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喜宴
    隊長媳婦也就是嘴上數落兒子兩句,給田野看的,心里頭稀罕的很:“丫頭,你們鬧慣了,別跟他一般見識。”

    娘兩唱雙簧,她就得是個二傻子嗎:“嬸子沒事,他說吧,我忙著呢,都沒怎么聽見,回頭我在找機會,好好地跟他學學。”

    隊長媳婦都不知道田野是不是故意這么說的,跟小武學,小武會什么呀。小武那也不是女人呀。

    應該不是故意的吧,丫頭看著就憨,算了,罵兒子一聲該,就進屋了。

    剩下田野對著田小武,兩人挑眉互瞪。

    田小武咬牙切齒的心說竟然敢用話堵我了:“今天你成親,我給老二面子。”

    田野都想說句真謝謝你了,掃了田小武一眼,啥都不說,光眼神就讓田小武氣的跟頭牛是的。

    突然發現,這丫頭眼皮分開那么清晰干什么呀,還不如黏在一起時候呢,終于能看的下眼了,卻這么氣人。

    對呀,這丫頭眼皮分開,不粘著了,竟然還能看的下眼。

    忍不住就多看了田野兩眼,難怪前兩天他們家老二問他,野丫頭長的咋樣呀?原來這丫頭洗吧洗吧還成。

    田野被盯得毛骨悚然:“看什么看”心里特別的郁悶,遇上這兩倒霉玩意之后,說得最多的就是這四個字。

    田小武斜眼打量人:“看你邋里邋遢的連自己都收拾不干凈,往后可不能不洗臉或者用那黏糊糊的東西洗臉出門了,看到沒有今兒清爽多了,多給我們老二長臉呀。”

    田野磨牙,恨不得潑他一臉洗腳水,怎么這么討厭的性子呀。

    恨不得飯菜立刻就熟,趕緊把這個瘟神給送走。

    大概是被刺激的田野手上的活計做的更加的利索了。

    田小武才滿意的點點頭:“女人就該這樣,上炕繞著爺們轉,下炕繞著鍋臺轉。”

    田野氣的差點拿著燒火棍子掄他。是不是田大隊長管媳婦那套,都弄到他們家來了呀。

    幸好田嘉志這時候出來了,過來田野這邊:“我幫你燒火。”

    說著的時候就把田野手里的燒火棍子給拿過去了。

    田野倒不是被搶了燒火棍子沒法收拾田小武了,而是因為田嘉志的行為還算是不錯,知道幫著搭把手,實在是比田小武強了太多。

    只要田嘉志看著還成,隨田小武說什么吧。

    而且田嘉志的行為,在一定程度上來說,那就是站在自己這邊,打田小武臉呢,田野心里哼了一聲,有點勝利的喜悅。幸好田嘉志不跟村里的大老爺們們一樣。

    田野繼續繞著鍋臺干活去了,就沒看到兩壞小子揚起來的眉毛。

    針對怎么讓女人知道他們哥們的好問題,田嘉志同田小武那是真的探討過的。

    兩人不知道什么是好,怎么樣才能夠好,可知道比,只要讓女人知道,村里別的男人都比不上他們哥們,這女人就應該明白他們哥們的好了。

    這個女人是個廣泛的稱呼,人家田小武還沒對象呢,這結論不光是田嘉志需要,田小武那也是需要的。

    這里面還有王大牛的貢獻呢,人家王大牛提供了,他媽不喜歡什么樣的男人,這個重要的信息。

    這不是田小武抓著機會,讓田野知道,村里男人都是什么樣的嗎。

    他得讓田野知道田嘉志的好。這事哥兩不用商量,默契著呢。

    這不是才普及完村里男人什么態度,女人什么生活,人家田嘉志就過來跟著燒火了,可不是比甩手大爺一樣的男人強嗎。

    從田野的反應上來說,這損招還算是有成就的。

    田小武看著沒他事,就功成身退了。

    屋里面田大隊長同朱會計說說村里的事,說說村里的完秋后的計劃,朱鐵柱作為今日尊貴的客人,倒是沒什么說的。

    關鍵是沒他插嘴的地方。

    三人都抽煙,還是旱煙袋,屋子里面騰云駕霧的,換成田野一會都呆不了。

    可田大隊長媳婦同朱會計媳婦都沒覺得咋樣,看來都是習慣了。

    這年頭的屋子矮,不通風還不透亮,這些煙多嗆呀:“這么多煙。”

    田嘉志:“回頭通通風就行。”

    田野掃了一眼門口都受不了:“你可別抽煙。”

    田嘉志隨口說道:“男人都抽煙。”

    田野一點都不敢茍同:“一嘴黃牙板子,張嘴就齁人的煙味,那就是男人了。”

    田嘉志看看田野,心說那還是別抽了,想到自己要是一嘴田大隊長那樣的黃牙,可不敢張開嘴給田野看。

    現在他那么愛笑,就是因為笑的時候有一口白牙,讓他自信不少:“咳咳,我也不喜歡煙,你不嫌棄我不夠男人就成。”

    這話說的田野心都吊高了,什么叫我不嫌棄呀?在看田嘉志略微扭捏的樣子,這要因為愛情的節奏呀。

    劇本不是這么設定的,這小子想多了,回頭得跟他掰扯掰扯。不能把人給拐溝里去。

    隊長媳婦:“丫頭呀,飯菜成了嗎。”

    田野趕緊把這個話題忘記了,就當沒聽見:“好了,嬸子,我這就放桌子。”

    隊長媳婦:“今兒把桌子放在屋里。”貴客待遇。

    田野:“哎”

    田嘉志已經拿著桌子去東屋了。

    隊長媳婦:“哎呦,老二呀,這活可不用你,不是有野丫頭呢嗎。”

    屋里的人都盯著田嘉志手上的桌子,在村里鍋臺上的活,男人一般都不身手的。

    朱鐵柱也盯著兒子,臉色不太好。上門就低三下四的,往后還能拿得起來。

    隊長媳婦他們都看向朱鐵柱的臉色,就說人家當爹的不愿意了吧。

    田嘉志掃了一眼朱鐵柱鼻子輕哼:“嬸子,我在家里也放桌子,燒火,刷碗的。”

    朱鐵柱臉紅了‘兒子都是債’這話今兒他信了。在家里能跟在這一樣嗎?他為了誰呀?

    隊長媳婦:“你這孩子,家里是家里,往后鍋臺上的活都有女人呢,哪用你呀。”

    這話可不好聽,朱鐵柱臉上火辣辣的,這不是磕磣他們朱家沒女人,讓男人繞著鍋臺轉嗎。

    田嘉志要說話,田野拿著碗筷進來:“嬸子,我知道了,以后家里活都是我的。”

    這個聽話勁兒讓眾人都滿意了。大家心里都想,田野對老二還挺上心的。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腾讯财经股票 山西快乐10分在哪里买 安徽11选5开奖 内蒙古十一选五彩经网 极速11选5网络平台 广东南粤36选7开 日本av成人网站 海南4+1玩法,1是哪个 乌鲁木齐沐足转让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最新 快乐双彩 云南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36选7开奖结果 2019番号封面推荐 3分PK10走势分析预测 长峰河南种子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