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三百八十章 鄉下把式
    田野沒說話,看著四周沒人,從墻根順下去一個熟雞蛋。

    小四丫就楞了那么一下,機靈的把雞蛋拿過去,三下五除二,就把雞蛋給吃了,可見這孩子虧嘴。

    田野看著小四丫把雞蛋吃沒了才說道:“你二哥好著呢。”

    就要回去了,她沒空哄孩子,也不想跟朱家攙和上,上次朱大娘說的話他可是沒有忘記呢。

    就看到朱小四擦擦嘴,一臉的認真:“我不會跟別人說的。”

    兩人年歲相差太大,溝通不良,什么意思。

    朱小四:“我不會告訴別人你給我吃的,誰都不告訴。”說完率先跑走了。

    田野,哦了一下,然后齜牙,這孩子才多大呀。

    這下子可是以確定了,朱小四肯定是朱家的孩子,這么大點就這么有心眼,可真是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門。

    他們朱家孩子的通性大概就是都有心眼,都不太是東西。

    不過倒是給自己省了不少麻煩。

    田野有空間在,家里現在不缺吃的了,而且有田嘉志這個外援在,家里有什么出格的東西,都可以推到田嘉志身上,

    在村里的小日子那是越過越紅火。

    別人不說,隔壁朱大娘每天看到田野鼻子都是歪的,眼睛還有點紅。恨不得把田野給生嚼了。

    不過這個她真的嫉妒不來,聽說上次的事情傳出去后,朱會計就把事給捅到朱家老輩那邊了,朱鐵柱兩口子被老朱家的幾個長輩一塊數落過。

    朱大娘這算是老實了,田野這邊就是殺牛,那也是人家送過去才能要,不能在伸手了。

    這話都是牛大娘在道邊跟一群婦女說的,田野聽了一小半。

    另一半就是隔壁家小叛徒告訴她的,說的比牛大娘知道的多多了。

    聽說朱鐵柱跟婆娘生半宿的氣,朱大娘哭了大半夜呢。

    幸好小四丫說這話的時候,表情很糾結的,沒跟牛大娘一樣眉飛色舞,不讓田野就真的要懷疑朱家的教育問題了,四個孩子都教導的那么有特色。

    不過自打那之后,田野看到沒人的時候都給小四丫點吃的。

    那孩子精怪的很,每次都把嘴角抹干凈了才走呢。

    而且知道沒人的時候才跟田野親近,朱家人在的時候,一個眼神都不看田野,這就天生的戲精。

    幾次之后田野就沒忍住,把這事寫信給田嘉志說了。

    而且為了讓自己看上去不是在買好,只是說了他們家小四丫戲精,沒說給小四丫吃的什么的。

    不是想給田嘉志寫信,實在是不吐不快。

    田嘉志那邊收到東西的時候,已經在新的部隊里面站住腳了。

    老老實實的做了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很幸運的跟田小武在一個部隊里面。

    不過兩人也只能隔幾天見到一面。

    相比他們公社過來的一群人,他們兩個這樣的已經很不容易了。好歹算是個伴。

    看到田嘉志的包裹,戰友們再次開始詢問田嘉志,你真的是農村來的嗎?

    這東西就是城里都不見得有。這年頭但凡一口吃的在哪都金貴。

    都有人懷疑田嘉志地主老財了,這可不能瞎說。

    田嘉志恨不得把祖宗八代都給招出去。我就是鄉下人,我媳婦心疼我,從牙縫里面省出來的東西都寄給我了。

    問題是一大包的肉干,牙縫里面省,那也得家里有呀。誰家吃得上肉?

    田嘉志順便把自己跟田野的風雨扶持,患難與共描述一遍。

    大伙聽到田嘉志招親,家里還有個娃娃親的時候,看著田嘉志的眼神那都不知道用什么詞形容。

    這個好像有點脫節呀:“你好好當兵,回家的時候把親事退了就成。”

    田嘉志差點跟人翻臉,為啥要退呀,正經八本擺過酒的媳婦。

    大伙就不知道這小子思想這么封建,竟然一門心思的承認這份親事呢。

    好吧他們也不敢多話了,尤其是吃著人家的東西呢,就更不能瞎說。

    吃人嘴短嗎,違心的也要祝福一句,你們兩口子真好。

    等放假的時候田嘉志給田小武送過去一份,把兩人的家信順便寄出去。

    對于田野的來信,田嘉志肯定是不滿意的,哪有光教育人的,咋不說說家里的情況呢?怎么不說說她自己的情況呢?

    幸好他讓小武寫信的時候問大隊長了,不然自己不是兩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嗎。

    好吧人家這里有渠道的。

    田野手里有余錢,不過在這個什么都是大集體的年代,也不能置辦私產,錢這東西也就只能在家里存著。

    想到田嘉志來之前她過的日子,再想想自己現在過的日子,不得不說真的是受田嘉志的益呢。

    吃飯的時候就是隊長來了,田野都不用藏著躲著了。咱家現在有這個條件吃口好的。

    田野把錢都給贊起來了,現在用不到不等于以后用不到,就等著厚積薄發好了。

    山杏熟的時候,田野背著框子,往家里摘了不少。

    外人都說田野飯量大,餓瘋了,所以摘山杏吃。

    田野是把杏摘家去晾果脯了,杏核砸成了杏仁,一大半都給田嘉志寄過去了。

    這東西那么一大筐子也就弄出來小半口袋,可比白薯干什么的金貴多了。

    因為田野給田嘉志寄東西寄的多,田嘉志那邊誰都知道田嘉志家里有個知道心疼人的媳婦,很是出了一把風頭。

    面上已經沒人再提招親的事情了。

    不過大半的人背地里還是說田嘉志傻,讓家里媳婦給哄住了,不然誰愿意招出來,還喜滋滋的兒呀。

    沒人敢當著田嘉志的面說,因為田嘉志不愿意聽。

    而且這人在部隊挺狠的,新來的時候,連老兵都摔不過他。

    怎么說呢,就是那種怎么摔都摔不倒,爬起來特別快,抗打的那種。

    好長一段時間,在部隊里面田嘉志的外號都是不倒翁,只能說這得歸功于他媳婦訓練有功。

    不過這話打死田嘉志也不會說出去的。

    有人問他,你這摔跤練過呀,不錯呀。

    田嘉志頂多就是笑笑,說上一句,鄉下把式。

    田嘉志糾結的心呀,不知道要不要感激媳婦的先見之明,還是幽怨田野下手狠,人家都說了,要不是狠狠的練過,都沒有他這個效果。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3d图谜彩报 世界杯比分赔率 今日3d预测分析 哪种理财方式最好 青海11选5台子 网上理财产品哪个最好 山西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幸运飞艇3码公式 黑龙江22选5开奖查询 湖人vs凯尔特人总决赛第六场 日本av影片快播 三分pk拾怎么买稳赢 椎名由奈全部作品封面番号 重庆幸运农场几点到几点 投资理财平台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