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伏天氏 > 第1225章 顏淵的打算
    天地間,一幅巨畫橫于蒼穹之上,將諸多圣境強者卷入,縱然是無瑕之圣,也被卷入里面。

    只見畫卷里面,那無瑕境的皇族宗親人物發出狂暴攻擊,但卻盡皆被畫所吞沒掉來,這畫卷蘊藏天地大道,日月當空,乾坤運轉,畫中有陣,真正的畫中藏道。

    “這是南齋先生的命魂嗎?”無數人抬頭看天,他們目睹那位皇族宗親人物被畫卷一點點的吞沒,內心掀起驚濤駭浪。

    大離國師二弟子南齋先生,在諸人的印象之中甚至不如國師三弟子沐春楊那般耀眼,沒有那么強的存在感,他在大離國院傳道之時,也顯得很隨行,諸人只知南齋先生見識廣博,對于修行往往擁有不同的觀念。

    但沒有人知道,南齋先生真實的實力竟然強橫到這等地步。

    他將畫,煉成道,袖中乾坤,畫中天地。

    此時,另一處戰場,顏淵強勢掃蕩而出,開辟道路,他繼續往前邁步而行,無人能擋,沐春楊緊隨其后開道,南齋先生召喚而出的巨大畫卷則是于蒼穹之上飛舞,也朝著遠處而去。

    有攔截在虛空中的圣境人物不由自主的從兩側方向退開,竟感覺有些心驚膽顫,不敢直面國師這幾位弟子。

    恐怕除了涅槃,無人能夠攔下他們。

    但大離皇朝在皇城中的涅槃境存在,都被夏皇帶來的人牽制住了,還有涅槃人物,并不在大離皇城之中。

    許多人感慨,如若國師沒有被處置,他,才是大離皇朝圣道巔峰級的存在。

    然而如今,卻將入獄,令人無比感慨。

    顏淵他們生生的殺出了一條血路,朝著高空之上而去,身形越來越遠,竟隱隱要消失在諸人的視野中。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都明白,國師府的人鐵了心要走,離開大離皇朝。

    從此之后,大離再無國師府。

    終于,顏淵他們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破空而去。

    但在皇城之中,各大涅槃境的戰斗卻依舊還在持續著,每一場戰斗都是驚心動魄,蒼穹震蕩。

    并且,這場對決持續了許久,雖有強弱之分,卻也無法殺死對手,都是兩大人皇界最頂尖的人物,雖有差距,但差距沒有大到能夠誅殺對手的地步。

    譬如,離恨劍主便能夠明顯的壓制住魔頭曹空,但曹空極為頑強,身負重傷依舊狂戰,到了這種層次的人,意志都堅韌得可怕。

    離皇和夏皇依舊不知去了何方,想必夏皇是有意想要將離皇牽制入,給國師府機會。

    他來之前便也對葉伏天說過,此行他雖然會來大離皇朝,但國師府諸人之命運,則是看命數如何了,他無法左右得了。

    畢竟,他不可能出手帶人走。

    若這樣,以后離皇也跑去他夏皇界,是否也可以隨便將人帶走?

    因此,夏皇雖帶人前來,但名義上是稱離皇界多次挑釁攻擊夏皇界之人,前來請教,而沒有去提及國師府,雖然本來的目的便是國師府。

    這場大戰持續了許久,離皇宮中,夏皇和離皇的身影再次降臨而下,出現在這座皇宮之中。

    在夏皇身后,葉伏天也在。

    意念一掃皇城,離皇的臉色略為有些冷,與此同時,夏皇則是開口說道:“回夏皇界。”

    他話音落下,大祭司等數位涅槃強者紛紛撤離,沒有繼續戰斗之意。

    對方想要追,卻見離皇開口道:“讓他們走。”

    “離皇,我知你這些年來一直想要試試離皇界的實力,但想要吞沒拿下夏皇界,大離還差得遠,你要開戰的話,便也隨意,我隨時在夏皇宮中恭候大駕。”夏皇淡淡開口說道,他身體騰空,手掌揮動,大祭司離恨劍主幾人來到他身后之地,準備離開。

    一道光芒閃爍,夏皇帶人離開,他身后,葉伏天低頭看了一眼下空之地,似想要找到國師的身影。

    但只是一瞬間,他們便直接消失不見了,出現在了無垠虛空。

    “國師府的人已經安全撤離,但大離國師自己一心求死,想要以自己換取國師府之人的安全,想必是他也明白,他若走,離皇絕不會放過,所以果斷自廢,甘心入獄。”夏皇對著葉伏天開口說道。

