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正經人
    田嘉志:“你一個女同志都敢深更半夜的出來,咋地不敢深更半夜的回去,還想賴在我家怎么地,你臉皮怎么那么厚呀。”

    張月娥真有這個打算的,看來不成:“不然你讓田野同志送我回去成不。”

    她偷摸出來可以,這么一嚷嚷,讓她自己回去真的害怕,田野當初那樣打扮還有人打主意呢,別說城里知青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了,深更半夜的發生點啥事都不新鮮。

    要不說人啥時候都得自重,把自己安危放在第一位呢。

    田嘉志都不知道這人怎么那么大的臉,最近身邊都是自以為是的,怎么那么讓人隔音的慌呀。

    她出去有事,他家田野出去能放心呀:“我家田野也是女的,你比我家田野嬌貴在哪呀?送你回去,我家田野一個人回來就不危險了,我說城里的知青同志,你咋這么自私呢,你這是品性有問題呀。我家不歡迎你,趕緊走,記得出事也別想按我家身上,你就沒安好心。”

    張月娥到了村里就沒有被這么對待過,這人眼瞎呀怎么地,就田野那樣的,別說黑天一個人走,她就是光著身子一個人走能有什么危險?

    她一個活色生香的大美女,還不如一個黑不溜秋的土妞了,她還真就叫上這個勁兒了:“不然大志同志你送我吧。”

    這張月娥看不上田嘉志,一心想回城呢,這樣婉轉的招呼田嘉志,那是憋著氣呢,沒安好心。

    田野就納悶了,還以為這人過來說搭伙的事情呢,原來是勾搭人的,深更半夜的讓男人送來送去的,說沒這個意思都沒人信。

    掃了一眼外面的田嘉志,瘦田無人耕,耕好有人爭,連知青都入眼了,這魅力可真是夠大的。

    田嘉志的反應就是身上蘇的一下,一身的雞皮疙瘩,第一時間對著屋里的田野急吼吼的解釋:“我跟她都沒說過話,一點關系都沒有。”

    然后對著外面喊:“你,你,你想干什么,我可是好人。”

    好吧村里民風保守,女人外面叫門,讓人送,基本上就跟王寡婦之流掛鉤了。

    張月娥差點氣死,她把自己繞進去了,院子里面兩人絕對是誠心的。

    就聽隔壁牛大娘喊上了:“哎呦,老二,大志,桃花運呀,丫頭你可得看好了。我說知青姑娘呀,人家都有媳婦了,你這也忒不地道呀。”

    牛大叔:“哪都有你的事,屋呆著去。”

    碰的一聲,屋門關上了,把牛大娘起哄的聲音也給關上了。

    張月娥臉色鐵青,在門外的冷風中顫抖,吃了田嘉志的心情都有。毀了,毀了,怕是好名聲毀了。

    朱老大撕開朱大娘的拉扯,出來對著田野家招呼:“封建,無知,送女同志回去,那是男人的風度,你以為你是誰呀,人家張同志那是怕走夜路,就是瞎了都看不上你。”

    田嘉志冷哼,心說蠢貨:“我有媳婦,正經人,封建著呢,我家不招大姑娘小媳婦。”說完就進屋了,還有啪的一個關門聲。

    就聽見朱老大在門口:“張同志,我送你回去。不要搭理這些鄉下人,愚昧無知,封建的很。”

    張月娥不想用的,就像朱老大說的,鄉下人愚昧無知,封建,今天讓朱老大送回去,明天謠言就滿天飛,大半夜的她跟朱老大走了。

    可不讓朱老大送回去,誰知道碰上什么危險呀,權衡利弊,只能認了:“多謝朱大壯同志了,咱們革命兒女,新時代的進步青年,不講究這些。還是那句話身正不怕影子斜,相信鄉親們也不會誤會什么的。”

    朱老大屁顛屁顛的送人家女知青回去了。

    朱大娘在家里氣的心口疼,他兒子的名聲沒了,這媳婦可怎么張羅呀。

    田野看著屋里的田嘉志:“正經人”有點諷刺,別以為她不知道剛才誰借機拉自己的手了。

    田嘉志臉皮厚:“可不是正經人嗎,以為我是誰呀,以為她是誰呀?還讓我送,哼,我可是有媳婦的人。”

    田野冷嗖嗖的瞟了田嘉志一眼,就拉著正經人出去對練了一會。

    田嘉志齜牙咧嘴的進屋的,就不知道哪惹田野不高興了?怎么就說摔就摔呀,還摔這么狠,難道真的因為女神經的事情吃醋了,他解釋的不夠清楚嗎?

    田嘉志:“我真不認識那個女神經。”

    田野:“行了,人家也看不上你,別多想。”

    田嘉志特別郁悶,可嘆田野那么嫩的臉蛋,那么白凈的手,竟然那么大的力氣,摔的那么狠,好吧這樣的手摔自己還是很銷魂的。

    田嘉志想他真的讓田野給摔出來習慣了,這時候還能想到這是媳婦的手呢,呵呵。

    不管張月娥昨天晚上說的多么的風光靚麗,口號喊的多響亮,可碰上了牛大娘,一早就風言風語滿天飛了。

    而且問題升級了,那都不是知青張月娥不檢點,而是整個知青點都烏煙瘴氣的,不然大半夜的一個女人出來跑什么呀,還讓男人送回去,哎呦呦,都沒臉說呀。

    知青那邊頂多就是懊惱一下,他們本來在村里就不怎么受待見,頂多就是更不待見而已,沒人想在村里解決人生大事的問題,所以村里傳啥對他們影響不大,頂多就是心里不痛快。

    可朱大娘那邊就不成了,自從他們家老大在隊里提整分的事情沒成之后,朱大娘就在給朱老大張羅媳婦呢,這名聲趕在這個節骨眼傳出去,還能成呀?

    白瞎了她這么長時間在媒人面前伏低做小了,都要把牛大娘恨死了,這個多嘴不積德的婆娘。

    想跟人鬧,也知道越鬧自家老大名聲越差,這就是個必須得咽下去的啞巴虧。

    除了恨多嘴的牛大娘,朱大娘對給兒子帶溝里的張月娥也沒有好感。

    最讓人郁悶的是,朱大娘覺得這事都是他們家老二的錯。明明女知青就是去找田家的,怎么就弄了他大兒子一身埋汰呢。

    本來村里就往回拉救濟糧,正是熱鬧的時候,牛大娘在這么有心的渲染,說的有鼻子有眼的,讓人聽了都以為朱老大真的把女知青追到手了一樣。

    尤其是愛開玩笑的,看到朱老大還要問一句:“老大呀,女知青咋看上你的。”

    朱老大這人吧,在這事上表現不成熟,先臉紅了。在別人看來那就是這件事情坐實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市来美保番号下载 排列五直播开奖 极速飞艇高频彩票开奖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直播 湖南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秒速牛牛规律公式 麻将作弊器通用版ios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河河北十一选五 国王vs勇士 7m足球比分网 南昌扑克麻将牌技 3d断组预测牛彩网 甘肃11选5六码遗漏 股票配资推荐 s江苏十一选五任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