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 第八百六十七章 席卷天下
    至此大夏席卷天下之勢再也無法阻擋,無數城池被插上夏朝旗幟。

    同年八月,天武帝國選擇臣服,張讓等十常侍親自前往夏朝述職。同年九月,斗星閣臣服并入大夏,斗星閣融入大夏天巡衛中,擴充天巡衛情報組織能力。

    同年十月,除了極北北冥殿外,南方天水帝國選擇臣服。

    至此戰場大世界被徹底一統。

    當天水帝國頭頂上空的國運融入夏朝國運金龍后,戰蒼大世界被徹底統一。

    暗金色的天規地法大陣伴隨大夏的統一融入天地之中,一根根暗金色的鎖鏈飛舞漫天,融入大地,埋入山峰。

    山川、河流、城池、天空,無孔不入。

    大夏所在的地方就是法,大夏所占領的地方就是規則。

    如果有人在混沌之中觀望戰蒼大世界就一定能夠看見整個世界都在發光,高貴不可褻瀆的暗金色紋路于世界薄膜上浮現。

    整個世界都像被鑲嵌上了一層暗金色的花紋,整個世界都在發生冥冥中的改變。

    就連一個普通的百姓也能察覺到不同,之前的天地是懶散的、自由的,但從這一刻開始天地驟變,周圍的空氣似乎都變得更加嚴謹、規整。

    空氣似乎變得更加密集緊湊,但眼前的世界看上去還是那個世界,似乎并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有修士面色凝重,蹲下身輕輕**地面上的小草。

    手指輕輕用力,綠色汁液飛濺。

    物質似乎并沒有發生改變。

    “這是規則的力量。”一般的修士察覺不出來,但修為更高已經推開仙門的修士卻是能夠察覺出端倪。

    “不,不一樣,這是法規?”有投靠大夏的大修士震驚。

    法規!

    這是法規!

    法規居然具現化成為了一種獨特的力量,成為了單獨的修煉體系。

    “怎么可能,法規居然也能成為力量的體現?”不敢置信的聲音在很多大修士心底響起。

    那這豈不是代表夏朝就是規則,夏朝就是規則的執行者?

    “不只是這么簡單,何止是規則的執行者,大夏蓋世是規則的制定者才對......”有人面露復雜之色,喃喃自語。

    制定規則......

    何等恐怖!

    在大夏的地盤大夏就是天,甚至如果大夏夠強的話甚至可以凌駕于天之上。

    天規地法大陣無孔不入,整個戰蒼大世界都被囊括其內,甚至包括極北之地的北冥殿上空。

    北冥殿上空一條條代表法規的暗金色鎖鏈橫空。

    “夏朝的手伸得太長了。”北冥殿里有長老面露不善之色。

    這里可不是其他地方,這里是北冥殿!

    夏朝這個動作代表過界了。

    這讓他們很不喜,認為是夏國越界,冒犯了他們威嚴。

    雖然北冥殿很少插手天下事,但實際上基本北冥殿上上下下都有一種超然世外的特殊心境,雖然受限于仙王的命令不能插手天下事,但實際上他們本質還是高傲的。

    “他們統一戰蒼大世界我們不管,但如果想要插手極北之地。”一名脾氣火爆的長老憤然起身,就要出去給夏國一個教訓。

    “好了。”一聲清澈的聲音回蕩在北冥殿里。

    是老祖。

    不少人面色一喜,就要請老祖出來評個公道。

    李幕之的身影從北冥殿深處走出,抬頭望天,忍不住發出一聲幽幽長嘆,夏朝果真不凡。

    這詭異的陣法他聞所未聞,以他的見識自然一眼就認出了天空中的鎖鏈是陣法,這陣法讓他心悸,他是仙王,讓他一名仙王都能感到心悸,這陣法的恐怖可見一斑。

    “道友既然來了,那就進來一序吧。”李幕之微微一笑。

    “那便打攪了。”天空中酒祖杜康大笑走出,無視北冥殿里各種各異的目光,這些目光里有好奇、有忌憚、有仇視,盡皆通通無視。

    只是淡淡一笑,無形的威勢就籠罩整個北冥殿,所有人都側過頭不敢直視杜康。

    “我新釀了一種酒,特意前來請道友共飲。”杜康伸手笑道:“對了,我還未曾自我介紹,在下大夏酒司司長杜康。”

    北冥殿里聽聞這句話的人無不面色詭異,酒司司長?這種級別的大能在大夏只是擔任一個聽上去就不怎樣的酒司司長職位。這讓他們很難以想象。

    李幕之詫異,隨即欣然應允:“自然不無不可。”李幕之雖然不是嗜酒如命,但平日里也喜好飲酒,只是自從修為越高,越符合他口味的酒就越少。

    杜康輕輕一抹,身后閃耀一片空間,伸入空間從中取出一個玉壇,玉壇通體透明閃耀發光,像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玉壇內部有著清澈透明的黃綠色液體,上半層是橙黃色,底層則是蟻綠色。

    輕輕一拍就將封蓋拍開,濃烈的酒香蔓延,整個北冥殿所有聞見酒香的人盡數醉倒。

    醉倒在地的人臉色通紅,帶著滿足的笑意躺在地上。

    剎那間的功夫北冥殿大部分人都醉倒在地,李幕之掃了一眼發現并無礙只是單純醉倒后也就不再關心。

    鼻翼微微抽動,李幕之胃底的酒蟲瞬間被勾引起來。

    忍不住咽了兩大口唾沫。

    此刻的他毫無風度而言,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個酒癮被勾起來的酒鬼般。

    最后這壇酒被李幕之和杜康二人盡數分掉,李幕之滿足的打了個酒嗝,忍住不搖頭苦笑:“喝了你的酒,你讓我以后如何去喝其他酒。”

    隨后李幕之臉色驟變,他突然感受到吞下腹中的酒化為一股暖流涌入識海之中溫潤神識。

    就像泡在溫泉之中,靈魂暖洋洋的。

    而且多年來進步無比困難的識海突然向外擴張了那么一寸,雖然僅僅只是一寸,相比較于識海龐大的數量而言微不足道,但這種變化并未停止,隨著吞入腹中的酒液不斷被消化,他的識海也在不斷的擴張。

    李幕之頓住,長嘆口氣,這人情是真的欠大了,同時也驚異于夏國的手段,這份釀酒的本事他聞所未聞!

    哪怕那些所謂的仙酒他也喝過,也不是說對他沒有作用,但對于已經仙王境界的他而言那些所謂的仙酒能夠起到的幫助也就微乎其微,也就對那些真仙還有不小的作用而已。

    就憑這份釀酒的本事,夏朝的崛起就勢不可擋。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足球直播英超 经典诈金花 河北十一选五下载 老时时彩 陕西11选五开奖号码 手机棋牌游戏客户端 nba直播新浪体育 新疆25选5开奖结果 大乐透复式计算器 星光娱乐棋牌app 球探比分网 炒股软件免费版 巴登棋牌正式版下载 破解版 赚钱啊周星驰 体彩贵州十一选五 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