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擠兌大會
    朱鐵柱對于田嘉志主動示好,請客吃飯那是很配合的。

    朱大娘這人怎么說呢,想吃怕燙,還要拿捏,張口就抱怨:“真有心,把東西送來就好了。”

    結果人家田嘉志都沒搭話茬,就招呼一聲朱鐵柱就走了,鬧了半天根本就沒有招呼她。

    朱大娘心里能痛快嗎?

    在家里可是墨跡了好久呢,小四丫拉著朱鐵柱的袖子不撒手,她想跟著他爸去二哥家吃飯。

    換成平時,朱大娘恨不得把家里兩孩子都打包帶著,可今天愣是把小四丫抻過去打了一巴掌:“吃吃吃,就知道吃,也不怕噎死你。喪門星家的飯也是好吃的嗎。”

    小四丫抿抿嘴,愣是把哭給忍住了。

    打定主意以后偷吃更加小心點,說啥也不讓他媽知道,隔壁的飯真的好吃。

    朱鐵柱也是無奈:“你就消停點吧。”

    說完拍拍屁股就走了。

    朱大娘對著隔壁的院墻恨不得潑一盆狗血過去,不孝敬的東西。

    用田嘉志的話說,孝敬過來的東西怕你不愿意看到,你不是忌諱嗎。

    要不是現在的田嘉志看著讓人不敢直視,突然就有一股子威嚴在,朱大娘都想撒潑耍賴,把田嘉志拽過去抽一頓,這事她沒少干。

    在不甘心,光靠眼神也燒不死隔壁一家子,朱大娘悻悻然的在家里做飯。

    玉米渣滓粥,特意燉了一個大蘿卜,狠狠心放了兩刀臘肉,他們家大兒子都去城里上班了,還能缺了肉吃。

    隔壁算個屁。

    朱鐵柱過來,田大隊長立刻氣場全開,剛才還以客人的身份跟著孫家老小子,還有他們家大侄子客道呢。

    立刻就主人的做派:“是朱老哥來了呀,快做,快坐,你可是稀客。”

    田野扭頭就去堂屋了,怕自己笑出來。這可真是個深坑。

    不知道這一年朱鐵柱又怎么惹到田大隊長了,上來就讓人抹不開面。

    來兒子家變成了稀客,說不是故意的誰信呀。

    朱會計在邊上愣是沒吭聲,田野就覺得肯定里面有事。

    不然好歹都是一個姓的堂兄弟,朱會計哪有不幫忙的呀。

    田嘉志跟沒聽見一樣:“爸,屋里坐。”

    然后開始張羅著上菜倒酒,跟啥都沒發生一樣。

    王大牛最不自在了:“我還是算了,我回頭。”

    田嘉志不等王大牛說完,就把人給推炕上去了:“可不成,今天主要就是謝你,我不在家,我家里多虧了有大伙照看著。你可是主客。”

    說話的時候看都沒有看朱鐵柱一眼。可這屋里真的就朱鐵柱聽了這話不自在。

    朱鐵柱聽了這話本來就不美妙的心情更加不美妙了。

    田野在鍋臺上炒自家割下來的小韭菜呢,不用看就覺得朱鐵柱這頓飯估計吃不香了。

    這對朱鐵柱來說都稱得上是鴻門宴了。

    這一堆人里面,就他一個反派呀,別說沒幫襯過田野,媳婦還拼命地拉后腿,要均分了媳婦家的桃子,乃至于家產呢,呵呵。這飯可怎么吃呀。

    田野想自己最好別進屋了,就在外面看熱鬧就挺好的。

    也不知道田嘉志怎么想的,今兒這日子竟然張羅請他爸。

    話說不請好像也不好。真是兩面都煎熬的一個決定。

    所以說鄰里關系還是要盡量相處,不然肯定有尷尬的時候。

    尤其今天的朱鐵柱,感覺邊上坐著的牛大哥都比他坐在兒子炕上舒心。

    田嘉志給大伙倒酒,頭杯就干了:“我不在家,大伙幫襯著我媳婦,我這里謝謝大伙了。”

