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五百五十章 招人恨
    他們是不是該打聽打聽這小子什么門路呀,光看資料這點玩意好像不太準確了。

    指導員:“這不是大過年的讓弟妹在部隊上,心里有點過意不去嗎。”

    田野抿嘴:“我家總共就我們兩口人,人在一起,在哪都是過年,還要感謝部隊能夠成全我呢,我這還擔心部隊有紀律,總賴著不走影響田嘉志呢。能幫著連隊做點事情,我心里也塌心。”

    真是再沒見過人家這么通情達理,處處周到的小媳婦了。

    指導員跟連長客客氣氣的被送出門了,兩人剛出來連長就憋不住了:“我也是鄉下出來的,我家那塊,別說是二十歲的小媳婦,我媽都沒人想的這么周全。這特媽人精呀。”

    指導員噗嗤就笑了,這比喻打的,也不怕吃虧。

    連長同志意識到比喻的不妥當,臉色通紅,立刻把嘴巴閉上了,而且背后說戰友媳婦,不地道。

    指導員嘆口氣:“咱們三十才混到今天這份上,人家二十出頭的排長,以后呀別嫉妒了,看到了沒,嫉妒不來,處處比不上。”

    又一個被打擊到的。連長本來還不服氣,不過聽了這話心里舒坦了,原來指導員也不是圣人嗎。

    虧得平時還給自己做思想工作呢。

    要說田嘉志學習回來步步高升一年就排長了,還從原來的連隊到現在的連隊跳了那么一下,人事關系什么的都要重新接觸。

    這一年也挺不容易的,光聽人家連長跟指導員的對話,就知道這一年過的多不容易,年輕,被人質疑,哪樣不需要自己慢慢站住腳呀。

    也就是田嘉志平時各項訓練都是頂尖的,文化課還是實打實考過來的,那是靠真本事服人,讓人挑不出來毛病來,不然你看能有現在這么滋潤不。

    不過這些,田嘉志從來沒跟田野說過,男人的事,男人扛。得給家里撐起來一片天,這是他們上崗村小爺們從小就扎在心里的事情。

    所以田嘉志最不齒他爸朱鐵柱的事情,不是算計他,不是就認錢,而是有事沒事的,讓個婆娘出頭鬧騰。那就不是爺們辦的事。

    婆娘名聲臭了,你當你朱鐵柱就能干凈了。

    田嘉志回來聽田野說,他們連隊要用拖拉機,禮拜天的時候要組織去山里拾柴和。說是團部預備的柴禾有點不湊手。

    田嘉志都有點蒙。原來下連隊的時候,他們自己也準備過柴禾,這不是新鮮事。

    可現在可不是下連隊,這是團部,能缺了柴禾?連長吃錯藥了難道指導員也吃錯藥了。

    不過田野能在這邊多呆幾天總是好的,田嘉志都沒著急去詢問連長怎么回事,直接就虛情假意的說道:“哎呀,那不是耽誤你回家了嗎。”

    直接就換來田野一腳。田嘉志也不虛偽了,立刻咧著嘴巴樂開了:“看吧,老天都看到我忍的辛苦了,幫我留人了。”

    田野嗤之以鼻:“你們團部還能缺了車。”

    田嘉志也有這個想法,不過人家不是這么跟媳婦說的:“團隊都是大卡車,可能上山不方便,你這思想可不行呀,軍民一家親,作為軍屬,能幫到爺們那該積極配合。”

    田野:“快給我躲開這,你合該去張月娥當媳婦的,兩人一塊喊口號不用吃飯都能飽了。”

    田嘉志齜牙:“說什么呢,男人是能這么讓的嗎。我才看不上那女人呢。”

    田野翻白眼:“放心吧,人家也看不上你。”

    田嘉志:“咱們村的知青都走了。”

    田野:“你當他們還真能在村里承包土地,落戶口一心留下種地呀。”

    田嘉志心里高興,把田野都要給捧出來一朵花了:“那肯定是不能夠,能有我媳婦這份心胸的人不多。”

    田野氣樂了:“直接說我沒出息得了唄,拐外抹角的。”

    田嘉志說的很認真:“那可不是,我媳婦雖然不去上大學,可種出來的糧食,養了多少人呢。上大學出來也不見得比你做得好。”說的那個驕傲呀。

    不管真假,田野真心的受下了,她也是這么認為的。

    在過去學成文武藝賣與帝王家,現在學有所成回饋社會。精神層次層次高一點的那是為人民服務。

    田野現在就到了回饋社會的階段了,跳過一步,又邁出一步而已。

    好吧,看著田野點頭,田嘉志說不下去了。自家媳婦這份自信少有人能夠匹敵的。最近尤甚。

    田嘉志第二天去找連長的時候跟田野問的一樣:“咱們團隊還能差了柴禾,再說了,那不是有車嗎。”

    連長黑臉:“你怎么這么小氣呢,思想覺悟還不如你媳婦高呢。”

    然后跟著就來了一句:“咋地,昨天你也跟你媳婦這么說的。”

    田嘉志看看連長的臉,扭頭就跑了,我又不傻,我能這么跟我媳婦說嗎。跑過來問這個,才是他自己傻呢。

    反倒是田野特意詢問田嘉志一次:“我在這里住著,會不會妨礙到別的軍屬過來探親呀。”

    田嘉志嘆口氣:“放心吧,妨礙不到誰,我們連這邊,連長很快就夠隨軍條件了,余下的大多都是老光棍,沒有媳婦過來。”

    好吧,感覺咋那么悲壯呢,田野都不知道咋評價了。

    禮拜天連里組織去拾柴和。禮拜六的時候,田嘉志特意請了兩小時假,帶著媳婦騎自行車去把拖拉機開回來。

    回來的時候小兩口把自行車放在車斗子里面一塊開拖拉機回來的。

    哎呦,讓連長說,看那小子騷氣的。

    等第二天去拾柴和,看著人家小媳婦拿著搖把子,打車,開車的時候。連長這個有媳婦的心里都酸了,何況是連里這群光棍了。

    好幾個人用肩膀拱田嘉志,這就你娃娃親,鄉下媳婦?

    好吧,別看是新連隊,在戰友之間還是有點傳說的。

    田嘉志給自家媳婦正名,一群長舌頭的爺們,什么眼光呀:“瞎說,我們兩口子,鄉下媳婦怎么了,我媳婦好著呢,告訴你,大學都考上了,我媳婦不稀罕去。”

    你就吹吧,一路上都沒幾個人愿意搭理田嘉志。

    連長都磨牙,組織這么幾個人手過來給你留媳婦找借口,還這么可恨,這么招人恨呢。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台湾麻将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19倍 奥讯球探网 足球指数 早乙女露依三部最重要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走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95期 印度 股票指数 大番号app破解版哪里下载 湖北11选5结果走势图 澳洲幸运10免费计划网页 麻仓优 黑龙江p62彩票开奖 军民融合概念股 微信沈阳麻将玩法 秒速飞艇怎么玩的赚钱 内蒙古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