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六百七十八章 看人發財了
    不是田野不認可孫二癩子,也不是田野對孫二癩子有偏見,當然了肯定有偏見。

    最重要的還是,要是傳出來,或者發展出來的跟孫二癩子的緋聞,田大隊長會打死一個的,真的。

    田野回家做飯,田花還不愿意呢:“你怎么都不知道好好地做飯呀,瞎跑什么呀。”

    順便發表高見:“你干嘛沒事去幫幾個鼻孔朝天的家伙呀,還不如在家幫著孫二收拾店鋪呢,好歹咱們一個村出來的,讓我說城里人一點不咋樣,不如咱們鄉下人實在。”

    田野那心忽悠忽悠的,突然就有點后悔把孫二癩子招回來了。女人的只覺,咋感覺不太好呢。

    田野:“花兒呀,你是不是忘了,你現在的戶口也是城里的。”

    田花:“那倒是,不過我跟是鄉下的,做人不能忘本。”

    田野:“習慣習慣吧,以后還得在城里成家呢,你總不會到現在還想著回村教書吧。”

    那么天真的事情,誰讓你幫我記著了,田花:“雖然城里人不咋實在,不過城里其他的地方還是很方便的。我住的慣慣的,干嘛要回鄉下呀。”

    然后打量田野的屋子:“姐,你可得給我一間屋子呀。”

    臭不要臉的,田野想要甩她一臉臭雞蛋:“出息,給我記著,談對象找個有屋子的。”

    不然不是搓不出去了嗎。

    田花:“那可不成,我爸說了,英雄不問出處。看人可不能那么膚淺。”

    田野冷哼,不信你找個沒有出處的看看,你爸不打折你的腿。

    田野覺得自己要是一聲不吭不提醒田花有點不厚道,所以引導性的開口:“知道咱們叔在村里是干啥的不。”

    田花:“大隊長呀。”

    田野:“知道大隊長干啥不。”

    田花不傻:“你想說啥呀?”

    田野:“大隊長在村里就是組織著咱們勞動,思想積極向上的。”田花點頭是這個理。

    田野:“也就說大隊長,你爸,我叔,在村里那是起到號召作用的,喊口號的。”

    田花一臉的所以呢,這話跟我什么關系呀。

    田野心說蠢死你得了,我是說你爸就是口號喊得響,別當真。不過也只能說到這了。

    英雄不問出處,挺好的。愁人的田花呀,隊長兩口子給養的忒好了。

    想當初田野跟田嘉志對未來提出規劃的時候,兩人有一件事特別的思想統一,那就是將來有孩子了,可勁的慣著,可勁的寵著,把兩人在家庭上沒有享受到的溫暖都給孩子找補回來。

    現在看著被慣出來的孩子田花同志,田野覺得對未來她要做些許的調整,孩子也不能這么慣著養,不然將來自己會吐血的,田大隊長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日呀。

    不行這事得跟田嘉志溝通溝通。

    所以田野給田嘉志三天一封,五天一封的信中,關于孩子的教育問題兩人都能說的熱火朝天的,偷看到信的連長同志:“你媳婦有了。”

    田嘉志瞪人,當著瘸子說拐子,連長誠心刺激他呢呀:“沒有。”

    連長:“郵票不花錢呀,孩子都沒有呢,你們說這個干什么,吃飽了撐的呀。”

    田嘉志:“過日子什么不得早作打算。還有,連長你偷看別人的家信,有沒有點道德呀。”

    這個就超標了呀:“哪就到道德的標尺了,我那是關心同志,怕你成天的看信,思想跑偏了。”

    田嘉志趕緊把東西收拾收拾,鎖起來了,防火防盜防連長,原來就防備他搶吃的,現在還要防備他偷看私人信件。

    田野下午沒事的時候,就把家里人家落下的大木頭給刨出來了。

    人家田野用的就是斧子,鑿子,刨子,鋸子。

    就弄出來一張桌子的雛形,很小巧的那種炕桌,按照那天四嫂,教務主任說的大小做出來的,桌子周邊的紋路還刻了纏枝花的紋路。

    田花問的不走心:“姐,你不是鑿石頭鑿豬槽子的嗎,怎么還會鑿木頭了。”

    田野回答的更隨心所欲:“都是鑿出來的活,沒區別。”

    好吧是那么回事。人家田花同志就這么接受了這種很天馬行空的說法。

    田野沒啥技術,桌子的面是長條的,不過一體的桌腿是橢圓的,里面鑿子扣空了而已。

    最后田野用了大半夜的時間用粗細砂紙磨了大半夜。順便在空間的操作臺上加加成。

    孫二癩子那邊大冷的天,被子都讓田花給拆洗了,就蓋個棉絮套,凍的直哆嗦。

    心里一點抱怨的意思都不敢有。想到田花白天給他拆洗被子的影子,還有點暈乎,嘴角都是扯開的。

    第二天一早起來,田花就看到古樸大氣的一張桌子,怪喜歡的:“姐,回頭給我也做一張。”

    田野:“家里有,瞎折騰啥呀。”

    田花嘟囔著嘴,吃飯,兩人還得上學呢,現在的禮拜天就一天半。

    田野估摸著把里面在打磨平滑就能拿去送人了。話說手上勁大也不是這么用的,田野想著回頭還是弄個小電機,弄個打磨器把,不然自己都吃不消。

    胳膊酸疼酸疼的,為了假期她也是拼了。

    今年斗春寒厲害,春耕都晚了。

    田花這兩個禮拜都是自動跑到人家孫二的理發店當監工的,監督的都是孫二癩子的人品,還有財務。

    田花姑娘挺聰明的,錢攥住了,人就不會有機會瞎混。話說這活,真不用她操心。

    順便,人家孫二癩子蓋了一個星期的棉絮套,田花好歹知道這事自己想的不周到,還把孫二的被子給做上了。

    要說孫二癩子一點想法都沒有,那是扯淡,瞎說。

    可每每想到田野,想到田大隊長,孫二癩子看著田花那都是心如止水,這么好的姑娘,他得幫著他們村守著。

    田蜜那邊,被斗春寒弄個措手不及,幾個大盆的秧苗都有點打蔫,生長速度停頓。

    張建和跟李紅旗極力建議花錢弄草簾子,見天的給幾個青菜大棚早晚的揭開,蓋上,沒想到還真就出點成績。

    當然了人家也就跟田野客氣已經,經驗還是有點用處的。

    田野沒指著他們感謝,也沒想過當他們的救世主。一點都不在意。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新疆25选7中奖程序 新疆35选7杀号预测 超敏感抽搐av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西安小姐的qq 十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006足球直播网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玩法 极速11选5送彩金 一本道麻宫高级 五排列开奖结果今天 武汉沐足转让 体彩浙江11选5开 安徽11元选5走势 云南快乐十分直播 黑龙江36选7福利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