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對比中的不甘
    然后才對著田嘉志說道:“這騾子也是沾了你的光了,還能吃上一口好東西,以后使牲口跟大爺說,保準給你們喂飽了在給你們套車。”

    田小武:“謝謝大爺了,就知道您好說話,比我爸都好使。”

    管倉庫的大爺:“去去去,少說好聽的,那也得按著規矩辦,回頭要扣工分的,還得給大騾子準備吃的。你呀就耍嘴皮子,還是人家老二做事踏實。”

    田小武擠擠眼:“大爺你可不能這么說呀,我也沒虧了它,給他抓了一天的癢癢呢。”

    朱老大就這么被晾在邊上,別提多尷尬了。

    估計他自己不覺得吧。人家還不肖于搭理別人呢。

    田嘉志掃了這人一眼,原本的時候,朱老大就是他頭上壓著的一座高山,跟心病一樣,怎么都繞不過那倒坎。

    可如今再看,突然就覺得當初自己眼界太窄了,朱老大還算個屁呀。跟小丑一樣。

    偏偏這人還自以為是,以為自己多大本事呢,誰都看不上。就沒有比他跟二缺的了。

    田嘉志想到當初自己竟然為了這么個東西跟自己較勁,都有點抹不開面。

    跟著田小武上車,隊長跟朱會計還有村里的幾個跟著裝糧食的年輕人,另外還有兩個知青跟著朱老大一塊。一大幫人準備去城里。

    田嘉志趕車,田小武在邊上當副手,車上坐著隊長還有朱會計,余下也沒有能坐幾個人的地方了。

    朱會計:“老二呀,你這是做什么好事了,讓老頭把大牲口都舍得上趕著交給你了。”

    田嘉志笑笑沒說話。

    田小武:“肯定是老二舍得給牲口吃,對大騾子好唄,不然三大爺放心把騾子給誰呀?”

    田嘉志:“就是多給他抓兩把料的事,飲水的時候放把豆渣。”

    朱會計:“哎呦,那可是真舍得。”

    朱老大跟著兩個知青走在大車后面:“可不是舍得嗎,你爸媽還吃不上豆渣呢,都舍得給牲口吃了。”

    田嘉志:“爸媽連豆渣都吃不上,你是怎么當兒子的,咋地,我招親換的四百斤糧食,還不夠給爸媽換頓豆渣吃。”

    朱老大樓不住火了:“咋地,四百斤糧食你當一輩子吃不完呢。”

    田嘉志繃著臉:“可這四百斤糧食決定了我的一輩子。”

    這話說完,除了馬車轱轆的聲音,四周都靜了,這哥兩的饑荒,別人不好插嘴。

    朱老大肯定不是東西,也沒想到田嘉志看著挺好說話,日子過得也不錯,心里竟然把這事看的這么重。

    也對,那么本事的孩子愣是招出去過別人家的日子,將來生了孩子,都得跟女人家的姓,誰心里能舒坦,能過得去呀。

    就像田嘉志說的一樣,四百斤糧食定了他的一輩子。

    是個男人都理解田嘉志這份過不去的心情。

    朱鐵柱想得遠,為了家里能度過災年,老早的把孩子給招出去換糧食了,如今看來倒是不如別想那么遠呢,一家子一塊挨餓咋了,好歹一家人呀。

    看看現在,兩兄弟不說仇人,怕是一時半會的也解不開這份恩怨了。

    還有就是,救濟糧下來了,多及時呀,大不了吃半飽也就挨過去了。

    朱鐵柱折騰半天,圖什么呀,當然了人家孩子能隨便吃飽了,不過喝著自家孩子血吃飽了,估計心里也不舒坦,就跟老二說的一樣,那是用他一輩子換的四百斤糧食。

    田大隊長:“咳咳,好了,咱們村,就這么一個大騾子,說起來就是比人金貴,那年沒糧食,喂牲口的孫頭就是把口糧給它吃的,騾子能干的事,人不見得能干得了。”

    連朱會計都說:“給牲口多吃點不虧。”

    朱老大在怎么蠢,也知道他被擠兌了。田大隊長肯定是對他有意見,不給整分就算了,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擠兌他。說不是誠心的都沒人信。

    朱老大臉色沉沉的,跟誰都欠了他一樣,要說起來可真是沒有城府。

    田嘉志表現就不一樣,沒有因為田大隊長的抬舉就洋洋得意,也沒有繼續踩不得意的朱老大幾腳,默默的趕車。

    田小武在邊上跟人說說笑笑,田嘉志就認真的聽著,一句話都不說,光這份沉穩,這份大度,就讓人高看一眼。

    朱老大那真是沒得比,甩八條街去。

    跟著朱鐵柱平時關系不錯的,也不好就這么晾著朱老大:“老大呀,村里停工了,你家該套院墻了吧。”

    朱老大昂著脖子:“恩,回去就套。”這孩子就不會嘮嗑。

    知青那邊來得是跟朱老大交好的丁卯:“找人了嗎,用不用我們過去幫忙?”

    朱老大整個人跟著火了一樣的激動:“用,用,用,丁同志,那真是太謝謝你們了,你們能來我家,那是我家的榮幸,太及時了。”

    田嘉志跟田小武一同抬手揉腮幫子,一個說:“太酸了”

    一個接著說“麻”

    朱會計眉頭能夾死蒼蠅。

    田大隊長看著前面兩孩子的動作,直接一人給了一鞋底子。

    田小武:“是不是坐車脫鞋方便呀,你怎么說打就打呀,還有外人呢,怎么不給我留點面子。”

    田大隊長:“不成器就得打,省的出門給老子丟人現眼。好好趕車,作什么怪。”

    田小武不吭聲了,小聲地嘟囔著:“弄這么幾個人回家,你媽不得發愁死呀,一個會干活的沒有。光吃飯了。”

    田嘉志:“沒事,只要是朱老大帶回去的,他們都高興,多本事呀,城里知青都跟著回家了。”說的這個諷刺呦。

    朱會計嘆口氣,用車上幾個人能聽見的聲音說道:“別說小武老二他們兩個聽著牙疼,我也渾身打哆嗦。怎么這么不得勁呀。”

    除了年輕人看著朱老大還能羨慕兩眼,稍微懂點事的都知道,朱鐵柱要生氣了,那么一截院墻,找兩個會磊墻的,朱老大跟朱鐵柱自家人打打下手就能弄好。

    結果弄了這么幾個人過去,干什么呀,技術活干了不了,打下手估計都不頂用,還得管飯,這不是活病嗎。

    朱鐵柱怎么就弄了個這么個四六不懂沒有成算的兒子呀。心眼子都算計兄弟用了不成。這就是典型的窩里橫。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秒秒彩可以作弊 广东十一选五任1计 5分pk10网址 佐佐木希番号网盘 3d詹天佑预测 番号神器软件下载 极速11选5投注 基金配资合法性 云南11选5前3组选技巧 天津11选5 北京11选5最新开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号 11月03日爵士vs火箭数据统计 日本av有哪些 三分pk10计划qq群 西宁酒店小姐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