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五百七十五章 緩兵之計
    用心險惡,田大業怒瞪兒子:“胡說,你妹子不是那樣人。”

    田豐心說,你到底想怎么樣。能不這么任性嗎。

    田大業:“不過,也就先這樣吧。”

    盼著侄女不是輕易轉移性情的人,更希望就這樣也挺好的,至少在他身邊了。對兄弟有個交代。

    家里出息的小子有了,丫頭有沒有出息都成。

    田大業:“回家你在田野身上用點心。”意思就是你得努點力,把人給留下。

    田豐默默的安慰自己,他爸說話粗,這是妹子,不是媳婦。

    話說自己要不是親兒子,沒準他爸就讓自己直接娶了。

    至于傳說中的妹夫,別說田大興沒看在眼里,田豐也沒看在眼里。

    聽村里人說了那么多。田豐對朱家,那是一點好印象沒有,兒子能什么樣。

    他田豐的妹子,竟然受苦了。哼,回家就給田野介紹好男人,分分鐘鐘就把人給甩了。

    可恨他們來得晚呀,田豐想著按照村里人說的時候,他們要是別寄信,直接過來的話,田野那就是形婚,根本就沒有實際關系。

    田野回來的有點晚,跟牛大叔交代交代家里的活計,庫房那邊讓三大爺多操心,拖拉機啥的,去年啥樣今年還啥樣。看著安排吧。

    田野估算著,拖拉機掙的錢夠牛大叔他們的開銷了。

    牛大叔:“放心吧,家里有我們呢,不會耽誤事的。”

    田野:“過年的時候我盡量回來,怎么說都不會耽誤了春耕的。”

    對老百姓來說,春耕肯定比過年還重要呢。

    三大爺:“心里有數,出門在外,多帶些錢,看你大爺這說話做派挺有身份的,家大業大人多、親戚多的,總有不張眼的。”

    田野呲牙就樂了:“知道的,咱們上崗村,現在可不是鄉下窮親戚。”

    爺三都樂了。他們上崗村這兩年在十里八村都是出名的富裕地方。

    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村里的小伙子們娶媳婦容易,誰家姑娘都愿意往富裕地方嫁。

    三大爺出去趕車,知道的多,他們上崗村這邊,家家手里都有小幾百了,外面兜里幾十塊錢就樂的找不到北了。

    所以他們上崗村說出去,那真是抬頭挺胸的,到哪都不土。丫頭心里明白就好。

    田野回家的時候,門口碰上朱小三了:“二嫂,你家親戚來了。”

    田野:“想問什么呀?”這小叔子,就跟狗腿子是的。

    朱小三:“看二嫂說的,我是想問問你有沒有要我幫忙的。”

    田野:“哦,那我還真有,給你二哥寫信的時候,記得說清楚了就成。”

    朱小三扎心了,深深地懷疑,他二哥嘴巴不緊,不是在二嫂跟前說什么了吧。把他招供出去了。

    朱小三:“二嫂,你可不能這么說我呀。”

    田野這個牙疼呀:“行了,就你,我這樣想你都是好的。我要出遠門,家里你給照看著點,平時記得對四丫頭好點。”

    朱小三覺得臉紅,自家妹子,讓人家叮囑:“那丫頭精明著呢,你放心吧。”

    然后:“二嫂你出遠門去哪呀。”一副探子口吻。

    田野:“住親戚家去。”說完進屋了,這小叔子,滿身都是心眼子,看著就讓田野累心,真心的不想多打交道。

    朱小三已經在那邊思索,這么僅有的一點消息,怎么給二哥做匯報了。

    家里,田豐幫著田野歸攏家事呢,看的出來,這人廚房里面的活計干的還挺順手的。

    田野:“你放著我來就成。”

    田豐:“我家里排行第四,你叫我四哥就成。”

    田野默默的沒吭聲,安慰自己,這人是有點血緣關系的四哥,不是故意粘他便宜呢。可還是沒叫出口。

    田豐也不以為意,就這么空手認妹子,他也不太好意思的:“家里還有個小妹,人挺好的,跟誰都處的來,你們一定能很好很很好的。”

    田野默默地想,還要在多帶點錢,這感覺咋有點要走小白花路線呢。投靠親戚的表小姐。

    田豐:“她比你小,得叫你姐呢。”

    田野默默算計那就還得多送出去一份禮。

    田豐:“你三哥在部隊呢。平時不在家,不過過年的時候沒準能碰上。”

    這個田野理解,部隊有紀律,自己說了不算。

    田豐說,田野就聽著。哥兩在堂屋里面絮叨,田大業就在屋里呆著,不開口說話,這位還是很安靜的。

    田野也聽出來點問題,說了半天了,就沒提到女主人,這個不太好開口問。

    這個四哥故意不說的?還是不在了?問了不是扎人心口嗎。

    田野就想了,離過年不到兩月了。說啥也得回家過年了,這次就算是認認門吧。也算是對得起田大業在田大興墳前那張滄桑的臉。

    最重要的是人家田大業要直接去縣城遷戶口的事情,實實在在的把田野給威脅住了,她這也只能慢慢的跟田大爺磨了。

    收拾完,哥兩進屋跟田大業說話,總不能把人總是仍在屋里自己呆著。

    田大業還是那句話:“收拾收拾明天咱們就走。”

    田野心說,幸好剛才出去一圈都交代差不多了,這位大爺真的挺任性的。

    當爹的可以任性,兒子就得圓滑點,瞧著田野的臉色,中間緩和氣氛,田豐哄小孩的口氣:“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呀。”

    田野:“沒啥需要幫忙的,外面的事剛才跟人交代了。家里的牲口明天轟到倉庫那邊,讓牛大娘一塊幫忙照顧就成。”

    田豐松口氣,這妹子脾氣雖然有點軸,不過不是那么小性子的人,行事透著一股子大氣。

    田大業聽田野料理家長里短心里不是滋味,尤其是說到牲口的時候。

    想想家里的閨女跟田野差不多大,家里在辛苦,在混亂的時候,也沒讓孩子吃過這種苦的。

    田大業:“把你爸的舊物帶上。”

    田野想想當初家里的樣子,破鋪蓋,四個旮旯,他爸有啥舊物呀,或許有,掉瓷的刷牙缸子吧。牙刷早就沒毛了。

    順著田大業的眼光看向炕角的一堆書,田野抽抽兩下嘴角,誤會大了,這個可不是他爸的。

    書桌碎了,書都沒地方放了。

    田野:“不早了,大爺你先歇著吧。”

    有些話說了不如不說,就讓田大業認為他兄弟在上崗村過的是有閑暇時間看書的生活吧。或許這也是一種安慰。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日本av公司官方网址 长沙小姐大全 山西11选5加奖 山东老十一选五开奖 黑龙江十一选五 大发排列3走势图 麻将初学图解 辽宁快乐12开奖结 十八选七的结果 上海期货配资利息 老快3走势图 3d定胆杀号八仙过海预测 新11选5 东京热影院免费观看 华东15选5开奖结 东京热n0210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