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驚嚇
    大劉營長的臉都沒地方放了:“季彤,季彤呢。”

    季芳:“田連長,你看這話說的,季彤好歹是姑娘。”

    田嘉志:“嫂子姑娘要臉,我一個老爺們就不能要清白了,我是男人讓人隨便拿我作風說嘴嗎,嫂子原本我不該多想的,可看嫂子這話,我就不得不多想了,你這妹子這么毀我,嫂子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還是部隊要有什么動態,給營長威脅了,嫂子你想先在這上毀了我呀。”

    季芳還真不知道,那么斯文的田連長說話嘴巴這么毒:“你,你你。”

    大劉營長:“田嘉志你給我留點臉,老哥對不住你。”

    然后對著季芳:“趕緊把人給我找回來去,連夜送走,我多一眼都不想看到她了。”

    季芳披著衣服就出去了,田嘉志:“營長,你別怪我嘴毒,你那小姨子早點送走,你跟嫂子也能早點消停,中讓她這么禍禍著,日子真的沒法過了。再說了,什么時候你要是真的讓她禍害了,你都沒地方哭去。”

    大劉營長:“我還得謝謝你是吧,好歹那是姑娘,你滾滾滾,大老爺們你還清白,懶得看你。”

    田嘉志:“我這要是出去了,你小姨子從我家出來,我還能說得清楚嗎。”

    大劉營長因為小姨子在田嘉志面前算是把面子丟到家了.

    大半夜的大劉營長跟著田嘉志一塊溜達出去的,就跟田嘉志想的一樣,季彤那可真是個瘋的,季芳這么大半天都沒能把妹子從田家帶出來呢。

    李嫂子家都亮著燈呢。

    大劉營長后槽牙都磨平了:“季彤,我跟田連長在部隊商量事著,你們姐兩怎么跑人田連長家里找人來了。”

    季芳跟季彤先后從田家出來:“啊,原來在部隊呀,就說田連長家里沒人呢。”

    季彤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田嘉志:“你真狠心。”

    季芳恨不得把妹子的嘴巴封上,送上門讓人磕磣呀。

    田嘉志氣岔氣了:“季彤同志,你可別亂說話,大姑娘家家的,我家沒人你也不能亂進來,聽說你還大學生呢,這點講究都沒有。營長,我媳婦沒在家,我可是正經人,這大姑娘小媳婦都得避嫌。以后還是讓你家小姨子別來的好。”

    人家那態度真的是一點都不歪。

    大劉營長認了,誰讓自家小姨子上趕著讓人埋汰呢。活該給人墊菜板子的。

    可嘆他們兩口子這么多年的名聲呀,小姨子就來這么幾天,全毀了:“咳咳,走了回家了。知道你小子心里除了媳婦沒別人,正派人,啊。大姑娘就跑你家屋里去,我也能證明你清白,行了吧。”

    田嘉志:“有營長這句話就成。”

    人家利索的進屋關門了,愣是都沒給季彤一個眼角。說實話,也沒有給大劉營長留面子。

    李嫂子哪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呀。

    這田連長還真是坐懷不亂,大姑娘夜里敲門都能躲出去,白給的便宜都不占,有幾個人能做到呀。

    還是那么一個眼睛帶鉤子的狐媚女人。

    李嫂子挺感慨的跟身邊的男人說道:“田連長可真扛得住。”

    他家男人閉著眼睛:“他那是明白人。這樣的女人沾上,別說老婆孩子給攪合了,他這兵也當到家了。”

    李嫂子惱恨的看著自家男人:“怎么著,要是這兩樣都沒有妨礙,是不是你也扛不住呀。什么樣的女人能沾呀。我怎么聽著這么不對勁呢。”

    這火怎么燒到自己身上了,他家男人:“放心吧,你家男人妥當著呢,可沒女人看得上。”

    李嫂子聽著還是不對勁,這要是看上了呢。在看看邊上閉著眼睛裝睡覺的男人,李嫂子心里別提多堵了,肯定沒人田連長那定力。

    關鍵是人田連長心里都是媳婦,沒有別的功利想法,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

    隔壁李干事就這么讓媳婦甩了個后背,一整夜都沒得到好言語。心說我招誰惹誰了。可真是無妄之災。

    田嘉志折騰大半夜更想媳婦了。

    想到季彤心里就氣的要死,他真沒招惹過。

    大劉營長家里可就亂套了,小姨子回家還甩臉色,哭鬧呢。跟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媳婦也不消停,到底沒能半夜把人送走,第二天一大早就把季彤給送走了。

    季彤看這部隊大門,眼睛都是瘋狂的:“我就待見他,去哪我也待見他。”

    季芳被妹子鬧騰的心力交瘁:“我去接你來部隊的時候,你也這么說的,你說除了那個人你誰都看不上。”

    季彤臉色刷就黑了:“你們把我送這來,不就是讓我重新開始的嗎。”

    季芳都抓狂了:“那是也沒讓你非得找個有主的,你就不能安安份份的嗎。”

    季彤:“我只要最好的,我哪比別人差,憑什么就不能要最好的。”

    季芳:“瘋子,瘋子,那就是個瘋子,你走,再也別來了。”

    季彤雄赳赳的走了,回頭盯著部隊的眼神,都是燃燒的,眼睛里面透漏出來的都是,我還會回來的。

    季芳看著季彤的眼神都心跳,她這妹子真的病了。

    再想到回頭面對田野,自己好好地一個嫂子,愣是跟短了人家點什么,氣餒呀。扭頭就走了。這妹子愛咋咋,她是再也不想管了。

    大劉營長知道小姨子送走了,都松口氣,還特意找田嘉志喝酒呢。

    田嘉志看到大劉營長,嚇得直躲:“別,我可不敢跟你喝酒去。我媳婦不在家,我安分著呢。”

    大劉營長氣的瞪眼:“你墨跡什么呢,我還能怎么地你。”

    田嘉志一臉的小生怕怕,你是不能怎么著我,你小姨子可怕呀。回頭說不清楚了,他清白不就沒了嗎。

    大劉營長:“季彤,我小姨子,今早就走了。”

    田嘉志松口氣:“營長呀,不是我說你,弄那么一個說不明白的女人在家里,你得多心大呀。送走了好呀,我都替營長松口氣。”

    大劉營長:“你小子少得了便宜賣乖。”

    田嘉志不愛聽了:“營長,這便宜我可真不稀罕,這可不是說嘴,您的酒我不喝,我媳婦不在家,我去我大舅哥家報道。”

    大劉營長:“我還省了呢,別說我沒給你壓驚呀,是你自己不喝。”

    田嘉志心說,原來是壓驚酒呀。算了不去就不去吧:“營長,心領了。”

    大劉營長心里挺不得勁的,到底生分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 中国铝业股票行情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快 山西福彩走势图一定牛 疯狂飞艇投注教学 江西11选5开奖网站 透明人间川上奈奈美 股票交易 河北十一选五*结果 秒秒彩开奖原理 顺丰控股股票分析报告 内蒙古11选520011924期 AV波多野结衣在线网站 快乐飞艇哪里可以玩 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