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八百零八章 驚嚇
    田花自己一個人回去的,大包小包的東西一大堆。有田野買的,有田花買的,朱小四一件東西都沒有買。

    朱小四跟田野兩人在家里過八月十五。大街上都是熱鬧的國慶氣氛,加上中秋節,今年不同以往的熱鬧。

    預備了一堆的東西,不過最后兩人都沒能在家里過,田野被叫田大業那邊了,朱小四被叫到高家了。

    田野心說這要是合到一起也不錯,可惜各過各的,中間就田豐帶著媳婦遭罪了,中午這邊吃,晚上那邊,反正兩頭的老人都不太滿意,大八月十五的兒女沒能全程陪同。

    田野怪同情兩人的。人才結婚,兩人自己看個電影,過個八月節那不是挺好的嗎,為了陪著老人,啥安排都沒有,最后還沒落下好。

    田花回來的時候,已經開學了,給田野拿回來五百塊錢,田隊長說了,先給田野的家用,等地里,山場的出產都折騰出來,再給田野看賬本。

    田野心說給田花拿錢,估計隊長不放心,不然不會就給自己五百塊錢。

    田野懷孕沒什么反應,三人按時上學,下課,日子過得緊湊,充實。都沒有時間想田嘉志。

    胎動的時候,田野頗為感動了那么幾天,然后就習慣了。

    田大隊長進城的時候都已經是深秋了。田野的肚子已經能看出來了。

    王大牛開車,田大隊長同牛大叔一起過來的。

    三人拎著個打補丁的破麻袋進的院子,打扮的都比平時破。

    修車的哥兩跟孫二癩子叨咕,沒想到房東家里也有窮親戚。

    孫二癩子嚇得理發店都關了,進門就問是不是家里遭災了。

    牛大叔:“扯淡,破孩子,邊玩去。”

    孫二癩子抹一把腦門上的冷汗:“那就好。”

    被田大隊長給盯了一眼就嚇跑了。他們村的人,出門的時候都捯飭捯飭的,再說了平時隊長都比現在穿的好,何況是出門在外呀,這打扮,真不怪他誤會。

    田野:“叔你們進城來了。”也被幾個人的裝扮給嚇一跳:“怎么這個打扮呀。”

    這算是鎮定的,田花出來,看到田大隊長眼淚都掉下來了:“爸家里咋了。”

    田大隊長:“沒事,沒事,你牛叔給爸披個破褂子出來的。”

    田花:“為啥呀。”

    田大隊長啥都沒說,手拎著個破麻袋就進屋了。

    讓田花跟大牛外頭守著,拉著田野三人進去算了一個多小時的賬,不愧是大隊長,別看人家不干會計,可支出收入,都明明白白的。

    田野:“這么多錢呀。”

    麻袋里面除了賬本就是錢。跟她當初去部隊買拖拉機一樣。拿錢的方法都這么上崗村的方式。

    田大隊長:“地里的收成跟去年差不多,不過糧食漲價了。工錢也貴了,基本上持平。山上的樹苗出息,供銷社收購板栗價錢也貴,還有人去咱們村專門等著呢,根本就不用咱們自己往供銷社運輸。”

    牛大叔:“你叔還為了這個特意跑了一趟公社那邊呢,要是公社說不合法,咱們寧可費點事,少賣點錢,也不給他們,老二是當兵的,這事咱們得小心。”

    田野:“是這個理。”寧可吃虧,不能給外面的男人抹黑拉后腿。

    牛大叔:“為了這個,你叔還被公社表揚了呢,那些收購板栗的可以收購,不過得跟供銷社這邊簽收購合同。供銷社那邊因為咱們村栗子多,特意設了個點,臨時收板栗。可是省了老大的功夫了。”

    田野都跟著欣慰:“我沒能回家跟大伙一塊干活。”

    田大隊長:“懷著娃呢,干什么呀,有什么比養娃重要。”

    田野摸摸肚子。田隊長:“賬目要是都對,你就把錢點點,村里幫忙收秋的,依然同往年一樣,讓大牛幫著他們拉秋,不收錢。”

    田野:“都聽叔的。”將近三萬塊錢,最大面額是十塊的,什么概念。難怪用麻袋裝呢。

    想想田野一個秋天,能夠在省城買五處這樣的院子。自己這算是把山場經營出來了吧。

    就是這兩年生活好了,也少有家里存錢超過五百塊的,田野這真的算是很大,天大的一筆錢了:“這可真是發財了。”

    牛大叔:“村里今年收成都好,家家都進千八百的,說起來都是占了你的光,早早的把山頭開出來種了栗子苗,你是不知道上崗村現在村里多火。”

    田大隊長:“有人手里有兩錢騷氣了,把家都搬到縣城了,除了我們老哥兩,沒人知道你這收入。”

    壓了一句:“你朱叔心里大概能有個數,不過他們家是村里除了你家栗子最多的,他這一年至少五千塊錢,你朱叔自來小心謹慎,他是不會往外說的。”

    這年頭才從那個年代過來,錢來的太快太容易,心里不踏實,都是悶頭發財的。

    別人都存幾百塊錢呢,你這都上萬了,不是地主老財是什么呀。

    上崗村富裕了,田大隊長發愁都發大了,不是一次的跟村里人說過,手里有兩錢,在家里蓋蓋房子,置辦置辦家什,別一天到晚的窮折騰,日子都給折騰窮了。

    就這么壓著,還有人在縣城買了屋子呢。真的怕被槍打出頭鳥呀。

    還是人家田野,有錢沒錢,怎么折騰都離的上崗村遠遠的,回家就地里干活,不作天作地的。省城誰認識田野呀,可不是隨便折騰嗎。

    田野感嘆,上崗村難道真的地杰人靈,怎么就最先富裕起來了呢,那不就是個窮山溝嗎。

    田花都把飯做好了,屋里還嘮嗑呢,朱小四回來,碰上一樣不怎么太會說話的王大牛,兩人對望兩眼。

    還是王大牛:“小四,你三哥家里挺好的,讓我給你帶好呢。你們家里沒事,你就在你二嫂這呆著吧。”

    朱小四現在那是什么人呀,就王大牛這樣的,隨便兩句話,就露餡了。

    要是真沒事,他三哥就不會帶話。

    話說回來,能有什么事呀,作天作地的作唄。

    朱小四的反應就是輕微的抬了一下下巴頦子,王大牛是沒看出來的。

    也就田花這個長期跟朱小四呆著的,看出來這孩子情緒上那點變化了。

    田花:“去屋里招呼姐他們吃飯了。”

    朱小四敲門:“姐。”

    田野把門打開,朱小四進屋:“隊長叔,牛大叔來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好彩1 11选5奖结果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 nba掘金vs湖人 美国a片干幼女的穴 31选7今天开奖结果 福建 北京塞车pk10群 极速赛车走势图 广东省36选7开奖 好运快3给你5000 台湾麻将16张打法 国王vs雷霆 今日排列三开奖结果 河内5分彩开奖号码彩经网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百度彩票 2012世界杯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