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二百零六章 廚藝碾壓
    田野就高興多了,能不動聲色的把田小武惡心一下,真的是大快人心。

    田小武對著田嘉志一臉的怨懟,恨鐵不成鋼:“看吧,看吧,你就是被這么一個女人給勾的,都影響咱們兄弟感情了。”

    你說這要是個好看點的也成呀。他們家老二對女人要求太低了。

    田嘉志拍拍田小武的肩膀:“不會的,咱們兄弟的情分,那是女人能插進來的嗎。”

    田野在外面都聽見這話了,拿個小本子給記上,她就等著看笑話,等兩小子都說了媳婦,他就讓他們知道,他們這點友情多不牢靠。

    不過田小武是個吃甜言蜜語的,竟然就這么一句話就哄好了:“那倒是,咱們兄弟這情分可不是女人能插手的。”

    田野搖頭可真好哄,整個一傻白甜,田嘉志這廝有潛力,能左右逢源了。

    田小武在屋里一拍大腿:“哎呀,剛才太生氣,忘了那丫頭都沒有吃過細糧,可別把白面給遭禁了呀。”

    說著就往外跑,老二買二斤白面回來可不容易了。

    鍋臺上的烙餅兩面金黃,松散的都看到里面的層次了,看著就讓人咽口水。

    田小武凝視著烙餅,心說真不容易,這丫頭竟然還會烙餅呢。

    轉臉就對著跟出來的田嘉志說道:“看看,多敗家呀,這得用多少的油呀。就說讓你好好地管管。”

    田野手上拿著燒火棍子,都想抽死他。

    田嘉志不動聲色的接過田野手里的燒火棍子:“好不容易吃一頓細糧,費油就費油吧。你不是剛才還怕把白面遭禁了嗎。”

    田小武瞪眼過去。

    田嘉志:“咳咳,確實有點費油,明兒我去大隊領任務雞,任務豬回來養。多少能給家里添補點油水。”

    田小武心說,完了,完了,他們家老二徹底掉坑里了。

    田野聽到這話都可以無視田小武了:“真的,那感情好,就怕大隊不給。”

    她跟朱會計說過的,朱會計顯然不太相信她。她在這上有黑歷史。

    田嘉志看田野高興,拍著胸脯保證:“沒事,這事交給我。”

    田野挺高興的,放桌子,開始準備吃飯。

    田小武耷拉著臉色,一臉的郁悶,合著自己剛才的思想教育都白搭了,田他們家老二看到田野之后,啥都忘記了。

    算了還是吃飯吧,至少這餅看著就有胃口。中午的剩飯煮成粥,烙餅,還有燉豆角,拌豆腐,吃著可真香。

    田野把烙餅用菜刀切開放在盤子里面的,田小武都贊嘆:“你還有這一手呢,還以為你不會做細糧呢。”

    田野心說,我可沒忘記你剛才咋說我的:“東西好吃,都是好東西造出來的,費油。”

    田小武吃的正高興呢,就這么被噎的眼睛都瞪圓了。田嘉志趕緊遞過去一碗稀粥,幫著壓下去了。

    小武沒事就給田野挑刺,田野能忍下田小武,田嘉志覺得田野還是很給他面子的。

    看著田小武被田野收拾,雖然明知道田小武活該,也怪心疼的,大太陽底下,他們哥兩剛長成的小身板,在河邊挑石頭往騾車上運。

    后院的一圈院墻,田小武他們哥兩光準備石頭就用了小半個月。小武的肩膀子都曬禿嚕皮了。

    小武咬著牙跟著田嘉志堅持下來的,就一個信念,咱們哥們得在田家做出來點事,讓丫頭知道知道咱們哥們的本事。

    田小武喝著田嘉志遞過來的粥,還有關切的眼神,郁悶的,嘴巴里面都沒那么香了。

    田嘉志就吃了一塊餅就不動嘴了,知道田野胃口大,把自己那份都給田野了。

    田野這才回答田小武剛才的問題:“我也就是最近幾年沒有吃過細糧,我爸活著的時候,我家不缺這個。”

    田野早就聽大隊長說過許多次了,他爸田大興是個有本事的,月月都有錢拿,家里也不缺細糧,不然咋能幫著村里人呀。

    田小武也想到了:“那倒是,聽說你爸活著的時候,你們家是咱們村最富裕的人家。”

    這人忘性大,剛才那點郁悶轉眼就沒了。所以說你跟這樣的人計較,那是跟自己過不去呢,他說過的話,他自己都沒走心。

    田嘉志掃了一眼田野一臉的驕傲:“老丈人在的時候,肯定錯不了,我家的屋子,院墻,井,哪樣在村里不是數一數二的。”

    要不要臉了,田小武都替田嘉志臉紅,一句老丈人怎么叫的那么順嘴呀。

    田野也不自在,明明原來是個悶頭不說話的性子,怎么在自己面前從來沒有這種感覺呀。

    田小武眼睛不瞎可是看到田嘉志吃東西的時候怎么顧著田野了,氣的哼哼的好幾聲,該說的都說了,他們家老二不爭氣他也是真的沒辦法了。

    剛被田野噎了一句,自己還吃著人家的餅呢,田小武就是個棒槌也知道少說兩句。

    為了吃一頓好飯,田野可是把空間里面的雞油都拿出來了呢,這餅吃著格外的好吃。

    吃過飯三人又到后院轉轉,田嘉志繞著院子歸攏一圈,怕是有什么落下的東西。

    田小武沉寂教訓田野:“老二對你好,你可別當成應當應份的,那是老二知道惦記你。村里女人在家啥地位你去打聽打聽,誰家女人吃東西不是讓著男人的,哪有你這樣,看到好東西,就低頭使勁吃,不管不顧的呀。”

    田野心說,我有那么沒出息嗎?

    田小武說的這個替田嘉志委屈呀:“瞪什么瞪,你還不服氣,老二就吃了一小塊餅,都讓你給你吃了。”

    不過比起田小武來,自己在田嘉志身上確實自愧不如。關心的太到位了。

    田野一攤手,有點無賴的說道:“你說怎么辦,難道分著吃嗎?”

    田小武炸毛,什么女人呀:“就說你沒出息,女人都是讓著男人吃的。”

    田野心說我沒有這個好傳統:“沒人告訴過我呀。”

    田小武沒法怨懟田野這個問題,人家爸媽沒得早,沒人教導這個是事實,氣急敗壞的說道:“我這不是再告訴你嗎?”

    田野挑眉,意思你算個屁。

    田小武就覺得自己被這個表情,這個動作給挑釁了。不過野丫頭有著腦子嗎?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 有板深雪作品 查看河北福彩二十选五 12月23日快船vs森林狼 日本sm道具 10分11选5开奖结果 今天排列三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数 排列5预测最准十专家预测 今日竞彩足球比分推荐分析 天天赛红包靠假的 2013快船vs湖人 辽宁快乐12开奖查询 福彩3d出号走势图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155 燃烧的慾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