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后悔
    田大隊長按照工分把這些山里貨平均分配,至于分配之后,愛怎么處理怎么處理。

    大伙一股腦的弄到城里,也換了幾個錢,不過沒有去年時候田小武跟田嘉志的收益好。

    想也知道,大家一塊往城里換東西,跟人家兩人的買賣沒法比呀。

    城里就那么大的需求,還一股腦的涌進去那么多的東西,價錢都上不去。

    反倒是大隊往公社送的幾馬車野果子,給田大隊長又弄了點風頭。

    聽說上崗村在公社現在掛名的優秀大隊呢。

    田野的那些果子一份都沒有賣,自家還不夠吃呢,何況現在她可是不差錢那波的。

    除了給胖師傅送菜的時候,帶過去點當人情之外,都留在自家地窖里面呢。

    而且她力氣大,比別人走的遠,偷偷的往遠走,給自家摘回來一大堆的果子呢。

    從入冬田野就不在出工了,家里啥都不缺,還能把家里的青菜送城里幾次,她的生活比村里大多數人家都好。

    今年的雨水多,年成也好,村里人的日子也都松快點大人孩子都跟著高興。

    去年這時候,大家吃的都是紅薯玉米粥,孩子出門玩,褲兜里都是屁,蹲下是屁,站起來還是屁,都是紅薯吃多了的后遺癥。

    比比,今年簡直太美好了。難怪老百姓都祈求風調雨順呢。

    田嘉志寄回來的錢,田野根本就沒有動過。

    朱大娘八月節的時候又沒收到田野的年節理,小三給老二寫的信,也沒個回音。就知道她兒子有錢不會寄給她的。

    又到田野這邊鬧過,不過沒敢太過分,因為誰都知道田野家來提親的了。

    朱大娘為了這個,有被朱家的幾個叔字輩兒的叫過去數落一頓呢。

    田野不跟她廢話,退親,還我糧食。親事都沒有,我給得上你年節禮嗎?

    朱大娘再次敗北而歸。

    至于說朱會計媳婦的到來,田野還是很歡迎的,因為她都會做鞋子了。

    從里到外都能自己上手做。都是朱會計媳婦指導的好。

    今年的棉鞋就是田野自己做的,本來還想著給田嘉志做一雙的呢,不過自從八月節之后,他就沒收到田嘉志的書信。

    就有那么幾塊錢寄家來,田野想到或許朱家給田嘉志去信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個說法,興致缺缺,索性給田嘉志的書信也給斷了。

    兩人這都好幾個月沒有聯系了。說不失落那是假的,可也沒咋要死要活就是了。

    田野家的肥豬從開春喂到現在,在村里是最肥的豬。

    八月節的時候隊長就讓田野把豬交了,田野沒同意,說是要喂到過年的時候。

    眼看著要過年了,田野就想宰豬了。

    原本的時候還想著田嘉志萬一要是有探親假的時候給他殺吃呢,現在留著也沒用了。

    田野想殺豬,比別人家方便,不用提前找人什么的,人家自己就能辦了。

    不過要跟村里報一下病豬,還是去年的流程就行。

    剛進臘月田野就把家里的豬給宰了,年對年養出來的肥豬,四百多斤。

    對上崗村來說那就沒有過這樣的事情,這得多舍得喂糧食呀。

    田野把給大隊的半扇肉送過去的時候,被村里人好一陣的圍觀呢,就沒見過這么膘肥肉厚的肥豬。

    田野心說要是告訴你們再養一年可以再長幾百斤,估計村里人都沒人信。糧食稀缺的年代,沒人舍得這么糟改,沒人試過。

    牛大娘跟田野打聽:“家里的肉還賣不,給大娘留點.”

    田野:“大隊這邊不是要給各戶分派下去的嗎。”

    牛大娘“那才多少呀,你家這肥豬都比上我家的了,難得碰上好東西,我還不得多留點”

    對呀,這位大娘從來都是以嘴上享受為主的,不考慮價錢。這是村里的豪太。

    田大隊長跟朱會計看著這么厚的肥豬肉,也都有點張口結舌。

    你說丫頭這日子確實好了,原來連人都養不活,現在連牲口都跟著吃的滾肚溜圓,肥成這樣。

    田野算是村里今年頭一份殺豬的,而且肉夠肥,誰家都沒舍得錯過,按照人口,家家都用工分換了肥肉呢。

    牛大娘想要多換點都沒人跟她換。郁悶的直發愁。

    田野不攙和這事,在家里把肉分出來好幾分,給朱會計家的,給隊長家的,給牛大娘家的,王寡婦家的,孫家的,余下也沒啥好給的了。

    不過比去年給得多,一來今年豬大,二來,這人的交情都是走出來的。

    田嘉志沒在家,這些人家連下大雨都過來詢問一聲,房子漏不漏的問題,這是交情。

    至于牛大娘,田野那是發現這位吃誰向著誰的好處了,給多少都愿意。

    牛大娘看到那么一條肉送過來的時候,可高興壞了:“哎呦丫頭,你可真是個厚道的,重情義的,大娘稀罕死你了。”

    牛大叔看著都丟人,他這婆娘嘴饞,為了口吃的,里子面子都不要。能矜持點不。

    田野也是少有看到這么實在的人,說的太直接了:“大娘稀罕就好,我先走了。”

    牛大娘:“丫頭,這次不給朱家送了吧,那婆娘沒好心眼,背后都不認你這個兒媳婦,你可別傻傻的上趕著過去讓人擠兌,占便宜知道不。”

    牛大叔拉著婆娘,歉然的看向田野:“丫頭,你先回吧,別搭理你大娘,他撒癔癥呢。”

    田野走了,牛大叔:“你能少說兩句不”

    牛大娘:“多好的丫頭呀,我咋就不能照顧點。我都白吃人家豬肉了。”

    牛大叔氣的翻白眼,你這在照顧照顧,人家就不用過了,還不得天天的斗氣打架呀。

    你說這婆娘啥毛病呀,成天的挑事。

    朱會計跟田大隊長家都高高興興的,順便還表揚了田野養豬有方法。

    聽田大隊長的意思,怕是要年底還要弄個鰲頭什么的呢,田野傻呵呵的就樂了,這年頭榮譽跟糧食一樣珍貴,她稀罕。這肉值了。

    朱家知道田野家殺豬,臉色都綠了,朱大娘想要鬧騰。

    不過五月節,八月節都沒能鬧騰出去,現在滿上崗村就沒有人不知道,他們兩家親事黃了的,她沒有鬧騰的立場呀。

    朱大娘:“可恨讓那丫頭鉆了空子,早知道就不先鬧騰了,平白便宜了她,”

    朱鐵柱沒吭聲,小四丫默默的聽著,轉眼就告訴田野,她媽說的話一個字都不能信,為了吃豬肉都后悔先悔婚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林心如之黄色片 北京赛车7码技巧大全 番号网站 3d开奖号码多少 内蒙古麻将免费下载挂的软件 幸运飞艇精准交流群 吉林11选5 上海11选5任三最大遗漏 快乐双彩 陕西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 安德森a片 幸运pk10玩7码必中 东京热n1156女主角是谁 黑龙江11选5正规 0120903足球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