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七百七十章 咱都不是好人
    朱小三:“這個不用,我媽雖然現在聽我嫂子的,等孩子生下來,我還能收拾她,家里地樹也就是分出來個樣子的事情。”

    朱小三心里那是頂不福氣,讓朱老大媳婦給算計的,心里憋著火要等孩子生下來,在搶回制高點的。

    田野想說那就把小四的單拉出來,不過想想那樣的話,讓朱家看到麻煩。算了,反正也不差這點,就是想到讓朱家占著這個便宜心里不痛快。

    朱小三一心考大學,省城的繁華都沒心思逛逛。

    人家想的明白著呢,等他考上了省城的大學,這省城都是他的,這會看了也白看。

    安頓好了朱小四就張羅著王大牛回村。田野說什么也拉著人歇了一宿才放人。

    晚上這哥兩歇下了,王大牛才一聲三嘆的把上崗村朱家的熱鬧跟田野田花學一遍:“真沒見過那樣的爹媽,老二當初那樣都算是好的,你就不知道,朱大娘聽小四說要分出來,還跟小四要錢呢。滿院子的嚎喪,說小四手里有錢,翅膀硬了,連親媽都不看在眼里。”

    田花跟炮仗是的:“怎能有臉呀。”

    王大牛:“這丫頭也狠,愣是一聲不吭,咬牙堅持住了,找了滿村的老太太做見證,轟她出去,以后就別指著讓她養老,拿她換錢。”

    是呀,朱小四早就把招親換糧食當成心病了。人家來個徹底的。一點都沒慫。

    王大牛:“朱老大那媳婦,還是個公社上班的呢,我呸,真不是個東西,不說壓事,還邊上鬧騰,不跟這樣胳膊肘往外拐,心狠手辣的小姑子住一個院子。你讓那么大的姑娘住大街呀。朱鐵柱那個慫蛋玩意,一聲不吭讓閨女被人欺負。”

    王大牛這樣的人都說朱鐵柱慫蛋了,你說這朱鐵柱現在什么形象呀。

    王大牛:“你在省城都被罵進去了,朱大娘說是你的妖性把閨女給帶壞了,見天的往家里寄信,就是給他們家拆生呢。都是你個喪門星給家里敗的,跟你沾邊就沒好。你說這什么人呀。”

    田野:“這個到不值的我生氣,什么時候朱家大娘不罵我了,我還害怕呢。”

    田花嬉笑:“那是,朱家老虎婆要是不罵你,肯定是貪圖你什么了。姐你可得長點心眼,這種人咱們不沾染。”

    王大牛看看屋里:“田野,讓我說,你這小姑子也是狠人,你是沒看到她盯著你大嫂肚子那眼神,換我也不敢讓我媳婦跟她一塊住。”

    讓王大牛說,朱家固然不是東西,可朱小四這孩子,真的隨了朱家人了,也頂不是東西的。

    村里不上學家里帶孩子的姑娘也有幾個,沒人跟她這么折騰,把爸媽的名聲哥嫂的名聲都跟著折騰進去了。

    田野:“他們自找的,有本事生,就有本事養,誰也不欠她的,憑啥給她看孩子。”

    王大牛:“幸虧我沒有妹子,我算是看出來了,家里女人多是非就多。這當男人可真是不容易。”

    這身有同感的慫樣,讓田花跟田野眼睛都亮了,八卦,有八卦呢。

    田花:“大牛,你家嫂子跟嬸子脾氣合不來呀?”

    王大牛瞪眼:“瞎說,他們娘兩好著呢。一個人似的,你問問村里人,誰不知道呀。”

    田野冷不丁問一句:“哦,誰站上風呀?”

    王大牛這個實誠人,完全是下意識的回答:“我媳婦唄”

    然后氣鼓鼓的瞪著田野,咋這么奸詐呀。

    田花靠著田野肩膀都笑的上不來氣了。

    王大牛氣急敗壞:“可不能出去瞎說知道不。”

    田花:“不知道”

    王大牛立刻軟了,差點作揖求人:“妹子,你是我親妹子,可不能往外說呀,這事除了你們兩沒人知道,外面有人傳,我就找你們兩。”

    田花:“我也不知道,你不是沒告訴我嗎。憑啥找我呀。”

    王大牛:“花兒妹子,等回家你讓我干啥我干啥,可不能說知道不。我家才評上的文明家庭。門口還釘著小紅鐵片呢。”

    田花:“問題更嚴重了,你欺騙群眾。”

    王大牛:“我怎么騙了,我媳婦跟我媽本來也好著呢,至少比村里的婆媳關系都好。”

    田花點頭:“看著都好。”實際上不是那么回事。

    田野:“行了別逗了。”老實人都要急了。

    然后對著大牛:“你媳婦那是聰明人,不會明著給嬸子難堪的,誰家筷子不碰碗呀。你在中間和和稀泥就過去了。可別傻傻的充當正義使者。”

    王大牛心說我就老實,也被逼的明白這個道理了,她媳婦用的都是軟刀子,她媽被憋屈了,都沒地方說委屈去。

    話說回來了,每次都是她媽挑事,不然他媳婦也不會給她媽軟釘子碰。

    所以這事他都分不清誰對誰錯。唯獨讓他舒心的就是,她媽怕人笑話跟兒媳婦不和,被人擠兌,從來不在外面說兒媳婦不好。

    她媳婦當老師的,要面子,有涵養,更不會說婆婆不好,而且吃穿用度從來不在她媽身上算計,就這一點王大牛就知足。

    王大牛:“田野說的對,還是田野說得對,就是這么回事。”

    三人說好半天才散了,田野田花進屋,朱小四瞪著眼睛望著頂棚,怪嚇人的。

    田花嚇得拍胸口:“你這丫頭不累呀,怎么還不睡覺。”

    朱小四繃著一張小臉,倍兒嚴肅:“二嫂,你也聽到王大牛說了,我當時都不知道我自己怎么想的了,是不是真的想那么做?我就是壞人,不是好人,你招惹我,不怕我呀。”

    田野:“小樣,就你還壞人呢,知道你嫂子我是啥人不。”

    朱小四抿嘴。

    田野:“花兒給她普及普及你姐我在上崗村是個什么存在。”

    田花:“咳咳,我姐,你嫂子田野,從小就把媽克死了,十歲把親爸克死了,五代之內找不到跟她有血緣關系的親人,在村里,這就叫天煞孤星。”

    田野踹過去一腳:“你說書呢。”

    田花:“那我不得說的瘆的慌點嗎。”

    田野:“閉嘴吧你。”

    拉著小四丫的手:“我在村里邪性著呢,你不怕我就成,你那點小壞心眼,在我跟前,我都不用出手,沒準明天你就被我克的喝不下去水,吃不下去飯了,所以別擔心嚇到我。哈。”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黑龙江体彩6加1开奖 老快3预测软件 广东好彩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130724中韩足球直播 痉挛系列AV 广东十一选五手机版 3d杀独胆 南粤36选7基本走 2011年银川站街女信息 广西快乐10分开奖视频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7星彩开奖结果 日本av女优-女优网 26选5怎么看中奖 11选5助手最新版 即时赔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