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六十八章 雞肋
    田大隊長接著說:“丫頭有這心,我這個當叔的不能說別的,畢竟大興兄弟就丫頭這么一個血脈了。”

    那還有啥說的呀,沒想到十拿九穩的親事就這么黃了,朱鐵柱看著不提氣的的大兒子恨不得抽兩下子,這要是前兩天就把親事定了,哪有這事呀。

    可畢竟是長子,招贅出去想都沒有想過。

    朱鐵柱還是會說面子話的:“丫頭是個出息的,不能進我們家,是老大沒有福氣。”

    朱老大立刻就放松了,這事總算是跟他沒關系了。就說他爸媽怎么也不會把他給招贅出去嗎。

    可五百斤糧食呀,扔了可惜,利益熏心的東西,自己才脫離險境,就開始盤算人家五百斤糧食了。

    難得朱老大說話不顫抖:“爸你稀罕丫頭,那不是還有咱們家老二呢嗎。”

    不仁不義的東西,屋里除了朱大娘,估計就沒人看得上他了。

    遇上這樣的兄弟,朱家兩個小的也算是倒霉。自己哭著喊著不招出去,咋就不知道替兄弟們想想呢。

    朱大娘神色糾結,說真的,對野丫頭的那點家產,她真的惦記,可要是真的讓野丫頭進家門當兒媳婦,朱大娘想著就頭皮發麻。

    可老大那話讓她心動,五百斤糧食呀,還不用喪門星進自家門,可要是讓她親口說出老大剛才的話,她又開不了口,那畢竟是親兒子。

    朱大娘那心里火燒火燎的,一邊是不太稀罕的二兒子,一邊是五百斤糧食,拉扯的心口疼。

    朱鐵柱恨不得把兒子的踹死,欠收拾的東西,他們老朱家的男子就這么不值錢呀,還讓人老大老二的挑,真是丟死人了:“閉嘴”

    田大隊長臉色必須不高興,親事都傳出去了,這突然就,沒這回事了,對丫頭名聲總是不太好。尤其是朱老大還在瞎叨叨,把丫頭當成什么了。

    隊長媳婦臉色都有點尷尬,就覺得野丫頭不識抬舉,朱家那樣的人家咋還來個招贅呢,這不是失心瘋嗎。

    隊長媳婦數落野丫頭,也是想要緩和一下氣氛:“你這丫頭也是犟,親事一輩子的大事,能這么隨便嗎,你說招贅就招贅,你拿啥招贅呀。”

    隊長媳婦這樣的人都知道,不能老大不成老二上,話頭都不帶接的。

    田野是個實在的,不是頂嘴,就是實打實的說:“我有力氣。”

    這兩家子人跟前說這話,就跟田野在為親事爭取一樣。

    隊長媳婦心說這得多稀罕朱老大呀:“你有力氣,還不是靠著接濟過日子,這么多年你吃飽過嗎?誰家好小子能送你家受罪來呀。”

    田野這次不吭聲了,她對外形象向來都是吃不飽,餓不死那波的。沒有隊長家接濟,估計都活不下來。

    田大隊長同朱鐵柱卻看向田野,這丫頭招贅還真能養家,那把子力氣,村里的壯勞力都比不的。

    雖然真的吃不飽,可也沒餓死。村里人家,能這樣就不錯了。

    朱大娘好歹說出來兩句場面話:“也不能這么說,丫頭不錯,能吃苦,是我們家沒福氣,趕明大娘給你打聽著,看看誰家有老實厚道的孩子愿意招出來。”

    隊長媳婦盡量的給田野回轉心意的機會:“可別說了,還老實厚道呢,這要是真的招贅,能成家就不錯了,丫頭呀,這事你可得想想,不能這么耽誤了。”

    這年頭的好青年,就是肯吃苦,能勞作,身材壯碩;性格老實,厚道;容貌最好搭個雙眼皮,白凈一點就成了。

    真要是找個這樣個,田野也不見得稀罕。跟時下的審美不太一樣呀。

    朱鐵柱看著隊長媳婦這樣,也不好開口立刻就打退了:“做親是大事,要仔細想,丫頭這樣的真要招親,也不愁養家的。這事我們得回去商量商量。”

    誰都知道不能當面駁了女方的面子,沖著田大隊長也得先給田野一個臺階下,朱鐵柱那是準備過后給田大隊長個準話,親事就算了。

    朱老大這個蠢貨還當著他爸真的又讓田野給說動了,要定親呢:“爸,你真把我招出去呀,我可是老大,誰家招親都是把老二招出去的。”

    扭頭對著朱大娘說的聲情并茂:“媽,你跟我爸說說,這親事就讓老二來吧。”

    田野都不忍心看了。這東西多蠢呀。

    朱鐵柱老臉臊的呦:“回家說去,閉嘴。”老大不成老二上顯擺他兒子多呢呀。

    朱會計都跟著臉紅,特意看了田野一眼,難道這丫頭看上老大夠蠢了。

    朱鐵柱把朱老大給拽出去的,朱大娘跟在身后,三口人有點狼狽。

    田野估摸著朱老大這頓揍跑不掉,忒丟人心眼。

    隊長看著田野,很認真的說了一句:“真要是招親,朱老大這樣的也不值五百斤糧食。”

    田野說話略帶著可惜:“叔給我看重的親事,嬸子給當的家,人肯定錯不了。我不能去害人家,朱家要是愿意,五百斤糧食不算啥,就當給叔嬸子做臉了。”

    五百斤糧食做臉,這丫頭得多不會過呀。不過真的很給面子。田大隊長從來不覺得自己臉有這么大。原來丫頭把他看的這么重。

    隊長媳婦看著這兩人都不知道說啥好,朱家不錯,朱老大也不值五百斤糧食。

    就沒想到野丫頭出五百斤糧食,就為了他們兩口子管這門親事呢:“你哪來的五百斤糧食呀。”

    田野:“昨天從隊里換的,公分換點,欠條又換點,家里的都搭對上,應該能夠的。”

    隊長媳婦知道,自家也偷偷摸摸的換糧食了,田野換點到沒啥,她有吃的,自家也能少搭進去點呢。

    不過都搭進去,這丫頭就沒有考慮過以后吃啥呀。這可怎么說好呀。自家丫頭非得抽兩下不可,日子可不是這么過的。

    大隊長:“那糧食給你留著救命的,不是讓你這么霍霍的,張嘴就五百斤,一年公分才換多少糧食呀。叔嬸可沒有這么大的臉面。”

    隊長媳婦:“可不是嗎,日子可不是這么過的,還不得讓人當成了冤大頭呀。”

    關鍵是丫頭家,樂意也不能這么上趕著,傳出去不好聽,平白給朱老大臉面。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手下载 11选5玩法规则 广西十一选五结果 澳洲幸运10直播 nike新浪体育网 日本黄色片快播观看 双色球3000期红球走势图 长沙快餐女一次图片 江苏十一选五最高遗 31选7开奖结果走 3d美女麻将游戏单机版 体彩十一选五软件下载 黑龙江p62几号开奖 中国足球竞彩比分网 浙江十一选五奖金对照表 浙江20选5风采网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