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八百九十七章 兩敗俱傷
    田野算是知道田花一進門那一臉一言難盡的表情了。

    人家都看電影呢,大娘還想發表感慨,那確實不太文明禮貌,田花同學估計今天沒少臉紅。

    難得田花開導牛大娘:“沒事,那不是我跟您說了嗎。咱們花錢打票了,還不許咱們說兩句話呀。”自己這話說完都覺得奇怪,能這么說嗎。

    牛大娘:“快得了吧。”

    田花頂著那么大的壓力,那么多人異樣的眼光,陪著牛大娘樂呵,合著人家還不太樂意。

    田野安慰田花:“電影院黑,沒人知道是你。”

    田花那小眼睛呀,安慰壞了,終于有人明白她了。不需要安慰,知道她這點不容易就好。

    說著呢兩孩子就醒了。

    牛大娘啥想法都沒有了:“哎呦,田野你先看孩子,大娘吃兩口就飽了,回頭你們姐兩在慢慢吃。”

    不是大娘要先吃飯,而是田野的飯量一時半會的吃不飽。

    田野:“您慢點吃,不著急,兩孩子自己玩呢。”

    田野過去給孩子換尿布,都不用抱起來哄哄就好了。

    牛大娘抹嘴過來:“快去吃飯吧,這里有我呢,哎呦要是知道電影院看電影就那么回事,我可舍不得離開兩孩子。”

    田花:“那倒是大娘看著長寶長順的表情,比在電影院里面高興多了。”

    田野:“長夜眼了,還能看到牛大娘的表情。”

    田花看看那邊的牛大娘:“別提了。”好吧真不用說,從牛大娘的抱怨上就知道田花陪著大娘奇葩了。

    田野:“你跟大娘他們一塊回家吧,叔身邊也有個人照顧。”

    田花:“你說我媽,從來沒有出去過這么久,這是為了孫子拋夫棄女了,怎么還不回來呀。”

    田野倒是從信里面知道點事。不過不好跟田花說:“嬸子這么多年,沒跟你哥在一塊了,還生了孫子,幫忙多照顧幾天也正常。”

    田花:“正常什么呀,你說我哥又不是自己有家,他還住在丈母娘家呢,我媽也不是這樣沒眼色的人呀。”

    那肯定是,要不是太有眼色了,估計田大隊長媳婦也不會跟人許家杠上。

    聽田嘉志說,隊長家嬸子可是霸氣側漏了一次。

    人小許姑娘生孩子,田大隊長媳婦送孫子省城一間店鋪,往后這間店鋪的租金都給孩子。

    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出手的。

    好多人跟田嘉志打聽:“你跟小武不是鄉下的嗎。”

    對呀鄉下兵嗎,怎么出手就有往外出租的店鋪了。

    田嘉志心說,這孩子的那間店鋪現在還沒出租出去呢。也不知道嬸子跟隊長商量了沒有。

    田野心說隊長家買了省城大院子,這事打算給三孩子一人一間店鋪,愛干什么干什么是嗎。

    不過也成,好歹給孩子占了地方。

    田大隊長媳婦的豪氣,讓許家兩口子就沒敢再提,讓孫子跟他們許家姓的事情。

    原本打算田小武一個鄉下孩子,哥幾個呢,就那么一處鄉下老房子,要是把孩子給留在身邊,田家還是小武那都該高高興興的才對。

    結果人家省城有房子,不發愁兒子沒地方住,沒地方安家,聽人親家說了,大兒子在公社那邊也是有房子的。

    省城的房子本來給閨女買的。現在先給三孩子分著,等來年收秋手頭寬裕了,在給孩子們攢一處,到時候也不用一間一間的分了麻煩。

    就這么用言語給許家老兩口子鎮住了,聽出來了,人家打心眼里就沒想讓孩子占他們許家這點便宜,還提什么呀。

    反倒是田小武,聽著親媽這么豪言壯語,心里七上八下的,家里哪來的錢呀,他媽不至于拿這事瞎說呀,他真不用打腫臉充胖子,不是喜好虛榮的人。

    跟田嘉志直擠眼睛。意思差不多得了,趕緊把話題給岔開吧。

    話說他親媽也不是這樣的人呀,田小武好煩惱的。

    田嘉志都怕田小武眼睛擠歪了,好歹也是大喜的日子不是,走過去對著田小武小聲說道:“真有。”

    田小武都沒顧忌邊上有人:“搶錢呀。”

    誰家什么條件他還能不知道嗎。

    田嘉志黑臉:“瞎說什么呢,幾年沒回家了,有空帶著孩子老婆回見看看,咱們上崗村,那可不是原來的上崗村了,朱叔家里跟嬸子來的時候一塊買的。”

    兩人說話的時候邊上的人都聽見了那么點意思。

    有田嘉志作證這事那是沒錯的了。

    就現在這個生活水平,生孩子送這個,田小武出了一把風頭,都有人要嚷嚷資本主義了。

    他們城里的兵,家里都沒有住的多寬敞的,農村兵,新鮮了。

    至于人家特殊子弟,知道了人也不當回事,多大點事呀。

    田大隊長媳婦帶著孫子跟老母雞帶仔一樣,對著許家兩口子就差嚴防死守呀,關鍵是人家好歹孩子姥姥姥爺,防也防不住,

    不過這兩月就話里話外的跟人嘮嗑,兒子是我的,孫子還是我的。

    許家兩口子不高興,不過面上不顯,在怎么護,你也不能在親家家里住一輩子,你走了,孫子就是我的。

    人家心里有譜的很。

    因為這點事,你總不至于讓孩子轉業吧,在部隊這么多年站住腳也不容易,就不信親家舍得孩子這么多年拼出來的這些成績,人許家那是捏住隊長媳婦舍不得小武那點心思了。

    斗法,一直再繼續,而且人家不在乎讓隊長家嬸子取得階段性勝利。

    讓人許家兩口子說,他們老兩口子沒地沒樹,沒有置辦什么家業,真要是老許退了,轉業了,那也是跟著姑爺,閨女,去哪都成。

    田家兩口子辦的到嗎。舍得下家業,舍得下地樹嗎。

    所以最后的勝利一定是他們的。

    人家不爭朝夕,都不帶跟田大隊長媳婦紅臉的。

    不過就是時間長了,許家嬸子,鳥悄的上火了,病了,有點嚴重。

    田大隊長媳婦想回來也沒發回來了。

    讓田嘉志說,現在算是兩敗俱傷的結局,可惜田小武這個棒槌愣是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明白過,見天的孩子,老婆,老丈母娘好幾頭跑。

    累的夠嗆不說,連剛得到的省城房子都不覺得高興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台湾麻将技巧视频教学 广东快乐10分玩法技巧 江苏7位数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列表 安徽快三 快乐10分奖金计算器 浙江11选5跨度基 广西11选5网上投注 广东十一选五 快乐10分复式3任选兑奖多少倍 黑龙江体彩 11选五查询结果 76人vs骑士ai54 最新22选5开奖 内蒙古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吉林十一选五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