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四十章 惹眼
    田野從隊長家回來的時候,特意往朱家的門口看了兩眼,要是單單從給自己多一層保障上考慮,老朱家還是不錯的,尤其是朱老大更不錯。

    人蠢好忽悠不說,還沒有點男人的擔當,關鍵時候,自己用拳頭就能把人給打服了。

    過上幾年,外面不這么閉塞了,把親事退掉,自己走出去上崗村,避開田大隊長,能過上安生日子。

    田野挺喜歡現在的生活的,當然了前提是生活質量在稍微的提高一點。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村里只有老朱家能同田大隊長的家族掰手腕,真要是田大隊長腦抽容不下她的時候,有朱家牽扯進來總是讓田隊長忌憚一二的。

    唯一讓田野不太能接受的了的就是,光是跟朱老大那樣的人放在一起被人說,就夠惡心人的了。

    萬一真要是住在一個屋檐下面,田野怕自己一個忍不住把人給打殘了。

    弄不好老朱家沒攀上,反倒是把上崗村的兩大姓氏都給招惹了,所以這事吧,就在腦子里面過了一遍,根本沒敢多想。

    但凡有其他的辦法,也不能弄這么個人惡心自己。

    光想著朱家的事情了,到了門口才看到田寡婦在門口呢,上次跟這人說的不夠清楚嗎?沒把這人嚇唬住不成。

    這惡心人的事情怎么這么多呀。

    田野低頭裝作沒看到,開門就要進院。也是費了很大的耐心,才沒一腳把王寡婦給踢一邊去。

    王寡婦開始的時候,還想著裝腔作勢的抬高自己一下,看田野這個樣子,期期艾艾的湊跟前去,硬實用一只腳擋著大門,寧愿挨門板夾,也不讓田野關門。

    田野臉上沒什么表情:“嫂子你這是要做啥呀?”

    王寡婦臉色有點糾結,不敢提上次我都成你嬸子的事情了:“野丫頭呀,嫂子上次回去說話太沖,心里不得勁,過來看看你。”

    田野就納悶了,王寡婦難道是看她好欺負才非得纏著自己的?

    冷眼掃過王寡婦,一點都沒給這女人留客氣:“不用,我心里得勁兒著呢,嫂子往后可別來我家了,沾上同嫂子走的近的名聲,我怕我爸夜里出來削我。”

    兩句話王寡婦臉色就青了:“野丫頭,你憑什么埋汰人人呢,欺寡婦人家是不?”

    田野臉色一耷拉:“嫂子,說話可得講良心,你要不來我家門口,我還能去你家門口叫罵著埋汰你呀。你來我家門口鬧騰,不是埋汰我的名聲是什么?我好好的丫頭片子,跟你一個寡婦有什么好說道的。”

    對朱家的婚事在怎么有把握,認定田大隊長不會答應,田野心里還是煩躁的,回來就碰上不懷好意的王寡婦,田野更煩躁了,打定主意不讓王寡婦進門。

    一個女人能自己撐家養大兒子,那肯定是有點不一般的。

    田野今兒就見到了王寡婦的不一般。

    話都說道這份上了,這女人不但不走,竟然還坐在門檻上嚎上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滿大隊的人都欺負我孤兒寡母,竟然連你一個小丫頭片子都欺負我們孤兒寡母,這是不讓我活了呀。”

    這是說話不占理,準備撒潑了。田野就納悶了,撒潑還能把親事賴自己腦袋上不成,這女人的腦子被驢踢了吧。

    王寡婦想到今年大旱,他們母子兩一點指望都沒有,王寡婦哭的真情實意。

    田野都氣懵了,這是招惹上什么樣的人了:“你們孤兒寡母不容易,跟我有什么關系?滿大隊的對都欺負你,你去大隊哭呀。敢在我家門口撒野,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王寡婦直接就哭:“打人了,殺人了,要命了。”

    田野正準備一不做二不休把王寡婦給扔出去呢,牛大娘就從門口出來了:“咋的了,咋的了,野丫頭呀,你這是把你王嫂子咋的了?”

    田野氣的腦門青筋都出來了。

    村里人都好個熱鬧,沒有一會田野家門口就圍上好個婦女,村里的二流子在人群外面吹口哨。

    王寡婦越哭越來勁兒,村里婦以牛大娘為首,七嘴八舌的就開始說上了。光這么一個場面,就讓村里的婦女給說出來七八個版本。

    田野看著牛大娘竟然還想著擠進門里去,直接伸手一提,把王寡婦給拎出來了,順手就把大門再次給鎖上了。

    想要鬧,行,那就在大門外面鬧騰夠了好了。在惹急了,她直接拎著王寡婦大隊說話去。

    王寡婦殺豬一樣的叫喚:“殺人了,殺人了,大伙都看到了吧殺人了呢,欺負我孤兒寡母呀。”

    牛大娘可不怕事鬧騰的大:“野丫頭呀,你可不能仗著力氣大,就欺負人呀。”

    田野:“大娘你不如問問王寡婦我咋欺負她了。王寡婦哭的可是咱們整個上崗大隊都欺負她。”

    牛大娘甩著袖子:“坐你家門口哭哩,咋是全大隊都欺負她呢?”

    田野:“我咋知道為啥全大隊都欺負她,非得到我家門口哭呢。他們孤兒寡母的不容易,我可是比她兒子還小呢。難道整個大隊,就我沒爹沒媽的欺負不到他們娘倆,她就欺負到我門口來了。”

    王寡婦坐在地上哭嚎的正起勁呢,田野把人給再次提了起來,兩道蟲子一樣的眉毛,曲曲彎彎的在腦門上皺著,看上去很是恐怖。

    怒瞪王寡婦:“是不是為了這個你才在我門口嚎的?好呀原來你欺負我沒爸沒媽,沒人給我仗膽,不敢把你咋地。”

    王寡婦被人拎著,脖子有點窒息,嚇得尖叫:“你放心,快放下。”

    田野陰測測的:“你不是該喊殺人了要命了嗎。”

    牛大娘都被田野這副樣子,給嚇得后退幾步,愣是沒能插言。

    王寡婦哪還顧得上哭嚎呀,哆嗦所得把話說明白了:“本來就是你欺負我,我好心上門,你連門都不開,還嫌棄我寡婦名聲不好聽。”

    田野說話落地有聲:“你名聲本來就不好,我為啥要讓你上門?你好心?你有什么好心?你個招貓逗狗搭擱別人家漢子的寡婦,到我一個小丫頭家門口來,你問問周圍的大娘,你能有什么好心?我可不做你搭擱的腌遭事。”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彩游戏规则 异域狂兽 竞彩篮球比分直播 500 十一选五开奖助手 独行侠对勇士 山西十一选五 2012奥运会男足球直播 云南快乐十分玩法技巧 11选5黑龙江开奖 上海11选5一定牛 江苏11选5 体彩湖北11选5玩法 nba比分直播 湖南快乐十分钟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基本势 日本女优黄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