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斗法
    田大業帶著三孩子回來的時候,明顯三孩子之間的關系有所改善,長寶這個沒心沒肺的跟長根已經熟悉的差不多了,不過長順還是在邊上冷眼看著。

    田大業就知道了,自家這個外甥比較難搞,這是個心里有數的。

    而且沒心沒肺的外孫女,別看面上橫,都是看著外孫子眼色行事的。

    長根屁顛屁顛的追著長寶后面:“姐姐姐”的一路招呼著。

    孫怡看的眼角都抽抽了,這可不像她教出來的孫子。

    田大業竟然還樂呵呵的。

    田野家里,吃喝從來不虧待自己還有兩孩子的,何況是田大業來了,跟過年也差不多。

    這年頭的桌子面都小,六個菜就能擺滿桌子,可田野家的桌子就是人田野自己手工做的,桌面上十個菜都寬寬松松的。

    田大業來了,田野桌面上就沒有空著過。爺幾個坐在一塊吃的也嗨,做多少都能吃光了。

    田大業同兩孩子都吃的比平時多。田野這兩天都準備著山楂丸呢,給大人孩子消食的。

    田大業感嘆:“好久沒有吃這么痛快了,看著他們兩個吃飯,我就舒坦。”

    田野心說,別說田大業,就是她這兩天胃口也開了。

    孫怡同彭越在邊上糾結,跟這四個人一桌子吃飯,感覺自己就是人家養的貓,隨便勻出來一碗就給打發飽了。

    田達眼睛帶著火的看著媳婦的肚子:“你多看看爸他們吃飯,長根我是不指望了,沒準這胎也能生出來個帶著咱們老田家血脈的。”

    彭越因為這話跟田達急了。啊,什么意思呀,她生的孩子不是老田家血脈呀,有這么說話的嗎,啊。

    連孫怡都數落田達兩句。

    田野:“三哥,你知足吧。”就沒好意思說,別看就這兩頓飯,他們家米缸下去的可快了,要不是自己有個空間,光買米他們家就是一項很大,很大的開銷。

    真以為他們家兩人掙工資就養得起大肚漢了。

    彭越這兩天都是搶過長根的碗,不讓孩子學長寶長順使勁的往肚子里面吃飯的,怕孩子撐到。

    田大業在這邊都呆了好幾天了,一點都沒有要走的意思,讓孫怡說,老頭子樂不思蜀了。

    徹底被兩孩子給拴住了。有時候孫怡都在想,要是自己退休了,就這么帶著三孩子也挺好的。

    這想法偶爾就會跳出來,話說要是帶田蜜的孩子,沒準她就真的辦個退休了。

    田大業不知道孫怡的糾結,都呆了好幾天了,半句回去的話都沒提,孫怡都急了:“是不是該回去了。”

    田大業:“這邊挺好的。”

    孫怡好半天才說道:“我那還有工作呢。”

    田大業抱怨老妻:“都這么大歲數了,還那么辛苦做什么,早就該退了,就該把機會讓給年輕人。”

    看看人家這個高調勁兒的,孫怡差點氣壞了:“前陣子,誰因為退下來覺都睡不好的,我是怎么對你的,哄著你,勸著你的,你呢,你說的這是什么話。我算是看出來了,你根本就沒想過我的心情。”

    田大業:“你看你說的這是什么呀。這不是閑話呢嗎,怎么就急了,再說了,要不是心疼你辛苦,我管這個做什么呀。”

    孫怡痛心疾首的責問田大業:“你心疼我辛苦,這話你自己信嗎?我看你是徹底讓兩孩子給迷的找不到北了。”

    田野推門進來噗嗤就笑了:“家庭矛盾,第三者插足了,我家長寶長順挺有魅力的嗎。”

    然后學著孫怡的口氣:“大伯母你應該這樣說,我看你是讓兩個小妖精給迷的徹底找不到北了。”

    田大業都沒忍住:“沒正行,都跟你三哥學的。”

    孫怡臉紅:“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說你大爺這人不厚道。”

    田大業:“咳咳,你大媽瞎扯淡呢。”

    田野:“咱們家三孩子在一起,我也舍不得挪眼,這幾天我給幾個孩子照的照片都有一個膠卷了,回頭洗像的時候就洗兩份。等以后大伯母退了,你們就帶著長根過來這邊,也省的三嫂想孩子。”

    田大業:“你要是舍得把孩子送到省城去,我們現在就能見天的這么高興,哪用得著看照片呀。”

    田野心說這個還算了:“先吃飯吧。”

    田大業冷哼,這個侄女也就這樣了,說的多好聽,也沒舍得把孩子給他送過去,關鍵時候還得是兒子。

    你看田達不就把長根給自己帶著呢,兒媳婦花樣的要孫子回來,兒子都頂住了壓力。

    在看田野更不順眼了,還是那句話,在田野的生命中自己這個大爺來晚了,孩子跟自己不親了,見外。

    田達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家老爸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挑眉詢問田野,田野直接扭頭去廚房了,她豁不出去孩子,老頭就高興不起來,沒聽說過打包回家帶人家孩子的,是田大業要求高了。

    孫怡跟著忙忙活活的,倒是一點都沒看出來不高興。

    不過田達也不在乎孫怡高不高興呀,彭越這幾天心情好,連點孕吐反應都沒有。

    誰知道吃過晚飯,田大業就發大招,呆好幾天了,明天一早他們就走。

    孫怡心里高興,老頭心里還是有她的。

    彭越跟孩子剛處出來點那么意思:“明天就走呀。”

    孫怡慢悠悠的開口:“我看著你身子骨還成,好好地養著吧,孩子太鬧騰了也不利于你養胎。而且長根這禮拜的繪畫課也要開始了。”

    一點都看不出來今天跟田大業著急的樣子。田野不由得點頭。這兩口子有意思呀。

    在邊上倒茶的手都哆嗦一下,你說這對著兒媳婦連理由都換的這么高大上,這老兩口子可真是神人呀。

    彭越糾結半天,就為自己爭取了那么一點點:“爸跟阿姨過來,還沒在家里吃過一頓飯呢,家里前兩天把鍋灶換了,明天就能開伙了,怎么也得在家里吃一頓飯才成呢。”

    田大業:“你跟田野有什么區別,哪舒服就在哪,咱們都自在。”

    彭越差點哭了,那不是說,自己這個兒媳婦讓公婆不自在嗎。

    田野都覺得田大業不太會說話,或者記著彭越想要把孫子帶回來的事情,這時候敲打兒媳婦呢。

    要不然就是把對自己的怒氣甩給兒媳婦了,這個田野就不敢吱聲了,完全是受自己牽連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十分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湖北十一选五当前最大遗漏 河北3d开奖结果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的号码是多少 老11选5走势图 银川沐足推拿招聘技师 福建十一选五任三走势图 河北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查询 南昌麻将如何算子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 5分3DAPP下载 成人之美女麻将游戏&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走势图 3013福彩3d定胆公式 新11选5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