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得人心
    季芳:“我這肚子越來越大了,貓腰都不得勁,你不在家,萬一要是有事,怕是連招呼個人都不方便。”

    是這么個道理,大劉營長:“不然我把我媽接來。”

    季芳臉色下來了:“人說這婆婆跟兒媳婦相處沒有不磕碰的,我也不是怕跟咱媽處不好,可我這不是特殊時期嗎,聽大夫說,這懷孕的女人可是不能生氣的。”

    大劉營長臉色也不太好看:“那你說怎么辦。”

    季芳:“不然讓我媽過來些日子。”是呀伺候閨女肯定是親媽更得勁。

    可問題是,他家老娘對兒媳婦還有兒媳婦肚子里面的寶貝,也關心的很呀,每次寫信都問,孫子啥樣了。

    她老人家什么時候過來伺候兒媳婦孫子.

    你說不聲不響的讓老丈母娘過來了,他回頭怎么跟老娘交代呀。

    大劉營長心里犯難了。

    季芳:“我這身體不方便,你讓婆婆來了,大老遠的我怎么好意思指使婆婆呀,還沒想過我一天的福呢,就讓我指使那也說不過去呀。自己親媽,我說話方便。”

    大劉營長:“我知道的,回頭我就給咱媽打電話,不過就怕咱媽沒空。”

    季芳嘴角動動,她媽沒空那不是有季彤呢嗎,想到上次季彤過來的時候,鬧騰的那么不愉快,怕是大劉不愿意提這個小姨子,所以季芳沒開口。

    不管誰有時間,家里肯定是有安排的,哪怕是季彤過來也比婆婆過來強呀。

    看到家屬樓里面那么多的婆媳關系,季彤想想就頭疼。

    真要是鬧出來點事情,她這么要面子的人,可丟不起那個人。

    大劉營長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想起來家里的事情就頭疼。說句實話劉營長現在都有點不想回家。

    田嘉志回家老遠的就看到自家院墻里面,滿繩子的衣服了,嘴角咧的那個大呀。

    迎風咧嘴這個外號那是一點都不假的。

    打開門家里處處都是溫馨的氣息,田嘉志田營長的桃花眼都要瞇成一條線了,跟狐貍的眼睛一樣,看著讓人心里刺癢癢的。

    田野:“回來了,洗手吃飯吧。”

    就這么普通的一句話,田嘉志覺得那是他畢生的追求。

    不光進屋還把大門給插上了,田野心說這是什么操作呀。

    田嘉志過去摟著給自己盛飯的媳婦,就親上了。熱情的勁頭跟小伙子一樣,激情一點都沒退下來呢,一如昨天晚上。

    田野有點扛不住,臉紅還心跳:“你還有完沒完呀。”

    田嘉志委委屈的:“誰讓你出去那么久的。”

    田野氣樂了:“吃飯。”

    田嘉志:“吃過飯在算賬。”一雙眼睛就那么勾著田野,勾呀勾的,讓田野筷子險些掉地上,你說這男人明明那么陽光俊朗,怎么就看著有點妖氣呢,不然沒道理自己心口老那么酸酸軟軟的不是。

    還讓人好好地吃飯不了。

    田野好一陣的不自在,她定力有點不夠呀:“咳咳。”

    田嘉志:“吃飯,吃過飯咱么好干點正經事。”

    田野都給說愣了,心說還有正經事沒說嘛,昨天晚上干嘛去了,有重要的事情干嘛不說呀:“什么事呀”

    有點心里不踏實。

    田嘉志勾勾纏的小眼神掃了一下:“吃飯”

    田野看著田嘉志嘴角還是勾著的,心說,應該沒什么大事吧。不然怎么臉色還是那么喜慶慶的呀。

    不過還是應要求好好地吃飯,結果吃過飯,桌子都沒有收拾,就讓人給拽里屋去了。

    田野捂著自己身上的被單,這就是正經事,真的刷新三觀了。

    田嘉志那邊認真的給自己系扣子。

    田野:“你這么著急的催我吃飯,就這個。”

    田嘉志理所當然的說道:“時間緊任務急呀。”人家半點害臊都沒有的。

    田野直接把枕頭給甩他身上去了:“我謝謝你還記得讓我吃飽了呢。”

    田嘉志挑挑眉毛:“皇帝不差餓兵,我可沒有你那么狠心,我還差了點,不過沒時間了,咱們晚上補上。”開口就是黃腔,這男人抽風呀。

    看著人揚長而去,田野一口氣險些沒喘上來,這還真的就奔著這點事來的呀。

    想到李嫂子今天上午笑話自己的事情,田野心氣更不順了,不過不耽誤下午繼續干活就是了。

    家里冰箱都給塞滿了,反正田嘉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從外面都帶回來了什么。

    新鮮的雞肉,豬肉都給弄出來許多。

    晚上兩孩子回來,一大桌子的菜,還有田達家三口子聚在一起了。

    話題最近就沒有離開過田蜜的對象問題。

    大伙聽說紅旗回省城了,都認真的看著田野,詢問的意思不言而喻。

    田野搖搖頭:“我沒看出來什么,關鍵還是田蜜怕是沒有這個意思的。”

    然后抱著長俊,用筷子尖點米湯喂孩子嘴里。

    田達:“我真恨不得,把這李紅旗綁著給小妹定下來的,多好的年輕人呀,有擔當又上進,就不知道小妹到底在想什么。”

    田嘉志:“你綁人紅旗有什么用,那不是小姨子看不上人家嗎。”

    田達:“去,我們哥兩商量家事呢,有你什么事。”

    這話太傷人了,問題不光田嘉志呀,彭越還在邊上呢。

    當時彭越臉色就下來了:“是不是我們姐兩還得躲躲給你們哥兩騰地方呀。”

    田嘉志:“嫂子,我這招姑爺是外人。”

    彭越:“我也不敢當內人。”

    田達撓撓腦袋。田野立場明確著呢:“三哥,我家都是大志當家的,有事你跟他商量吧。”順手把長俊都給扔田達懷里了。

    所以田團就被這么孤立起來了,說什么田蜜呀,就不該提,反正他們也當不了家做不了主。

    人家三人那邊談天說地的,田達在邊上抱著閨女眼巴巴的看著,都沒人搭理一句。

    還是長順可憐三舅:“舅,不然我跟長寶陪你看電視吧。”

    田達激動地眼圈都有點紅,沒白疼外甥外甥女。

    就聽長順說道:“以后你說話得會看臉色。”

    田達嗤之以鼻:“都是別人看你舅舅臉色的懂不懂。”
大连11选5开奖结果 秒速牛牛注册官网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号 国王vs湖人2001 辽宁35选7中奖规则及金额 原千岁在线 天天红包赛10元支付宝 股票配资怎么辨别实盘虚拟盘(假盘) 内蒙古11选5开奖 美国棒球比分 闲来陕西麻将外挂 福彩3d丹东全图图谜 西安站街女信息2013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开走势 爱彩乐青海11选5走势 棒球比分d