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要留一夜
    田嘉志拉起來田小武,把他屁股底下塞上個草甸子,平時田野出去推車,車子上都帶著這個,中午歇腳的時候用。

    今天方便田小武了。

    田野就去道邊山坡上檢點干枝子,拽一把草簾子上的干草,在田嘉志還有蠢貨田小武身邊,清出來一塊雪地,籠一堆火,盡量暖和暖和。

    到處都是雪,回頭用雪一埋,一點都不擔心走火什么的(要提高防火意識,時刻主意防火。)

    就是田小武這個負責享受的,都知道把水壺放在火堆邊上,干糧烤上,三人配合的這個順手,看的田大隊長都目瞪口呆。

    而且自家兒子看著有點沒用,見天的說人家田野敗家老娘們這個不行,敗家老娘們那樣不行,現在才知道,自家兒子跟老娘們一樣,啥都不行。

    田嘉志把墊子鋪好了,招呼:“叔,你歇會。”

    田大隊長那心情呦,現在他都懷疑要是發現田野身上真的有什么隱秘的話,還敢不敢惦記了。

    抽出腰帶上的大煙袋,坐在火堆邊上抽一口,疲累就緩過來了。

    有人過來,蹭著火堆跟田大隊長一塊抽煙。

    牛大叔:“老二跟小武提滿分算是提對了,比我們我這幫老家伙力氣足呀,再走下去,我都撐不住了。老了不如年輕人呀。”

    田小武立刻挺起胸脯,打腫臉也得充胖子:“呵呵,我爸年歲大了,不然我們還能堅持會呢。”

    田大隊長都沒好意思給兒子一煙袋,你可真是霍的出去。

    田野看看田小武,這小子轉性了,今兒竟然沒有拿她作法子。

    田小武倒是想呢,那不是實力在那擺著嗎。

    牛大叔:“丫頭呀,框子里面背的什么呀,咋也不知道放下歇歇。”

    田野:“叔,我不累,不重。”

    邊上過來的人看著田野輕輕松松的,嘴巴有點發酸:“啥好東西呀,連放都舍不得放下。”

    哪都有這樣人,自己慫貨還看不得別人比他有本事。跟這種人計較犯不上。

    田小武不這么想,人家是田小衙內,里子面子都得有,虧一點都不吃。

    他看不上田野成,別人看不上不成,他跟田嘉志那可是哥們,一伙的。

    橫眉過去:“就是屋里弄了兩盆小蔥,拿到城里看看能不能換點錢花,叔,你家屋里不是也有嗎,怎么沒帶出來點呀。”

    這話可真是說心里去了,好幾個人拍著大腿:“可不是嗎,怎么沒想起來呢。”

    話說回來,想起來,他們也帶不了呀。這都累夠嗆了,這要是在弄個背簍,他們可不是田野。所以這錢也就田家能掙。

    這些人也是會給自己找面子的:“呵呵,咱們鄉下人,屋里弄兩盆蔥,也就貪圖過年吃個新鮮,自己吃還不夠呢,哪能拿出去換錢呀。”

    跟著有人點頭,可不是嗎。

    田小武就差翻白眼了,你們也得背的出來呀。

    這些人看看田大隊長,開始恭維田小武這個衙內:“大隊長你家小武的腦子就是好使,聽說,秋天的野果子,都讓小武給倒騰城里換成錢了呢。”

    田野心里不太高興,青菜他背上呢,野果子田嘉志跟著一塊倒騰的,怎么都成了田小武一個人有腦子了呢。

    就田小武的腦子,哼,不提也罷。掃了一眼田嘉志,這人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還遞給田小武一塊棗糕。

    好吧自己不太理解男人的友情。幸好錢沒少帶回家,算是安慰。

    看到自己手里也多了一塊棗糕之后,田野開始低頭烤火啃干糧。

    再看看啃棗糕的田小武,那可是自己一大早起來蒸出來的,怎么都覺得自己是做苦力的小媳婦,而田小武那就是等著享受的正宮大老婆。這設定怎么感覺這么別扭呢。

    田大隊長不餓,年輕人有使不完的力氣,可胃也是無底洞。就看到田嘉志手上的包裹,一會就沒了一大半。

    田大隊長這個見慣了田野飯量的人都側目,別說是邊上看著的人了。

    不想法子掙錢可咋辦呀,家里那點糧食怕是兩孩子早就折騰光了。看著田野背上的框子舒坦多了,換多少錢,也擱不住這么吃呀。

    田大隊長:“咳咳,孩子們也是餓的沒法了,出去找點糧食,混個溫飽。”

    牛大叔:“可不是這么說的,也就是弄到城里,換點糧食。可別提錢不錢的。”

    田大隊長點點頭,要說牛家的那么作天作地還能好好地在上崗村,那真是因為牛大叔平時會做人,可惜命不好,攤上這么一個婆娘。

    掙錢的話題就到這了,沒人再開口了,田野自己知道,田小武跟田嘉志那是給上崗村的村民開辟了一條新道路。

    等著瞧吧,來年的時候,上崗村的野果子得犯搶,大家肯定都想攢兩錢,可勁的往城里倒騰。

    田小武跟田嘉志臉色不好,大概也都能想到,他們家缺錢,誰家不缺錢呀,不知道這事還成,知道了,那就別想著吃獨食。

    這合著又成了一錘子買賣了。咋就沒有個讓他們哥兩長治久安的進項呢。

    腳丫子還沒烤熱乎呢,田大隊長就張羅著上路了,他們受的住,車子上綁了嘴巴的肥豬們受不住,田野估摸著,到公社,這些豬不凍死那都是命大。

    還不如現在給一杠子打死送去呢,少受點罪。不過這話不敢說。

    田大隊長都叮囑過了,到了公社少說話。那邊跟他們上崗村這邊不一樣。

    連跟著過來的知青都說,不懂的不說,也別亂開口。可見城里氣氛緊張。

    田野要不是見過世面的,還以為城里龍潭虎穴呢。

    冬天天短,總共就歇了三次,到公社的時候太陽都要落山了,今天注定要歇在城里了。

    平時他們能一天打個來回呢,路多難走可見一般。

    田嘉志擔心后院的小豬仔還有雞。

    田野:“出來的時候,都給放了足足的料,草簾子也沒有掀開,沒事。”

    田嘉志沒開口,著急也回不去,自家后院還不能放心讓別人進去,不然家里雞的數量就跟賬面上對不上了。塌心呆著吧。

    上崗村的人推著肥豬過來,公社的人表示了熱情的歡迎,對田大隊長給予了高度的表揚。

    然后就安排一行人去招待所了。

    誰都知道,這樣的天氣,今天肯定是不能回村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12推荐 球探比分网即时比分足球比分 上海老11选5中奖规则 南粤36选7开奖 湖人vs雷霆季后赛 广东36选7开奖结 爵士vs奇才 极速飞艇9码刷水 水果大爆发 爵士vs鹈 谁有幸运飞艇群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表分析 成人日韩黄色片 广东11选5任五杀号 3d杀码3d 有坂深雪番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