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玄塵道途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月牙洞府
    兩天后,劉玉趕到了秘境中心處的“月牙洞府”,洞府前是一座由大塊平石鋪成的空曠道場,道場盡頭便是刻滿法陣、咒文的厚厚石門,已有七、八名早到的宗門弟子在道場上等候。

    這些人劉玉一個都不認識,自然無從打招呼,只與這些宗門弟子相互點了點頭,劉玉便尋一角落坐下,取出一粒“回元丹”服下,開始打坐調息恢復因長時間趕路丹田所消耗的法力。

    接下來,陸續有人宗門弟子趕到,相熟之人二三成群聚一處談笑,只有劉玉顯得格格不入,割下一小塊鷹肉給腳下的小白蛇喂食。

    小白蛇雖只有手臂長,三指寬,但吃的可不少,一天六頓,頓頓“三爪蛟鷹”的鷹肉,十足一挑食的吃貨。

    “慕容師姐!好!”

    “師姐!你來了!”

    “慕容師姐!收獲如何?一定很不錯吧!”

    ……

    這時,一道蒼綠色劍光落下,是一長發飄飄,身著道袍體態曼妙的貌美女子,正是慕容雨,道場上等候的宗門弟子紛紛上前打招呼,此女顯然人緣不錯,道場十多位宗門弟子都認識她。

    “劉師弟,這是條小白蛇是你收養的靈獸,什么品種?”慕容雨與眾人一一打招呼后,來到劉玉身前,見吃撐后盤在地面上打盹的小白蛇,好奇的問道。

    小白蛇通體雪白,長有片片細密如玉的蛇鱗,蛇身修長,到是一副好賣相。

    “咝!咝!”有生人靠近后,小白蛇瞬間驚醒,修長蛇身立起,三角形的蛇頭高翹,直對著慕容雨狂吐蛇信,顯然是在警告生人誤近,擺出了攻擊姿態。

    “小白,不可無理!”劉玉一把抓住小白蛇,將它掛在肩上,隨后苦笑著對慕容雨招呼道:“師姐好!小白是什么品種,師弟暫時也不知。”

    “哦!這小蛇名字就叫小白是嗎?真可愛,它是師弟在這秘境中找到的?”慕容雨越發好奇了,接著問道。

    “是的,兩天前,師弟發現……”劉玉便將兩蛇相斗一事,粗略地講了一遍,后面出現的“三爪蛟鷹”,自然沒有說出口。

    “小家伙,也太可憐了,能摸摸它嗎?”慕容雨聽母蛇力戰而亡,怎么看怎么覺的小白蛇楚楚可憐,同情心瞬間泛濫,不由開口問道。

    “小白,這是慕容師姐,別咬她,聽到沒?”劉玉輕撫小白蛇的蛇頭,輕聲說道,雖然還未與小白蛇通過“通靈陣”簽訂契約,小白蛇還聽不懂劉玉的話,但這條小白蛇很通人性,蛇頭低下,很快變得溫順起來。

    “它可真乖啊!”慕容雨摸了摸小白蛇冰冷的蛇身,興奮地說道。

    又是半天過去,除了黃天浩、夏侯武六人,其他進入秘境的十四名宗門弟子都已趕到了“月牙洞府”,遲遲不見黃天浩、夏侯武等人的身影,道場上的眾人漸漸焦急起來。

    “夏侯師兄,他們怎么還不到?”

    “是啊!不會出了什么意外吧?”

    “別瞎說!可能有什么事耽擱了。”

    “能出什么事?秘境只剩半天就要關閉了,真是急死人了!”

    “就是!”

    ……

    眾人開始低聲抱怨,要不是遲到的是夏侯家與黃家的嫡系子弟,苦等的眾人早就開口大罵了,但還是忍不住暗中腹語。

    眾人進入“月牙秘境”,都是沖著洞府內的“月牙泉”而來,人未到齊便打不開石門,眾人怎能不著急?

    “看那邊!”

    “來了,來了!”

    “可算是來了!”

    又等了小半天,當道場上眾人個個搓手頓足之時,遠處急速飛來數道劍光,夏侯武三兄弟與黃天浩三人先后落到了道場上,人總算是齊了。

    “夏侯兄,怎這么晚才到,收獲不少吧!”

    “是啊!定是獵殺了靈獸耽擱了!”

    ……

    “天浩兄,去干什么了,這么晚才趕來。”

    “再晚點,我們都要去找你們了。”

    ……

    夏侯武、黃天浩等人落地后,道場上除了劉玉、慕容雨與一位的白衣男子,都上前去打招呼,分別聚成了兩伙人。

    “對了,你們誰采摘的“月牙草”數量有多,還請賣給小弟,小弟還未完成宗門的采摘任務,每株小弟愿出兩千塊低級靈石收購,還請各位相助,小弟感激不盡!”眾人閑聊一陣后,黃天浩拱手對周圍的宗門弟子客氣地說道。

    為了追捕“三爪蛟鷹”,黃天浩、黃天駿、黃天勇三人耽擱了好幾天,至今三人一共才采摘到四十多株“月牙草”,離三人完成任務還差大半。

    但離秘境關閉,已不足半天,三人也只能趕來“月牙洞府”,看能否從他人手中收購到足量的“月牙草”。

    “天浩兄說笑了,小弟剛好多出了三株,給!”一身著華服的年青弟子,立即取出了三株“月牙草”,遞給黃天浩說道。

    “多謝李兄,天駿,快給靈石!”黃天浩收下三株“月牙草”,忙感謝說道。

    “這不是寒磣小弟嗎?快收回去。”面對黃天駿遞來的六張靈票,年青弟子立即擺手說道。

    “李兄一馬歸一馬,這些靈石快收下!要不然,這三株“月牙草”小弟怎好意思收?若李兄堅持不收靈石,那這三株“月牙草”,還請李兄收回去吧!”黃天浩為難地說道。

    “好吧!小弟收下便是了!”年青弟子無奈收下了黃天駿的遞來的靈票。

    “天浩師弟,為兄有四株,拿著!”

