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舊賬
    這時候田嘉志那邊的幾個小伙子過來了,特意過來道謝的。

    雖然人家把嫂子們都給謝了,可著重肯定是謝田野的。

    田野差點說一句不用謝,誰讓家里有敗家爺們呢。好歹把話摟住了:“不用客氣,誰讓剛好趕上家里有呢。”

    可真是樸實。

    幾個小戰士紅著臉帶著長寶長順走了。田野這邊松口氣。

    連黃干事都過來跟田野說道:“虧了弟妹大方。”

    田達:“應該的,別客氣。”

    黃干事都不知道團長厚臉皮還有這個操作呢,沒看到那邊的田營長眼睛都瞪大了嗎,那是我媳婦好不好。妹子嫁出去了,就不是你們家的了,這人顯然不太明白的。

    下午包餃子,晚上繼續晚會聚餐,今年沒有季彤,田野感覺天都是藍的,看著部隊里面青春浪漫的兒女,覺得年過得不錯。

    晚會上竟然還聽到了田嘉志表演的節目。

    爺三唱歌的時候,田野都看呆了,還有這波操作。地方小調唱的很是有那么點意思,顛倒歌,還是當初他們在集體干活的時候,聽村里的三叔二大娘們嘴里哼的呢。

    田嘉志不光自己唱,竟然還教給孩子了。

    爺三一邊唱一邊看著田野這邊,田野才想起來,她拿著照相機呢呀。

    咔嚓咔嚓對著爺三就一陣子拍。

    哎呦人家田營長一家這個洋氣呀,就是嘴里的小曲也怪好聽的。

    那邊有同田野平時相熟的小伙子過來,臉色紅彤彤的:“嫂子,你給我照一張吧,我寄回家相親用。”

    田野都愣了,就她這照相技術相親用那不是毀人姻緣嗎。

    小伙子臉色有點僵硬,嫂子平時挺好說話的:“嫂子,算了,我,我。”

    田野:“不是,我技術不成,哎,你們田營長過來了,他拍的比我拍的好,讓他給你拍”

    然后打量一下小伙子:“你不換身衣服呀。要不要在抹點什么東西往臉上。”

    小伙子臉色更紅了:“不用,不用,我這樣挺精神的。”

    田野:“不然我把你們營長的衣服給你拿出來試試。”

    小伙子:“不用,那不是糊弄人嗎。”好吧,這孩子實誠的。

    田嘉志唱歌挺好的,媳婦就被人給吸引了視線,那是有點不高興的。

    還想著讓兩孩子拉著媳婦一塊上來呢,去年有季彤那個女神經病,過年就不怎么好,今年氣氛多好呀。

    這小子哪個連的,搗什么亂。

    就聽那邊一陣的掌聲,還有大嗓門的嫂子跟著嚷嚷:“哎呦,田營長家的兩個娃娃,可真是長大了,去年過年還一塊搶糖吃呢,今年都拉著手唱歌了。”

    田野只希望,這事,大伙早點忘記,不然他這個坑娃的媽,會被懂事以后的孩子念叨的。

    田嘉志領著兩孩子下來,長順紅彤彤的臉頰都是羞澀。

    長寶同學紅彤彤的臉頰都是興奮,那邊還跟田嘉志較勁呢:“我還要在唱,我還會別的呢。”

    田野揉揉腦瓜們,把照相機遞給田嘉志,自己抱起閨女,不讓孩子沖上去丟人現眼,明明一樣養大的兩孩子,為什么他就這么大的差距呢。

    聽到人家要照相親照,田嘉志還是很走心的。

    找好背景,挑了個最帥氣的角度給人照相,這算是開了個頭呀。

    照相機在田嘉志的手里同在田野的手里那不是一種概念。

    剛才的小伙子跟田野熟,才敢過來讓人嫂子幫忙的。

    可田嘉志在團部跟誰都熟,幾個小伙子看到照相機在營長手里,那可真是半點不客氣的,不相親還能寄回家呢。

    田連長多嚴肅的外形都沒用了,何況才剛跟孩子互動表演完,形象還沒收回去呢,一直到照相機里面膠卷用完了,田嘉志才黑著臉過來找田野同兩孩子。

    那邊有嫂子們看到田營長脖子上的東西:“田營長,不然你給我們也照一張全家福吧。”

    田嘉志苦笑:“嫂子,這幫小子能放我過來,是因為膠卷用光了,不然他們能放過我嗎?”

    那邊的嫂子跟著笑了,背地里酸一句,要不說人田營長跟上上下下的關系處的好呢。

    田嘉志那邊遺憾:“膠卷都光了,咱們還沒照全家福呢。”

    田野:“回家照也是一樣的。”

    田嘉志可是不敢說了,就這么大方一大方,他一個月的津貼都沒了。膠卷,洗相片,哪個不花錢呀。

    可是不敢有下次了。

    不是他小氣,而是媳婦閨女兒子還得他養著呢,日子得算計著過呀。

    好歹不能讓媳婦給他搭錢呀,不然真的成了小白臉了。

    晚上四口人回家的時候,長寶都累的走不動了,又是坐在田嘉志的脖子上,頂著凜冽的寒風回家的,不過他們家姑娘樂意,就愿意這個視野。

    長順乖乖的趴在田野的肩膀上,小聲地給田野唱著顛倒歌。

    田野揉揉兒子的頭頂:“什么時候學的呀。可真好聽。”

    長順:“胖奶奶就教過我們,爸問我們會不會,我們就跟著一塊上去了。”這還是臨時組團呢。可真了不起。

    田嘉志:“我們爺三表現的好不好。”

    田野一點都不吝嗇的夸獎:“好,超好。可惜我照的少了些。”

    田嘉志那邊看看田野,就那么咔嚓咔嚓一陣子,還嫌棄少呢。

    剛才還有小戰士說呢:“營長,嫂子對著你拍照跟不要錢是的,咔嚓咔嚓老響。看得我老心疼了。”

    田嘉志當時嘴巴都笑歪了。他媳婦在他身上從來不算計錢的,跟你們這幫沒媳婦的顯擺不開呀。

    過年守歲,兩孩子在熱炕上睡得不知道今夕何夕,田嘉志摟著田野兩人哼小調,都是當時集體時候,聽著別人哼過的。

    田嘉志:“那時候想都沒有想過有今天。”

    田野琢磨琢磨不對味了:“不對呀,你這調子跟誰學的呀。”

    當時村里的光棍二流子那可都是盯著村里新來的小媳婦們哼著這個調呢。田野記得最深的就是他們看著孫家嫂子偷瞄的樣子。

    田嘉志跟田小武當時也不小了,跟二流子也差不多,那也不是好鳥呀。就沖田小武也好不到哪去。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原因 中国重工股票分析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快乐10分奖金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一 广西十一选五 广西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 体彩宁夏11选五走势图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电子图 十一选五辽宁一定牛 体彩排列五什么时候开奖 中国篮球比分直播 甘肃11选5开奖信息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 石家庄小姐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