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四章 墻里墻外
    剛好田野一抬眼的時候,同對方的眼神碰上了。什么情況?

    只看到對方眼神爍爍生輝,田野險些就驚呼出聲。墻窟窿里面露出來一雙眼睛出來,太嚇人了。種田改恐怖了嗎?

    幸好隔壁的朱大娘還在絮絮叨叨的說話,才讓田野鎮定了下來。

    想到自己還坐在盆里呢,田野搜的一下抓起毛巾就把自己的胸口蓋上了,暗罵一聲,死流氓。轉臉想到不對,掄起胳膊就把手上的濕毛巾對著墻窟窿給甩過去了。

    動作利索的跟練家子一樣,不偏不倚擋住了墻窟窿那邊的一雙眼睛。

    若不是怕對面的朱家賴上自己,田野恨不得一腳踹過去,把人給揪出來踩上幾腳才解氣。

    墻窟窿不大,田野甩出去的濕毛巾肯定是打不到對方的臉上,不過毛巾上的水都甩在過來抱柴禾的朱老二臉上。

    冷水糊在臉上朱老二才回過神來,剛才那人竟然是往日里看到的野丫頭?有點不敢相信。

    他大哥還在跟她媽犟嘴嚷嚷著不娶隔壁黑猴精呢,可他剛才看到的明明就是個活色生香的小美人嗎。而且一點都不黑。

    朱老二眼前是白花花的一片,白的其他東西都不能入眼了,腦子跟窗戶紙一樣,是空的,除了白什么都沒有。

    這別是被妖精給射了魂了吧?嚇得趕緊的閉眼,要長針眼的。

    下意識的伸手把臉上的冷水抹了一把。這樣的天氣,淋上一臉冷水本應該是沁涼一片的,可他身上愣是莫名的火燒火燎的。燒的心慌意亂。

    田野速度的起身,站在墻根底下,把自己遮掩的嚴嚴實實的,保準對面的臭流氓什么都看不見,對著漏洞的泥丕墻咬牙切齒的小聲威脅:“敢說出去,我就去隊里說你耍流氓。”

    聽到對面威脅的聲音,朱老二徹底清醒了,屁的小美人,這是隔壁黑猴精。剛才肯定是自己餓的頭暈眼花看走眼了。

    朱家老二挑挑眉梢,用鼻子哼了一聲:“沒毛的黑猴精。”然后就聽到悉悉索索的抱柴禾聲音。

    田野差點被氣吐血,你才沒毛的黑猴精呢,咬牙切齒的:“朱老二你個小流氓。”

    幸好兩人都知道剛才的事情見不得人,說話聲音都不大。

    老朱家無處不在的朱三蛋:“二哥,你跟誰說話呢,該添柴禾了。”

    朱老二下意識的擋在墻窟窿跟前:“知道了,就來。”

    田野在墻這邊,聽著那邊的哥兩的對話,心跳都要嚇得停擺了。幸好朱老二這個小流氓知道害怕,沒說什么。

    就那么大的一個墻窟窿,若不是視線剛剛好,根本就看不到什么,田野看不到對方了,就確定肯定是躲開了。

    田野貼著墻根,使勁的聽著隔壁的動靜,就怕這個朱老二嚷嚷出來什么難聽的話。

    隔壁長年雞飛狗跳的,唯獨這個朱老二話不多,可田野知道這人是個蔫壞的,人不都說了嗎‘青皮蘿卜獨頭蒜,仰臉老婆低頭漢’不能招惹。

    在田野看來,朱家老大同這位朱老二相比,那就是個傻白甜,朱老二那小子一肚子壞水,都是算計,不能輕易招惹。

    好半天也沒聽到隔壁的動靜,田野才松口氣,現在可是有流氓罪的,朱老二應該不會多嘴多舌的。

    田野安慰自己好半天才淡定下來。

    對于自己被人看了洗澡這件事,田野不怎么在意,好歹她身上還穿著背心短褲呢。這要是在現代出去逛大街都沒事。咱們可是穿著比基尼在沙灘上曬過太陽的主。

    再說了朱老二那就是個半大的少年,雖然心眼多點,可在田野看來,屁都不懂。不過那雙那雙爍爍生輝的眼神讓人心驚,很難忽略。

    今日不宜出門,早知道她就回屋貓著了,泡什么水呀。偷聽還把自己弄了一肚子的氣。

    諸事不順。

    撿起掉地上的濕毛巾,麻溜的把自己收拾妥當,打定了注意,過后就是朱老二說出來什么埋汰她,她也不承認,就說隔壁的朱大娘算計她的屋子,想出來的花招。

    隔壁朱老二這時候可沒有田野想的那么多的心眼,還有算計,到底年歲小,沒經過多少事,連耳朵尖都紅了,還是頭一次看到這樣的場景呢,可真白。

    腦子直愣愣的都不知道要干啥了。腳步都比往日重了幾分。就不知道黑猴精泡了水竟然能變成方才那個樣子。可真好看。

    抱著柴禾悶不吭聲的進了堂屋,有了剛才的插曲,在聽到她媽勸他大哥娶隔壁野丫頭,算計人家糧食屋子的話,朱老二就臉紅了,人家就在隔壁墻根下聽著呢。

    那不是說自家人算計人家那點心思都被人家聽見了嗎。扭頭一臉羞憤的看向西墻跟。

    悶悶的就來了一句:‘媽,水開了。’

    朱大娘:‘一個個都是要賬的,水開了不知道放粥渣子呀,要不要老娘喂喂你們。’不過總算是放下這個話題,進屋去做飯了。

    朱老二黑著一張臉,一句話不說,蹲灶臺跟前燒火。總算是這個話題不再繼續了。

    斜眼瞟瞟隔壁的方向,朱老二臉膛通紅通紅的,也不知道是火光映的還是臊的。

    抬頭瞧了一眼,滿院子撒花的老三,再看看坐在門檻子上啃薯干的老大,還有絮絮叨叨在磨嘰自己的親媽,朱老二臉色一陣難看。

    這個家里,就他沒地位,他哥老大從小就被父母看重,別看他大哥年歲不大,他爸媽但凡有事情都要跟他大哥商量的,家里甭管是啥時候,有口吃的都緊著老大來。

    小三是老嘎達,朱大娘雖然拎起來就打,掉頭就罵,可從來不指使小三干活,那是放在眼珠子里面慣著的。

    他這個老二算是爹不親娘不疼的主,比老大,父母不看重;比老三,父母沒有條件慣著。沒看到他都這么大了,連個像樣的名字都沒有嗎。

    朱老二從小就知道,爹娘雖然不會特意錯待他,可就是從來沒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過。朱老二平日里做事從來都不招惹老大,不然吃虧的肯定是自己,從小就明白這個道理。

    要不是自小眼里懂事,心里有數,讓老大老三給擠兌兩句都是輕的,沒準就得跟他們家小四一樣,被老三欺負了,爸媽都不管。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一本道公司网站 幸运飞艇论坛 长沙小姐降价 一分11选5计划 股票涨跌怎么算 29选7开奖 美女麻将通关图片 11选5开奖结果5 nba新浪体育网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 体彩七位数综合走势图 麻将三国破解版下载 七乐彩单式开奖结果今天 竞彩比分让球怎么玩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彩经 棒球比分的x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