    朱鐵柱喝酒剌嗓子呀。

    牛大叔特意看了朱鐵柱一眼,真能體會他這份心情。

    朱會計:“客氣啥呀,出去一年還學得文縐縐的了。”

    田嘉志:“叔笑話我呢。”

    田野端菜進來,弄了滿滿的一大桌子。

    田大隊長:“哎,要說你們兩個也是好福氣,好本事,會過日子,當初你們成親的時候,四個菜,看看今兒這席面,一看就知道老二出息了。”

    孫家老哥難得有機會跟隊長會計一塊吃飯,高高興興的在田大隊長后面捧著:“那可不是說的,咱們村里除了隊長家的大武小武兩兄弟,就咱們老二出息了。”

    村里還有一個去城里上班的朱老大呢,可人家孫家老哥提都沒提,朱鐵柱覺得這比剛才喝的酒還嗆呢。

    不是兒子出息不夠,是他身份不夠,自己要是隊長,你看這些人是不是捧著他兒子說。

    話說回來,自己不是隊長,這些人也捧著老二呢。

    朱鐵柱自己就把酒給干了,酒入愁腸。

    牛大叔在邊上勸:“大兄弟,老二這酒確實不錯,不過也不能這么喝,燒心。”

    朱鐵柱呵呵兩聲:“這酒不錯,我這不是沒忍住嗎。”

    小武堂兄:“叔你喜歡還不好說,讓老二跟你留兩瓶唄。”

    是呀兒子的酒,誰比他他這個老子更有資格喝呀,可偏偏他把這個資格給送出去了。

    朱鐵柱聽了這話頭,醉眼看向兒子,你不是孝順嗎,老子還沒喝道你的酒呢。

    田嘉志臉色都不帶變的:“把年紀大了,老大還有小三小四都指著爸呢,這酒還是得少喝,身體為重。”

    邊上的牛大叔:“老二這孩子可真是孝順,人呀到了我這份上,就像身邊有個人這么勸著。大兄弟你有福氣呀。”

    朱鐵柱:“福氣,福氣。”福氣個屁呀。

    酒桌上說說笑笑的,氣氛挺熱鬧,不管多少人跟朱鐵柱搭話,朱鐵柱都覺得自己在人群之外的。

    人家說的事情,都跟他沒關系不說,好像還都是他們家婆娘起得頭,給田野難看的。

    這個真的是沒法在好好吃飯了。

    田嘉志:“要說我不在家,最難的就是我媳婦,田野身邊沒個長輩照顧著,被人欺負了都沒有給撐腰的,以后還要叔叔伯伯兄弟們照看呢。”

    難道自動把朱鐵柱無視了嗎,他不是長輩嗎?

    朱鐵柱滿臉的惱羞:“要說這話,爸對不住你。對田野照顧的不多。”

    田嘉志:“爸說啥呢?雖說是兩家子過日子,可爸在村里,我也放心呀。田野不用咱們家照顧啥,以后行事不周到的地方,您多擔待就成。”

    這可真是外道的沒法在外道了,求外人照顧媳婦,讓自家老子別挑理就成,當親戚走動都沒有這樣的。

    田野在外面聽得咋舌,這朱鐵柱聽了該翻臉了。喝的不是酒,喝的都是火呀。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sg赛车官网 黑龙江十一选五一定 欧美性a片免费看 体彩七星彩500期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 有坂深雪的身材 黑龙江十一选五基本任选走势图 3d图谜总汇 广东36选7开奖公 麻将作弊药水视频教程 熊猫四川麻将游戏下载 甘肃11选5历史最大遗漏 体彩七7星彩开奖号码 武汉小姐上门按摩推拿 陕西一元麻将微信群 山东11选5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