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八百一十七章 定價
    田野:“是您養的好。我就沒見過有人把花期養這樣久的。”都推老太太有技術上去了。

    老太太被恭維了:“也就是精心些而已,談不上好不好”

    田野看看老太太專注于花瓣的樣子,心里感嘆,讓人老太太收廢品,給個破爛廠記賬什么的,可真是委屈人家了。

    讓田野說,廢品站那邊掙多少錢,都沒有人家老太太養一盆心儀的花草高興。

    回頭是不是弄兩棵好看的花草放在空間里面養著呀,不時的弄一盆出來給老太太開開心,不然對不住人家對小姑子這份用心,自己這算是投機取巧還是投機所好呀。

    唯一擔心的就是,這花能正常的開放敗落嗎,咱們別這么招眼成不成呀。

    事實證明田野的擔心是多余的,兩天以后,田豐給朱小四不知道從哪淘換來一個破的不能再破,車幫都是木頭板子堆上去的大卡車的時候,高家老太太放在心口上的菊花就敗落了。

    老太太心情不太美好,朱小四剛剛晉升為有車一族,都沒有太高興。

    田野朱小四田花一人抱著一盆大棚里面的菊花過來看老太太,讓田野說,當初她就送錯了,哪有人送菊花的呀,可你說老太太喜歡這個。

    在帶著這個看心情不好的老太太,這不是找事嗎。這菊花還是老太太當初挖剩下的那幾棵呢。

    可田花跟朱小四難得心思一致,都認為花開敗了嗎,在送兩盆正開著的就好了,他們后院大鵬里面的花剛剛好,這幾天田花要去百貨前面出手呢,先給老太太送過去。

    于是就成了就現在這樣了,三人抱著菊花上門。

    老太太看到花的時候,心情稍微好那么一點點,朱小四跟田花忙忙活活地給老太太的菊花換盆去了。

    老太太坐在椅子上,跟田野嘮嗑:“我沒事,花無百日好,人無千日紅,這點道理我怎么能不明白呢,就是這花說敗就敗了,讓我心里落差有點大。”

    田野:“您把它養的那么好,開的那么絢爛,夠對得起它了。比剩個枯枝敗葉的一點一點敗下去好看多了,咋說了來年那不是又開了嗎。”

    老太太:“是這個理。”

    田野:“您還是跟著小四去收廢品吧,那東西都是在您手里變廢為寶的。精氣神也好。在屋里貓下去,這都成林黛玉了。”

    老太太:“討打。”

    田野心里哎呦一聲,這還真進入劇情了。田野就沒好意思說,以后您換個花喜歡吧,她這個送花的,總送這玩意都不好意思了,意義真的不太美好。

    田花過來跟老太太這邊賣乖:“您看看,咱們養的多好呀,那么多花才剛剛要開,隨便您喜歡哪盆都成,都是咱們自家的。養好了,等過年這花才落呢。”

    老太太那么點好心情,一下子就飛了,還沒開始養呢,這丫頭就過來跟她說敗落之日了。真不會討人喜歡。

    老太太又看看當初自己挑品相不錯的挖回來養的那幾棵,竟然沒有田野家里的花開的早。

    難道是溫度不一樣嗎?老太太心里琢磨半天,不想承認她不如田花這個傻姑娘會養花。或許自己老了,養的花都不愛開了。

    田野:“咳咳,田花這可是好心,怕您養著養著又忘了花開花敗了,這不是生物常態,自然規律嗎。”

    老太太:“謝謝你們姐三。”

    朱小四抿嘴,跟著老師身邊時間長了,對老師的口氣還是知道那么一點點的。

    田花:“您不用客氣,我想著等過幾天,就把咱們的花弄到百貨那邊去,天冷了,這時候剛剛開始開的菊花,肯定比八月節那時候的花值錢。”

    老太太有點舍不得:“買呀?”

    田花:“恩”不買養它做什么呀,這玩意好看可不解餓的。

    然后安慰老太太:“放心吧,漲價了,不會讓您覺得咱們花買便宜了的。”

    老太太:“多少。”真心的不是這么俗的人,問題是想知道田花所謂的漲價,真心的不好揣摩這丫頭的心思。

    田花挺認真的,覺得老太太應該認可才說道:“怎么也得三塊錢。”

    朱小四那邊先黑臉了:“上次不就買到三塊了嗎。”

    田野也看著田花。田花姑娘:“我分析了,現在哪能跟過節時候比呀,那時候賣三塊,那不是就剩下那么幾盆了嗎,這時候不過年,不過節的,誰有那閑情逸致,閑錢買花呀。可不都是老太太。”

    高老太太心說,你在說我沒事閑的,扭頭看看小徒弟,找找安慰。

    田野:“難得你能考慮這么全面。”

    朱小四:“花兒姐,我幫你買吧,你上學多忙呀,就別分心了。”

    田花:“還是小四懂事,不過你上學也不能分心,我就等禮拜天的時候過去那邊就成,不麻煩你了。”

    朱小四看看自家老師:“不麻煩的。”

    田花挺羞澀的:“真不用你,其實我就想再去感受一下,那么多人伸著手給我送錢的感覺。”

    田野看著高老太太臉色要笑不笑的樣子,怕把人家給憋出來個好歹的,拉著田花:“那什么,我們先走了哈。”

    甩下朱小四就跑了。

    田花:“姐,你是不是覺得我這么說太庸俗了,怕人老太太不愿意聽呀。”

    田野:“我覺得你說的挺實在的,接地氣的很,我是怕老太太架子端的太認真,你在跟前人家不好意思笑。”

    田花:“有那么好笑嗎。”

    田野:“不好笑,老太太不是沒見識嗎。”

    田花琢磨半天:“姐,你什么意思呀,我怎么都不覺得你是在夸我呢。”感覺太對了。

    田野:“那什么,我跟你說,你要是去賣花,就五塊錢一盆。不然就留在家里養著。”

    田花:“那還能賣出去嗎,誰吃飽了撐得花好幾天工資買這玩意呀。”這是最近漲工資了,不然就小半月的工資呢。

    田野:“咱們賣的就是吃飽了撐得人買的玩意。你聽我的咱們就為了讓老太太高興高興,當哄老太太了,成吧。賣不出去就給老太太都送過去,這樣還能有個由頭。”

    田花:“那行吧,咱們家也不缺這兩錢,老太太對咱們家確實不錯,其實就這么給了,我也不覺得多心疼。”

    還是心疼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大乐透走势图 踢球者足球即时指数雪 云南11选5胆拖玩法 澳洲幸运10开奖网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走势图 十分赛车平台-线上平台 陕西省十一选五走 犯美人过ぎる女教师 天海 快乐十分开奖结 极速飞艇网投 中原风采22选开奖今天 新疆11选5 男a片 新疆35选7一等 安徽十一选五 步行者对凯尔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