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四百七十章 相見歡
    打開門,不光田花,大門口外面還張望著朱小三呢。

    看到田嘉志朱小三眼睛都瞪大了,就說看到野男人跟他嫂子回來了嗎。

    不對是有人跟他嫂子回來了嗎,原來是二哥,他可是放心了,蹭蹭的跑過來,擠開田野:“二哥,你回來了”

    然后看看外面:“有空我在來呀。”就跑了。

    田野深吸口氣,就這么兩句話,就知道為啥這兩年身邊總是粘著個朱小三了,這還是碟中諜。

    會玩呀。

    田花看到田嘉志,人家兩口子大白天還插門,就知道自己沒眼色了,笑笑:“那個我走了。”

    就跑了。還把門給關上了。

    田嘉志過去要插門。田野:“可別,千萬別插門了。”回頭說不清楚了。

    田嘉志忍住了,怕是村里人知道他回來了,也要過來串門的。

    田野直接落實猜測:“朱小三,你讓他監督我的。”肯定句。

    田嘉志:“說的那么難聽,我讓他照顧點自家嫂子。”

    田野嘎巴嘎巴的攥拳頭。

    田嘉志:“真的,我怕你被朱家欺負,讓這小子在家看著點,少讓朱老大挑撥,就這點。”

    余下都是朱小三自己做的,跟他半點關系都沒有的,不知道自己說了田野信不信。

    打死都不信,田嘉志是什么東西,田野還能不知道嗎。

    別的沒學會,耍賴的本事倒是長了,怎么夸他呀。

    田嘉志拉田野袖子:“你信我。”

    田野直接翻白眼,問題是不信你,尤其是看朱家這幾個弟妹之后,田野更不相信田嘉志能強到哪去,根子能正,就不錯了。

    田野快手快腳的搟面,給田嘉志下了一大鍋的過水面,肉醬打鹵。

    出門餃子回門面。田嘉志一邊往嘴里劃拉,一邊看著對面的田野笑。

    實在人從來不看說什么,那得看做什么。

    田野心里肯定是稀罕自己不得了,不然誰大熱天的搟面呀。

    當然了人家田野搟面根本就不費勁。

    在飯桌上田野永遠都是主力,不過不得不承認,田嘉志不光個頭長了,飯量也長了。

    都吃了五碗面條了,這是要追著田野的節奏呢。

    田野發愁,他們兩人要是就靠那點津貼還有工分過日子,別說養孩子,自己都得餓死。實在是太能吃了。

    田嘉志:“真好吃,吃撐了。”

    田野默默的收拾東西,幸好,幸好,這要是還沒吃飽,那就真的是吃貨了。

    剛收拾利索,田大隊長跟朱會計就到了。

    這是剛把兩個不省心的女知青給訓斥一頓,聽說田嘉志回來了就過來了。

    要說人真的需要進取,需要時刻鞭策自己。

    隨著你身份地位的提高,在別人心里你就是不一樣的。一直在變化。

    不能說是勢力,也不能說是涼薄,正能量的點說法,那是對人積極進取的一種認可。

    當初田嘉志在村里,什么樣子。上趕著給人送東西,走出來那點人情。

    等田嘉志當兵了,在去人家里,就受歡迎了。

    現在呢,不過短短三年,田嘉志剛到家,家里就有人進門了。這就是變化。身份到了,人家上趕著結交你。

    田嘉志過去熱情洋溢:“叔,我回來了。”

    就這么幾個字,就能聽出來里面的門道。

    朱老大考完試,那就沒敢回村,別說,這么精氣神的說一句,我回來了。

    田大隊長,跟朱會計都跟著連聲說道:“好,好好”

    田野端出來一大壺的泡紅果干白糖水,消食化氣外加解暑。

    在院子里面放上桌子,給一人倒了一大碗:“叔,你們都吃了嗎,我給你們煮面條行不。”

    田大隊長跟朱會計都沒客氣:“成呀,今兒就在你家吃了。”

    兩人不貪圖這口細糧,那是想跟田嘉志多說道幾句。

    田野進屋繼續搟面條。現成的肉丁炸醬打鹵,倒是省事。

    端出來一大盆的面條。田嘉志殷勤的給兩位長輩撈面:“我回家就吃過了,可惜沒有酒。”

    回來的匆忙,還沒來得急置辦呢。

    田大隊長:“吃過了就好。丫頭的面條可真是勁道。”

    朱會計都跟著點頭,這身力氣用來搟面條別人學都學不來。

    田嘉志唇角都勾起來了,兩個酒窩特別的明顯,一張棱角分明的俊臉,本應該存在的高冷都笑沒了。

    田野看著都走神,你說明明跟朱大娘差不多的一張晚娘面孔,換個人身上,咋就那么陽光,咋就那么俊朗呢。滿滿的福氣面相。

    兩人吃飯的空,田嘉志就在邊上說,重點解釋為啥過年沒回來的問題。

    對于村里說他陳世美了的謠言,田嘉志那是耿耿于懷的。

    田野也跟著聽著,這小子嘴皮子利索了,頭頭是道的。

    田嘉志:“這不是剛把事情定下來,就回來了嗎。”

    田大隊長同朱會計,剛好一人兩碗面條吃飽了,放下筷子碗:“真留在部隊了,成呀,小子出息呀。”

    田嘉志笑的特別謙虛:“這算是啥出息呀,趕上運氣好。”

    在田野看來那就是嘚瑟,沒看到嗎,笑的眉毛稍都翹起來了,偏偏嘴巴上還說的那么謙虛。

    田大隊長有點走神,肯定是想自家兒子這點事呢,田嘉志自己拼出來了,他家傻兒子呢。

    田嘉志心領神會:“叔,小武的事情也有眉目了你別擔心。估計成了。”

    田野想到過年時候跟著田小武回來的大姑娘,看人家那做派就知道不是鄉下人。

    田小武傻人有傻福,怕是走了裙帶關系了。

    朱會計羨慕不來,這出去兩個都能留在外面,以后上崗村可真是有臉面了。

    兩人又說說田野考上學的事情,都是夸田野表現好,爭氣的。

    當然了朱會計重點夸,田嘉志會教人。

    誰都知道田野腦子里面這點玩意田嘉志教出來的。

    而且田花考試之后,田野對外也是這么說的,老二咋教我的我就咋教田花的,一副我啥都不懂的蠢樣。

    弄得現在田花都不知道,她該拜哪個師傅了。活脫脫的多了個背后靈。

    對于各種超標超實的夸獎,田嘉志都欣然認下了,田野這么說肯定有田野的打算。

    打從定親的時候開始,田嘉志就知道田野比他心眼多。

    自己肚子里面這點貨怎么來的,自己能不知道嗎。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pk105码计划群 福建36选7开奖走势图 成人a片网址导航 黑龙江p62中奖号码 欧美a片拍摄现场 pk10幸运赛车预测官方 乌鲁木齐按摩保健服务 安徽11选5爱彩乐 广西快乐十分 幸运排列3新出的 22选5黑龙江福彩开奖号 av会抽搐 极速飞艇6码稳定公式图 股票配资利息 山西十一选五结果详情 广东11选5*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