    葉伏天心中無言,他也知道國師是走不掉的。

    只是,如今老師自毀修行根基,將下罪入獄,但他希望,老師能夠堅持活下去。

    雖然會很難,但活著,終究還有希望。

    他們走后,大離皇宮之中,離皇的臉色略顯有些陰沉,他沒有去追殺顏淵他們,而是踏步而行,來到了一處地方。

    這是一座金色的牢獄,被大道鎮壓,國師被囚禁于其中,大道囚牢中有著一道道鎖鏈之光,將他鎖在其中。

    此時的大離國師不復往昔風采,顯得氣息微弱,甚至格外的蒼老,比尋常平凡老人都還不如。

    “陛下。”國師抬起頭,他的目光沒有什么神采,抬起頭看向離皇。

    離皇也看著他,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站在那。

    一道道身影破空而來,是天忉王以及攝政王等人,他們盡皆躬身,安靜的站在那,國師府之人在眼皮底下從離皇城中離開,他們當然有責任。

    “一日間,我大離損失四大涅槃。”離皇目光看向國師,開口道:“朕依舊不明白,為何你不惜如此代價,也要放過他,我想要一句真話。”

    大離國師,大離圣境巔峰人物。

    顏淵,也入涅槃。

    南齋先生表現出超凡實力,沐春楊同樣極為強大,兩人,皆都是準涅槃。

    因而離皇稱,一日間,他大離損失四大涅槃。

    他至今不解,想要問問國師,要一個答案。

    大離國師抬起頭看向離皇,渾濁的眼眸中閃過一抹笑容,輕聲道:“陛下,臣也不懂,但也許有那么一天,陛下會明白。“

    離皇看了國師一眼,隨后轉身離開,攝政王等人躬身站在那,都沒有說話。

    今日之事,雖然拿下了大離國師,但依舊稱得上是一敗涂地了。

    沒有人會想到,夏皇會親率強者前來,直接降臨離皇城。

    離皇離去之后,攝政王朝著大離國師看了一眼,和離皇一樣,他也不明白。

    看著曾經顯赫一時,大離皇朝離皇座下第一人的國師被囚禁于囚牢之中,如同一垂危老人,他心中也生出一些感慨。

    “何苦。”攝政王淡淡開口,說罷,他便也轉身離去。

    …………

    夏皇宮中,葉伏天隨夏皇回來之后,便一直在夏皇宮中等待著。

    終于,他等到了顏淵他們的到來。

    夏皇宮中,顏淵前來拜見夏皇。

    葉伏天他見到顏淵他們,看著眼前的幾道身影,他心中隱有些愧疚。

    隨后,他的目光又落在了菲雪身上,菲雪也面向他。

    “菲雪,是我連累了老師。”葉伏天輕聲道。

    菲雪輕輕搖頭,她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這一切,都是父親自己的選擇。

    葉伏天拿下離爻之后,并沒有選擇殺,而是被夏皇界皇子夏戎算計了,葉伏天他本意是想放過離爻,如此大仇,依舊想要放過,這是為了父親他們考慮。

    但誰能想到后面的一切呢?

    “葉伏天,老師既然做出了自己的選擇,自然是對你寄予厚望,希望你不要辜負老師。”顏淵也開口說道。

    葉伏天點頭,他會銘記。

    “你們隨我來吧。”此時夏青鳶出現開口說道,顏淵等人一起跟隨著她來到了夏皇宮九天宮闕之上,葉伏天也一起來了,在這里見到了夏皇。

    “顏淵攜諸位師弟來此謝過陛下。”顏淵一行人對著夏皇躬身行禮。

    夏皇此行能夠出現,無疑救了國師府,否則,他們不可能走出來。

    “我前往大離也不全是為了你們,不必客氣。”夏皇開口說道:“以后,你們有何打算,若是愿意留在夏皇界,我會安排妥當。”

    顏淵搖了搖頭,道:“陛下所做之事,我等感激不盡,只是,老師不曾真正背叛過大離,我等若是留在夏皇界修行,便等同于坐實了老師背叛之名,還望陛下見諒。”

    “恩。”夏皇點頭:“那你們有何打算?”

    “我們打算前往赤龍界,因而前來向陛下借道,此次之恩,顏淵等人暫時也無法報答,將來若是陛下有所差遣,顏淵自當償還。”顏淵對著夏皇開口道,不卑不亢,恩怨分明。

    縱然國師之事,實則算是被大皇子夏戎所害。

    “大離國師是個值得尊敬之人,他的弟子將來想必也不會令人失望,朕此行受人所托,也不求你們回報。”夏皇開口說道。

    顏淵他們看了葉伏天一眼,自然知道夏皇是受誰所托,只是他們也有些意外,葉伏天竟然能夠請動夏皇親自出手走一趟。

    “青鳶,你帶他們前往傳送大陣吧。”夏皇對夏青鳶道,雖然他也欣賞顏淵他們,但卻也不強人所難,大離國師重義,如今下罪入獄,顏淵他們即便入夏皇界,也沒有人能說什么。

    但他們依舊愛惜老師之名,至少,不能讓老師背負背叛的名聲。

    ps:感謝‘愛吃的桃子’升盟!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