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鄉情
    田野:“好了,快進去吧,同學都在看你了。好好上學呀,收秋回來給你帶上崗村的特產。”

    朱小四抱著長寶長順哪舍得呀。長寶摟著小姑,親的臉蛋上都是口水,長得好看,她稀罕。

    長順眼巴巴的看著,朱小四抱著孩子親一口。感情表達的一點都不含蓄。

    長順同學羞澀的在小姑身上蹭蹭。

    田野:“好了,要上課了。”

    朱小四放開兩孩子,難舍難分的。長寶伸著雙手:“我還會來看你的。”

    田野:“認不認識是誰呀。”長寶長順都看著朱小四,認真來說不認識,不過長得好看,肯定不是壞人。

    朱小四一看兩孩子的模樣就知道,不認識自己,這就跟自己這么親近,果然是親侄子:“我是小姑。”

    長寶長順乖巧的齊聲招呼:“小姑。”

    朱小四:“乖,回頭小姑帶著你們買糖吃。”

    兩孩子齊聲:“好。”

    田野黑臉:“這兩孩子要是讓人拐走了肯定是被好看的人用糖哄走的。”

    田嘉志跟著點頭,很有可能。

    他爸朱鐵柱在長順屁股后面跟了兩天,長順那孩子不是還對朱鐵柱嚴防死守的嗎。遇上朱小四,兩孩子光看模樣,根本就沒有判斷力了。

    田嘉志:“好了,好了,快走吧。”

    朱小四進學校了,還頻頻回頭呢。田嘉志過去抱了妹子一下。只要一想到三大爺那話,田嘉志就覺得心里沸騰跟開鍋是的。

    朱小四羞澀了:“二哥你放心吧,我沒事。好著呢。”

    田嘉志:“跟你三哥有聯系嗎。”

    朱小四給田嘉志一個電話:“偶爾的話,能碰上三哥打通電話的。”

    田嘉志知道電話這東西不普遍,碰上的時候肯定不容易。

    朱小四走沒影了,四口人才上車。長寶跟長順那邊還一直在說呢:“小姑真好看。”

    長寶:“媽,我是不是長得跟小姑一樣。”

    長順也眼巴巴的看著田野。

    田野:“是,你長得跟你小姑一樣好看。”

    然后安慰兒子:“你長得跟你爸一樣好看。”兒子閨女都滿意了。

    田野發愁了,怎么突然就知道美丑了,怎么突然就長大了一樣呢。

    田野是不知道,自從朱家兩口子走后,這兩孩子就知道美丑,什么是好看什么是不好看了。

    田野沒看到的地方,長寶哭的時候長順都是用‘在哭就跟奶的臉一樣了。’這話嚇唬長寶的,一用一個準,長寶立刻使勁的捂著嘴巴。

    田野還納悶呢,最近孩子真的懂事了,長寶都不在動不動就嗷嗷嚎的滿大院都能聽見了。

    田野過去看看懷著孩子的四嫂子,問問田蜜他們的車子什么時候才能到位,四口人才開車回家。

    看著自己的車子被田野當運輸車租著用,田蜜心里不是滋味,這土大款比她過得有滋有味多了。

    那時候覺得田野找對象太早了,現在倒好了,人家處處都走在自己前面,等車子在買來,人家就是男人,孩子,房子,票子,車子齊了。這都趕上小登科了。

    那時候有多看不上田野早早的找婆家生孩子,現在就有多羨慕人家勇敢,事事走在自己前面呀。

    不過想想要是換成自己,那還是算了,她還沒有準備好經營一段婚姻,養幾個孩子呢。

    四口人走出好遠了,還倆孩子還繞著小姑,小姨的說話呢,一個中心思想誰更好看。

    田野耐心的給孩子解釋,田蜜跟他們的關系,朱小四跟他們的關系,長寶長順聽說朱小四的媽媽竟然是他們可怕的奶,兩孩子都特別特別的沉默了,好可怕的說。

    長順:“小姑跟奶一點都不像。”

    長寶跟著來一句:“奶是哭不好看的嗎。”

    兩大人好半天都沒有弄明白怎么回事。跟著長寶來一句:“小姑不哭,所以小姑好看。”

    田野:“咳咳,有這個原因,很有道理,想要跟小姑一樣好看,要多笑。”

    長順偷偷的看看長寶看看田野,盯著前面的路不開口了。

    長寶那邊:“我肯定跟小姑一樣好看,我都不哭的。”

    田野親親閨女的大腦門:“真乖。”

    過了好半天田野才想起來一個問題:“誰跟你說奶是因為哭不好看的。”

    長寶伸出嫩嫩的手指,指向長順。

    田野跟田嘉志都看著兒子,好吧,真的是一點都不覺得意外,早就知道,這小子蔫壞蔫壞的,自家閨女打剛會哭,就被這小子給制住了。

    長順根本就不開口,繼續盯著路上的景色,就跟這事跟他沒關系一樣,看看人家這個心里素質,田野都想說一句,不愧是我兒子呀。

    田嘉志嘖嘖嘴:“臭小子。不許欺負姐姐。”

    長順沒跟家長頂嘴的習慣,不過人家心里有一定之規。

    讓田野說,這樣的孩子最不好管了。他們家長順的心思從小就深。

    長寶要是不聽話田野一般都是打擊加打屁股教育,雙打法這個對土霸王好用。

    換成長順田野得找策略,說重了都怕兒子走心,打兩下那都得慎重考慮,傷害心靈怎么辦。

    現在看來自己考慮多了,人家這個心靈挺有承受力的。

    四口人回來的是時候,半路上都田里都是收秋的人。

    田野他們從公社一路回去,光拉搭車的人就拉了一車斗子,都是回家收秋的,有認識的又不認識的,路上看到有車都招呼著坐一段路。

    當然了從公社這邊到上崗村的一路上都認識田嘉志,當初田小武兩人賣豬槽子的時候,那也是三里五村的串遍了。

    至于田野那是公社的名人,她不認識別人,別人認識她呀。

    知道四口人回家探親的。大伙都打個招呼,尤其是人家好說話,一路上這車停停走走的,也沒嫌棄麻煩。

    把人送到門口,都拉著要四口人吃飯走,哪能呀,還一車人,兩口子推辭了。

    結果到家,這個一把菜干,那個兩個大柿子的,也弄了一大兜子,這算是盛情難卻。

    可把兩孩子給樂壞了。能不能吃的都過去咬一口。

    尤其是兩個柿子,把兩孩子嘴巴都給澀的張不開了。

    田野笑罵:“該,叫你們什么都往嘴里放。”

    兩孩子要哭不哭的,不敢在折騰了。到家嘴巴還是澀的呢,口里含著田野自己做的麥芽糖都不太舒服。

    什么東西咬到嘴里都跟隔了一層東西似的,沒有味道。

    長寶:“再也不吃了。”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5开奖网 北京赛车pk10讨论群 大乐透甘肃十一选五 福利36选7开奖结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组 黑龙江p62开奖号 欧美av种子快播 重庆百变王牌计划软件 黑龙江11选5彩票网手机版 股票期权是什么意思 大发排列3解释 麻将作弊器软件免费下载 江西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3d字谜天中图库 日本av女优之吉泽明步 吉林11选5选号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