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七百六十二章 迎風咧嘴(有家更)
    田嘉志氣樂了:“我不咒你,你媳婦那也不能明天就有孩子呀,這事不可能。”

    田小武直接把人給踢出去的,你咋知道不可能呢。

    田嘉志心說,我也沒說錯呀,誰家媳婦有了孩子一天就能知道呀,能耐不大,脾氣見長。

    算了可能因為知道自己有孩子了,氣性大了點。

    至少因為這事,田嘉志檢討自己一番,不在那么迎風咧嘴了。

    營長看到田嘉志還說呢:“我這剛買的錄霉素眼藥水,專制迎風流淚的,還想著給你嘴里灌點,沒準能治好你的迎風咧嘴呢。你這就好了,看來我這錄霉素省下了。”

    田嘉志挑眉,都不搭話,嫉妒心作祟的老男人。肯定是羨慕自己媳婦懷孕了。

    營長最近還真少看到田嘉志這樣的時候,這小子也有發愁的時候,不嘚瑟了:“哎,別走呀,說說,怎么不痛快了,沒準能幫你參謀參謀呢。”

    田嘉志磨牙,說出來讓你們樂樂我也信呀。

    營長那邊也想呢,說出來我給你宣傳宣傳,大伙都樂樂。

    田嘉志:“確實有煩惱呀,你說我這大兒子都要生了,我這名字還沒起好呢,叫什么好呢。”

    營長甩袖子就走了,他媽的什么人呀。

    田嘉志一時間寂寞如雪,快樂的沒朋友了。

    田小武老丈母娘看到姑爺跟發小掰了,還著急上火呢,不過聽到姑爺著急要抱孫子,立刻就把別的心思都放下了。

    可不是嗎,什么事情能比這個事情重要呀。

    直接把田小武的湯湯水水給兩孩子換成草藥了。

    田小武望著一碗草藥湯汁:“不是,媽,我們兩口子怎么了,就要吃藥呀。”

    小許姑娘委委屈屈的坐在田小武邊上一樣盯著親媽。

    許家伯母:“咳咳,你們不是想要孩子嗎,我跟你們說,光喝湯湯水水的沒有用,這個老大夫說了,喝一個月半個月的肯定讓你們懷上孩子。”

    田小武腦子真不笨,不然人家能十六七歲就給自己掙那么多的零花錢嗎。開擴了一個村人的思想,能帶動一個村的經濟發展嗎。

    愣了那么一下下,糾結的詢問老丈母娘:“合著我們平時喝的湯湯水水,都是干這個用的呀。”

    老丈母娘還糟心呢,合著自己這么費心費力的,姑爺根本就不知道做什么的,沒領情呢。

    小許姑娘臊的臉色都要變成番茄了。可真是親媽。

    田小武:“這,這,這,您,您您。”

    終于有田小武這張嘴巴應付不過來的事情了,愣是被老丈母娘的期盼給敗走了,有點不敢回家。

    夭壽呦,都是朱老二挑的事,他都被催生了,你說這日子過的。

    尤其是想到老丈母娘喂的那些湯湯水水,田小武心里要嘔死了,他這身子骨,杠杠的,用得著嗎。

    再說了,這背地里還不定怎么熱鬧呢。真是想都不想在想了。

    田嘉志被田小武拉著去摔跤,還以為小武要找童年的感覺呢,一點都沒有覺得自己被小伙伴給膈應上了。

    就知道小武這性子氣來的快,氣散的也快。他們從小的交情,怎么可能因為這點事掰了嗎。

    田嘉志:“就知道你不會惱我的,我那也不是沖著你說的,我說的是那幫子眼紅的。”

    田小武挑眉,現在那幫眼紅的里面就有我,不過我不能承認就是了:“你不是說不可能的事嗎。”

    田嘉志心說本來也不可能,不過小伙伴剛剛和好,還是順著點他點吧:“怎么不可能呢,一天都多,小武想要孩子,那就是分分鐘的事。”

    田小武一張臉風云變色的,給了田嘉志一腳,一句放屁,扭身就走了。

    剩下田嘉志風中凌亂,咋又氣了呢,嗆著不行,順著也不行了。

    小許姑娘從宿舍把田小武給拉回家的。

    田小武知道跟媳婦生不上氣,可那不是抹不開面嗎。

    小許同志委屈呀:“這本來就不是多大的事,要是在鄉下爸媽跟前,我這個兒媳婦早就讓婆婆帶著去看大夫了。”

    田小武斜眼,你媽比我媽能耐多了,不看大夫,就讓我嗑藥,而且嗑了這么久我才知道。

    小許同志理虧:“又不是什么毒藥,就是強身健體的,喝不死你。”

    田小武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睡嘴巴的說道:“還固本培元,譽血生精是不是。”

    小許姑娘又臉紅了:“你說什么呢?”

    田小武那個恨呀,媳婦太老實,讓他生氣都生不起來了,恨恨的想,你媽都做了,我說說你就臉紅,可跟媳婦又說不上,跟老丈母娘他也沒臉說。

    這口氣橫在心里這個不上不下呀。太不順氣了。

    小許姑娘拉拉田小武的袖子,田小武啥話都沒說跟媳婦回家了,到家里還跟丈母娘露出來燦爛的八顆牙齒。

    好吧,他田小武算是栽了,認了。媳婦太聽話,讓他生氣都覺得自己不對,在跟媳婦耍威風呢。

    這要是換成田野那樣粗糙的,他肯定的吼兩嗓子順順氣,怎么就讓那么個女人有了呢。

    好吧,歸根結底這事還在生孩子上面呢。

    田小武就想了,以往那是他沒用心,他田小武想要抱兒子難嗎。分分鐘的事,咳咳,都是讓田嘉志給帶歪了。他田小武,那可不是分分鐘鐘的事。

    田野不知道田嘉志那么招人恨,雖然說是看大夫感覺沒什么用,不過兩個禮拜之后還是去了一趟醫院。

    這次直接被田花帶著找的老大夫,把脈之后老大夫就甩一句話:“甭擔心,好著呢。”

    田花:“我姐不用在補補嗎。”

    老大夫推推眼睛:“我看著還成,用補嗎。”

    田野搖頭,這個真不用。田花磨磨蹭蹭的不舍得出人家辦公室,回過頭詢問人家老大夫:“大夫,我姐特別能吃,比以往都能吃,這個有問題不。”

    田野臉紅,說就說唄,她又不怕人知道,用那么神神秘秘的口氣嗎,不知道的以為地下黨接頭呢。

    老大夫:“孕婦哪個不能吃。”

    田花猶猶豫豫的:“是非常能吃,這么說吧,平時我姐吃一盆飯,現在都要吃一盆半了,她那腰身,吃這么多,沒問題嗎。”

    老大夫:“小姑娘形容的是不是太夸張了些。”

    田花:“我沒形容呀。”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求一些经典的三级片新地址 北京快乐8上下盘怎么玩 河内5分彩是正规的吗 nba录像全场回放 南京麻将外包什么意思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分布图 江西11元选5走势 吉泽明步 中文在线播放 钱柜老虎机手机客户端 正规手机棋牌信誉品牌 广西快乐双彩直播视频 体彩大乐透预测 韩国排球比分 在网上怎么赚钱 手机玩天津麻将 上海快三走势图工程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