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七百六十三章 得意(加更)
    老大夫頓了一下,然后拖拖眼睛,看向田野,終于認真了那么一下:“你家多大的盆。”

    田花兩手那么一比劃,田野感覺好像看到老大夫拿著筆的手,啪嘰按在桌子上了。嚇到人家了。

    老大夫:“咳咳,你過來我在給你看看。”

    這次連舌頭都讓田野伸出去好半天,老大夫左看看右看看,又讓人把婦產科的女大夫給請過來,給田野看看肚子。

    最后跟田花田野確認一遍:“真吃那么多。”

    田野點頭,田花點頭。

    老大夫:“身體沒問題,消化我看著也沒事,孩子目前沒看出來問題,可能天生能吃,沒事。”

    好吧白折騰了。

    田花:“老大夫,我想問你,是不是我這外甥隨了我姐,也是天生能吃呀。”

    老大夫看看田野,誰家媳婦呀,真敢娶,也不怕吃垮了家業。

    點點頭:“不排除這個可能,不過眼下吃的東西肯定都是這個當媽的吃了。孩子吸收營養就夠了。”

    出門的時候田花還糾結呢:“不排除這個可能,那是可能呢,還是不可能呢。”

    田野:“以后咱們都不再找這個大夫看病了。”

    太沒有定數了,別以為他沒有看出來,老大夫嫌棄自己能吃的眼神。

    田花:“可人都說了,這老大夫一手醫術可牛氣了,要不是趕得巧,咱們還碰不上人家呢。”

    然后趴在田野耳朵邊:“我聽人說了,老大夫最拿手的是能看出來男孩女孩。”

    田野:“那你問了嗎?”

    田花失望:“問了。”

    田野被勾的心動:“老大夫怎么說的”

    田花糾結的看著田野:“老大夫說了,你姐肚子里面都是飯。”

    怎么不說都是屎呢,有沒有這么敷衍的呀。

    田野不滿意這個回答,是不是田花問的方式不對:“你怎么問的呀,是不是沒有送紅包呀。”

    田花:“亂說什么,人家老大夫才不是那樣的人呢,姐你著思想太不對了,你至少要給肚子里面的大外甥做個榜樣。”

    田野:“我錯了,以后改,你到底怎么問的。”

    田花:“我問老大夫,你肚子里面是啥。”

    田野面無表情的看著田花,嚴格來人人家老大夫說的真沒錯,而且神準。

    誰肚子里面沒飯呀。真的很感激老大夫沒說是大糞。

    田野:“走吧。”

    田花:“他是不是太敷衍我了。還是他醫術沒有傳說中的那么好呀。”

    田野:“他可能一時間被我的飯量給嚇到了。”

    里面老大夫看著自己記了一大篇子的玩意,也有點失神。

    剛才田花問他的時候,確實走神呢,想到孕婦這么能吃,一時間嘴上沒有把門的就說禿嚕嘴了。

    不然頂不濟也得教訓教訓孩子,生男生女都一樣,這么著急做什么呀,生出來不就知道是什么了嗎。

    田野回家就洗澡,讓人摸了半天早就不自在了。以后產檢什么的都讓她發愁了。

    田花:“姐,你就別那么講究了,萬一著涼了怎么辦。”

    田野:“你也不看看這天氣,想著涼也難吧。”

    好吧,田花就想把田野當成嬌花一樣的養著,也有點難度。

    田花:“姐,你知道我這幾天看到啥了嗎。”

    田野那邊給自己洗澡:“你看到啥了,相看上男人了。讓我先偷著看看,可別光看外表。”

    田花:“你前些日子還說,讓我找個能看上眼的,差不多就成了呢。”

    田野著急了,那不是看著田花沒對象著急嗎,哪能這么隨便呀。

    伸出濕漉漉的腦袋:“真看上了。”

    田花:“胡說,我才沒有那么輕浮呢,都讓你給帶歪了。”

    田野松口氣:“看到什么了。”

    田花:“我看到田蜜在孫二哥的理發店呢,好幾次了。”

    田野撲啦水的聲音都停下了那么一會。這是要鬧哪裝呀:“是嗎,田蜜想要燙頭發。”

    田花撇嘴:“孫二哥的理發店雖然還成,可田蜜那是什么人呀,可看不上這樣的小地方,還過來理發。”

    田野點贊,田花姑娘長進了,有點思想,有深度。

    田野:“那就沒有什么可想的了,孫二的店雖然不錯,田蜜也看不上,你還有啥擔心的。”

    田花:“姐,所以說你也不是擔心田蜜的,是擔心孫二哥的是吧。”

    田野被問住了,就不知道田蜜有什么讓她擔心的地方,人還頂著主角光環呢。

    田花不那么想,田花姑娘完全是興奮,就知道她姐跟她想的一樣,就知道她姐沒有那么待見田蜜。

    田野洗澡出來,田花姑娘臉上的興奮勁還沒下去呢。

    田野:“你幾個意思呀。”

    田花:“我就是覺得她沒按好心。”

    那個真不至于,田野:“咱們過去問問不就成了嗎。”

    田花:“對呀,我這就過去問問,猜什么呀,孫二哥好歹跟咱們是自己人,還能瞞著我不成。”

    田野翻白眼,怎么就是自己人了,都不知道這丫頭邏輯怎么來的。

    她也好奇,跟田蜜有關的事情,田野其實都有點好奇心的。

    跟著田花后面,不緊不慢的去了外面理發店。

    就聽田花大著嗓門在招呼呢:“孫二哥,我看田蜜在這好幾次了,你們熟呀。”

    孫二癩子有點緊張:“不熟,不熟,就上次在田野家一塊吃過飯認識的。”

    田花:“不熟,她過來找你做什么呀。”

    孫二癩子有點羞澀:“她說我這手藝不錯,可以弄個什么工作室,做個人造型什么的。我不是很懂。”

    田野挑挑眉,啥都沒說,跟田花孫二癩子一樣做個都不是很懂的人。

    田花:“就這個呀。”

    孫二癩子:“就這個呀,田蜜姑娘還問我,這削頭發的手藝從哪學的呢。”

    孫二癩子說這個的時候看了田野一眼。田野很自然的就把視線回避了。

    田花理所當然的說道:“你這手藝偷學的唄,還能怎么來的。”

    孫二癩子抿嘴笑了,想到那時候,看到田嘉志一個頭型,把身邊的幾個兄弟弄得,捂了小倆月的帽子不敢讓人看腦袋,那時光都是歡樂。

    斜眼挑田野,就有些人,做什么都出挑,還不張揚。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500w 快乐十分陕西 三分pk10计划app免费下载 天津快乐10分 东京热护士ed2k nba热火vs凯尔特人 3d开奖结果是什么 西宁按摩场所推荐 极速飞艇彩票和法 广东快乐10分 福建十一选五前三直绝招 黑龙江11选5开奖 山西临汾麻将怎么玩 大开奖结果乐透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直 sina新浪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