    “對不住了,小弟只多出了一株!”

    ……

    當黃天浩在收“月牙草”時,夏侯武三人也同樣再向一旁的宗門弟子購買“月牙草”,他們同樣沒有完成宗門下發的采摘數量,但很快兩人都遇到了同樣棘手的問題,數量依然不夠。

    “小弟拜見慕容師姐!劉師兄!”正當黃天浩愁眉苦臉時,瞟見遠遠站著的劉玉與慕容雨兩人,忙含笑跑上前來打招呼。

    “天浩師弟客氣了!”慕容雨微微點頭應道。

    “黃兄又見面了!”劉玉拱手回禮道。

    “劉兄,手中可有多余的“月牙草”?你也知道,跟著夏侯武那蠢貨,追了“三爪蛟鷹”兩天,這不耽擱了不少時間,還未完成宗門采摘任務的數量。”黃天浩立即問道。

    “多出二十五株!黃兄,還差多少!”劉玉因為有“通靈眼”這一優勢,到是采摘到了不少“月牙草”,直接回道。

    “太好了,還差十九株!”晚一步跟來的黃天駿,聽到劉玉的話,不由興奮地說道。

    “劉兄,一株兩千塊低級靈石,你那二十五株,小弟都要了。”當劉玉取出十九株“月牙草”時,黃天浩瞟見夏侯武聽到動靜,正向這邊趕來,忙接著說道。

    “天浩哥,用不著這么多!”黃天駿正要出聲提醒黃天浩,說到一半便被黃天浩直接打斷:“少廢話,快些給劉師兄靈石!”

    “慕容師姐,有多余的“月牙草”,能賣給小弟幾株嗎?”當夏侯武走近,正好看見劉玉將一株株“月牙草”交給黃天浩,眉角不由一抽,深吸口氣向一旁的慕容雨問道。

    “有五株,夏侯師弟若需要便拿去好了!”慕容雨淡淡說道。

    “那多謝慕容師姐!”夏侯武忙將靈票遞上,慕容雨自然也不客氣地收了下來。

    “二哥,還差十一株!”夏侯武告別慕容雨,將五株“月牙草”交給夏侯義,夏侯義一清點,一起總共才七十九株,不由焦急地低聲說道。

    “放心吧!阿義,有祖父他老人家在,宗主的懲罰應不會太重。”夏侯峰、夏侯武各取走了三十株“月牙草”,見三弟夏侯義臉色極差,夏侯峰忙安慰著說道。

    “月牙草”數量不足,夏侯三兄弟中便只允許兩人完成任務,夏侯義排老三,資質也是最差的,未能完成任務的人選,便只能是他了,在家族中待遇最差的一向也是夏侯義。

    “嘿!劉玉是吧!你可還有多余的“月牙草”?”當眾人聚到石門前,準備打開洞府石門時,夏侯義默默走到了劉玉身旁,低聲問道。方才他可是遠遠看見劉玉將二十多株“月牙草”,交給了黃天駿。

    “兄臺來晚了一步!在下多出的“月牙草”已全賣光了。”劉玉不由輕皺眉頭,客氣地回道。

    “好!很好!”夏侯義聞言臉色頓變,冷笑著甩袖走開。

    “月牙洞府”巨大的石門前,進入秘境的二十名黃圣宗弟子,一一站開,取出各自的“月牙令”,向“月牙令”中注入法力,只見二十枚“月牙令”發出瑩光浮至半空,隨后發出一道道靈光照在了厚厚的石門上。

    “月牙洞府”巨大的石門前,進入秘境的二十名黃圣宗弟子,一一站開,取出各自的“月牙令”,向“月牙令”中注入法力,只見二十枚“月牙令”發出瑩光浮至半空,隨后發出一道道靈光射在了厚厚的石門上。

    數息后,“轟”的一巨響聲,“月牙洞府”厚厚的石門便落了下去,眾人收回“月牙令”,立即快步走進洞府。

    洞府內十分寬敞,由一天然大溶洞建成,靠近洞府底部有一極品冷玉堆砌而成的圓形護水玉臺,護水玉臺內是一洼泉水,正是神奇的“月牙眼”。

    “月牙眼”中的泉水并不多,泉水呈天然乳白色,水面彌漫著淡淡白霧,洞府內因此也透著一股特殊的清香,望著玉臺中乳白色的泉水,眾人不禁暗吞一口口水。

    這月牙泉水可是名副其實的天材地寶,不單能提升筑基開辟“紫府”的成功率,還能改善體質,提純經脈,修真之人飲用后可謂百利而無一害,受用無窮。

    :。: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