終究是身經百戰的人物,很快就穩定了自己的心緒,然后指揮麾下將士們抵擋!

    “弓弩手準備!”隨著易峰長喝,一排排身披輕甲,手持足有人胳膊粗細的大弩走上前,這是特質的大弩,用特殊的煉金藥水浸泡過,堅韌無比,能夠射出恐怖的弩矢。

    一根根刻畫了符文的弩矢被取出,搭在弩矢之上,閃爍著寒光的弩矢于城耨上探出,瞄準下方的機關獸們。

    機關獸不知畏懼,不知恐懼為何物。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它們也會一聲不吭的向前邁開腳步!

    后方青銅皇朝督戰的將軍眼中露出驚嘆之色,這一刻這名將軍終于明白了使用機關獸的一個好處,那就是機關獸悍不畏死。

    這是極為難得的,要知道普通的士兵哪怕修為再強也是人,也會感到疼痛,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也會畏懼、害怕、恐懼。

    他們遭受到一定傷害后和普通的士兵沒有多少區別,他們也會逃脫。

    但是機關獸不同!

    機關獸根本不懂得疼痛為何物,哪怕它們被拆得只剩下骨架它們也會拖著殘余的血肉繼續向前走!

    想要做到機關獸這種程度只有最為頂尖的鐵血精銳才能做到,而鐵血精銳又如何舍得去當先鋒趟雷。

    此戰過后一定要向陛下請柬,讓陛下多從夏國購買機關獸,如果能夠多一些機關獸,我們不知道會少陣亡多少將士。

    這名將軍眼中泛出亮光。

    易峰看著越來越近的機關獸,還有青銅戰車,瞇著眼睛不斷估計著距離。

    驟然易峰爆喝一聲,“放!”

    不約而同,城樓上所有士兵同時松開手中弓弩。

    砰!砰!砰!

    一聲聲沉悶如擊中牛皮的聲音此起彼伏回蕩在城樓上。

    然后一只只弩矢從天而降,挾裹著狂暴的力量從天空殺出!

    在半空中,刻畫在弩矢上的符文全部激活,赤紅色的弩矢散發出刺目的紅光,流熾的紅光挾裹著長長的尾焰拉扯在弩矢身后,仿佛流星從天而降。

    轟!轟!!

    恐怖的暴擊聲回蕩在戰場上。

    幾乎就在箭矢發出的一瞬間,前方青銅戰車上方升起一道道屏障,屏障流淌著青銅光芒,將不少弩矢攔截在半空中,仿佛亮起的煙花,半空中赤紅色的火焰回蕩在戰場上。

    箭矢上刻畫的是火焰爆炸符文,在發生劇烈碰撞或者高溫摩擦后就會被激活,然后會徹底爆炸。

    青銅戰車微微一頓,前進的步伐遭遇阻攔,爆炸所形成的沖擊力將它們阻攔在前方。

    后方的機關獸已經接近,來到青銅戰車身后,然后下一刻易峰瞳孔猛然收縮!

    因為他看見機關獸群突然分開,從中走出上千頭體格強壯,類似于暴猿的機關獸,然后暴猿機關獸粗壯的雙臂搭在青銅戰車尾部,就將青銅戰車推了起來!

    陷入停滯不動的青銅戰車又動了起來,這一次不再是依靠內部的士兵驅動,而是被機關獸推動。青銅戰車就像一堵墻一般遮擋住前方的攻擊。

    易峰面色凝重,大聲喝道:“破山弩,給我瞄準后方機關獸!”

    城墻上動了起來,沒有發生絲毫騷亂,城樓上的士兵都是安獅帝國的精兵,很快就在城樓上轉移運來了整整一百架破山弩。

    破山弩也是清關上的一大殺器,高達兩丈,長四丈的破山弩在城樓上就是一個龐然大物,光是破山弩使用的弩矢就需要至少兩名士兵才能抬起來。

    伴隨鎖鏈嘩啦的聲音,破山弩調動著方向。鋒利的弩矢仿佛巨獸的獠牙對準了下方的機關獸們。

    “嘭!!”

    同一時間,上百架破山弩同時射出,射出的一瞬間就拉扯出長長的殘影,在半空中只能看見一道流光從天而降。

    青銅戰車上方閃耀出青光屏障,但之前攔截住弩矢的青光屏障在這一刻卻是如紙一般薄弱,幾乎連攔截的作用都無法做到,破山弩矢毫無阻隔之力就洞穿屏障。

    然后狠狠射入后方機關獸群中。

    饒是以機關獸堅硬的身軀也無法抵擋破山弩矢,弩矢上方刻畫了鋒利符文,哪怕是一面一丈厚的石墻也能輕松洞穿。

    只聽得恐怖的洞穿聲,一頭頭機關獸被破殺弩矢刺穿,然后狠狠釘在地面!

    一頭形似蜈蚣的機關獸被弩矢洞穿,弩矢刺穿身軀釘入大地,龐大的蜈蚣機關獸猛然翹起,頭顱前鋒利的獠牙一張一合,一排排刀片一般的利足發出鏗鏘鏗鏘的脆響。

    還有形似巨虎的機關獸被洞穿頭顱,蠻橫霸道的撕裂頭顱里面的所有機關,然后洞入身軀內部。

    巨虎機關獸抽搐片刻就噗通一聲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移动洗车店赚钱吗 7m足球指数 重庆时时彩开奖 不赚钱的企业就是犯罪 3d开机号和试机号列表30期 天天街机千炮捕鱼下载 北京pk10计划qq 全民捕鱼之传说下载 欢乐捕鱼大战外挂 金沙彩票群 广西十一选五 淘宝广西快3开奖结果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什么意思 淘宝卖彩铅画赚钱吗 天津11选5 亿客隆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