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七百二十七章 老調重彈
    就聽朱大娘哭嚎著說道:“你個沒良心的,你怎么才回來呀,隔壁小妖精可是欺負死我了。她就沒把你這個男人給放在眼里。沒把你當男人呀。”

    田嘉志就覺得胸口都飄忽了,他想多了呀。盯著朱大娘,那神情真的是沒法形容了。

    朱大娘可不這么覺得:“那就是個喪門星的,見天往家里帶人胡吃海塞的,敗家玩意。你這日子早晚讓她給敗光了。”

    跟著一串田嘉志早已經要快忘記的國罵。

    朱鐵柱被婆娘都給嚎愣了,不過聽著聽著,覺得婆娘說的也沒錯,本來就是這么回事。

    所以朱鐵柱的沉默等于默認。

    田嘉志:“媽你也別哭了,真要是敗光了。那也是人家田家的日子。您忘了你兒子過得也是人家田家的日子。”

    挺平靜的語氣。

    朱大娘戛然而止:“你怎么那么沒出息呢?”

    田嘉志嘴巴發苦:“媽你想讓我怎么有出息,把田家的東西都給倒騰到朱家來嗎。還是讓我離婚,退親回來給你養老,給朱家光宗耀祖。”

    朱大娘陰沉著臉沒吭聲,這兒子從小就不跟他一心:“我不管你倒騰不倒騰,你爸年紀大了,干不動了,打水太遠了,讓你媳婦把水泵按到家里來。”

    田嘉志深吸口氣:“我爸年歲大了,干不動了,還在自己打水嗎?媽,這事你放心我管。我這就進城找到老大去,沒他這樣養老人的。”

    朱大娘暴躁了,不淡定了:“我說的是你,你找老大做什么。”

    田嘉志:“我都招出去了,家里這攤子事有心無力,媽你不是忘了吧,當初要是知道老大老大這么不孝順,我是不愿意招出去的。”

    朱大娘:“別給我說這個,你就說你給不給按,你媳婦連隊長家的水泵都給按上了,你親爸親媽就在隔壁呢,她怎么就看不見。”

    田嘉志:“媽,田野就是給全村的人都按上水泵,那也是人家跟田野有這份交情,我沒有能力給你們按水泵。”

    說的嘎巴干脆。

    田嘉志:“我是個窮當兵的,一個月就那么多的錢,我沒這份能力負擔這個。”

    朱大娘拍著巴掌哭嚎:“你怎么這么窩囊啊,我白養你這么大。”

    田嘉志:“沒白養,你可把我換成了字據呢。”

    朱大娘:“別提字據,那字據不算,三五塊錢你也拿得出手,現在醬油都五分錢一斤了。”

    田嘉志心冷呀,通貨膨脹,兒子都賣賤了是吧。

    朱鐵柱:“老二呀,你也別張口字據,閉口字據的,把爸媽養你的情分都給念叨沒了。”

    田嘉志:“可當初不寫字據你們不干呀。你們不相信靠著情分,我能給上三節的禮錢呀。”

    什么是打臉,這就是打臉。

    可朱家老兩口子已經被這個打習慣了,人家根本就不當回事。

    朱鐵柱提起當初有的只是惱羞:“老二,不管怎么說,你是朱家孩子,這事斷不了。傷情分的話以后就別提了,這次回來打算住幾天呀,哪天過來吃頓飯,我跟你媽怪想你的。”

    田嘉志深吸口氣,還有情分可傷嗎。在城里時候的輕松心情都沒有了,滿滿的壓抑。

    他自認帶回來的都是家里要用的好東西,可父母看不到,不知足呀。

    田嘉志:“明天就走。”

    朱大娘:“不行,田野都搬到城里去了,我的三節禮錢怎么辦。”

    朱鐵柱對于扯后腿的婆娘也是沒法了。剛才說的不提傷情分的話。三節那點禮錢惦記著干什么呀。

    朱大娘:“還有水泵,我不管你掙多少錢,孝敬我那是應該的。你沒有你媳婦有,你媳婦那山場一年多少錢呢?憑啥她隨便敗呀。”

    田嘉志:“我沒那么大臉,跟媳婦要錢補貼家里。另外,別說我沒能力給你們買水泵,有也輪不到我孝順。你也別跟我鬧,整個上崗村就沒有不知道我田嘉志是招親的。朱家孩子的話也別再說了,我連戶口本上都改姓了。”

    朱鐵柱就知道二兒子回來一次,要折騰一次。

    田嘉志:“別說我不孝順,我這大包小包的進門,村里人都看著呢。任誰也挑不出來毛病。爸媽你們保重身體,我回城的時候,會去找老大談談怎么孝順長輩的問題的,我雖然招出來了,可家里的事情不會看著不管。爸媽你們放心,老大回頭一準把水泵給你們買回來。”說完就走了。

    對朱家大娘有多在乎,田嘉志的反擊就有多疼,而且都是往心口上扎的。

    不過今天怎么感覺,他媽對老大也不是那么上心了呢,不然換成往日,田嘉志說要去找朱老大的麻煩,朱大娘早就嗷嗷叫喚著折騰著了。

    田嘉志從朱家出來,感覺天都藍了。老話都說屁股臭仍不得,呵呵。

    明明血濃于水,可卻讓親人用敷衍應付的態度面對,朱家兩口子也算是活的最成功的了。

    他還有弟弟妹妹呢,不知道兩口子最后能把家折騰什么樣。

    田嘉志給朱鐵柱拎的東西都是吃的用的,里面的茶葉一罐就老貴了,換成錢,朱大娘能樂開花。

    可田嘉志就是不愿意給錢,就是不愿意讓朱大娘樂開花,等朱大娘又開始跟他算錢的時候,田嘉志索性寧愿自己花錢買東西讓人當成破玩意,也不愿意說了。以后就這么辦。

    這根擰筋都用在朱家身上了。

    陰鷙的臉,到自家門口就緩開了。一院子人除了高敏看田嘉志的眼神是糾結的,余下的人都挺自在的,那就是習以為常了呀。

    高敏感嘆,妹夫的性格能夠如此陽光,沒長歪那真是不容易。

    田嘉志:“叔你們過來了啊。讓田野整治一桌子飯菜,晚上咱們熱鬧熱鬧。”

    好吧出了門就不受干擾了,這真的是親生父母嗎。誰比誰更涼薄呀。

    高敏有點適應不了。不過幫著田野端菜的時候,好幾個葷菜都給放在田嘉志跟前了。

    田豐都側目好幾眼,他媳婦怎么對田嘉志突然好了。

    田嘉志也有點蒙,嫂子什么意思呀。

    讓田野說,高敏這算是母性光輝泛濫了。

    田嘉志在村里的為人做派,那是讓田豐耳目一新,在省城的時候,田豐就覺得妹夫死不要臉上有點韌勁。

    至于妹夫這個人,只是田野喜歡而已。余下真沒覺得怎么樣。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河南十一选五技巧 陕西11选5玩法 广东十一选五下载 手机广东快乐十分 3d组三最好的预测方法 澳洲幸运5直播查询 新11选5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值走势图 急速赛车开奖记录 电影有多少是三级片是什么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 山西11选5怎么玩 河北十一选五直播开 东京热 无码 ed2k 分分11选五平台 002647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